第二奏 寂静之森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452

  黎瑟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一份乐谱,古旧的纸张的边缘上还残留着点点褐红色的污痕,像干涸了的血液残留在纸上,蓝黑色的五线谱几乎弥盖了整个纸张,一个一个饱满的乐符躺在里面,如同一个个沉睡的孩子在等待有人将它们唤醒。

  这是她从父亲浩如烟海的藏书中无意翻出来的,边缘点点的污痕已经无法让人看清那个潦草的签名了,但看着这份乐谱,饱满沉静的乐符就几乎让人感到作者的娴静的气息,从背后的琴囊里取下小小的竖琴,轻轻的拨动丝弦叮咚,弦发出微微的震动手指不断移动着。或高、或低、或强、或弱。

  “沉静的声音回绕在耳边”

  自然的旋律,在目前清澈的童音下回荡。

  “缠mian的”

  “细碎的”

  仿佛祈愿的歌曲,唤醒了隐藏在弹奏者胸臆间的某种虔敬心绪。

  “细细地悖动聚集在心头”

  这首歌本身没有歌词,除了曲子本身的旋律之外,就没有被赋予任何特殊含义,然而——“如同古老的童话在向人诉说”

  这样的声音却也牵动了竖琴的身体,为童稚却过于单薄的嗓音,注入了一股缠mian的味道。

  飘渺,静然,空灵;这首曲子在空气中震荡,进而撼动眼前的一切景色。

  冥冥中传来的低吟仿佛贯穿了整个灵魂,“凝结成美丽的星海”

  “沉醉”

  黎瑟身边开始发出一点一点像萤火虫似的光芒。

  “深深地坠入星屑之中”

  点点的光芒并非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二十个,而是数百个。甚至可能超过一千个。这些光芒就好像行星般绕着他的身体开始跳舞,“沉下去”

  “望着水面波动的星光”

  “感受着冰凉洗涤着灵魂”

  “一点一点的更迭着”

  光芒慢慢地在黎瑟周围形成一个漩涡,然后也慢慢地清楚显现出它们的轮廓。

  它们开始出现实体了。外表看起来,它们是在一个球体上长着一对小小的,非常非常小的,类似翅膀的「东西」。仔细看得话可以发现到,球体表面有着像是小孩子的涂鸦,那是非常原始,却非常有说服力的「脸」。

  ---原来是精灵!

  “轻微的震动,带来心灵最深处的悸动”

  “拨动了丝弦”

  “一根根的触动心神,”

  “久久不能平静”

  精灵背上发光的翅膀逐渐展开,并且变得更为耀眼;仿佛那两只羽翼,吸收了四下回荡的每一个音符。

  这种精灵名叫伯莱,是精灵中最为基本的下级精灵,能否召唤下级精灵,这是作为一个神曲乐士的基本能力,在这群五颜六色的精灵中,有一只很特别的金色伯莱,每次她来崖边弹奏乐曲的时候,它一定会早早在那里等候,和弹奏时召唤过来的精灵不同,这个小精灵刚来的时候,周围总是不时的爆出金色电火花,噼噼啪啪显得很是暴躁,过了很久才渐渐的平静下来。为了区别它的不同,黎瑟给了它起了一个很恶俗的名字“小金”。

  “今天也来了哦!”演奏完曲子的她此刻显得有些劳累,每次用心的演奏这首曲子的时候总是感到心里有一种轻轻的波动,不!应该是比内心还要深的地方,是灵魂在振动,共振吗?黎瑟伸出手抚mo金色伯莱,“普及,普及”小翅膀欢快的抖动着,好像很喜欢她的抚mo真是首很奇妙的的曲子,演奏以后好像忘记了一切,不论是烦恼和不安,甚至连快乐和喜悦也一同被遗忘了,灵魂彷佛真正得到了宁静一样,成为了最淡然的存在。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最快时间快到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她看看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堡,一种自己不适合呆在那里的想法涌现出来,那种应酬和交际方式难以令她理解。

  浮华,虚伪,狡诈,欺瞒,令人感到微微的不快算了,长长的叹了口气,“各位,再见了!”说罢收起竖琴,抓起裙边急匆匆的往城堡里赶。

  月光之下,一个提着漂亮裙子赶着参加宴会的女孩向城堡奔去,一头银光穿梭在茂密的丛林中。

  就如同童话里那个赶着时间去舞会的灰姑娘。

  “灰姑娘吗?”黎瑟突然想到,“我是否该期待有个小豆丁王子在那里等我跳第一支舞曲呢?”

  ——————————————————————————————--城堡里金色华丽的吊灯高高的悬挂在大厅的正中央,一张张洁白的长桌整齐的罗列其中,银质的餐具衬托着精致的菜肴,在食物浓郁的香味里,侍者优雅又不失速度的穿行在人群中,身着华丽美服的贵妇们正在愉快的交谈,而男子们则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谈论起了上流社会独有的风liu韵事。

  “我的女儿去哪里了?”布莱科特暂时推辞了一位贵妇的邀请,低声问着身边的管家“小姐……现在应该还在房间里,她说要安静的看书,试穿的衣服也送过去了,”管家侧身用余光注视着在场的宾客们“老爷,需要现在就把小姐叫过来吗?”

  “算了!她喜欢就让她看吧”布莱科特挥挥手让管家退下“这又不是第一次了,现在离开宴还有时间,等一下再去叫吧!“黎瑟。玛格丽娜,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连哭也不会,就那么静静的睡着,安详的就好像她难产后的母亲一样……好像再也不会醒来一样,医生检查了好久,只是惯例似的安慰自己,孩子只是大脑受到一些影响,可能是在母体中就有的暗疾,只能这样静静的睡着,不,我只剩下这个孩子!她是她给我留下的唯一纪念了……我的佛丽蝶儿……,布莱科特发誓,我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请了无数的医生,甚至连神曲乐士都曾被请来给她治疗,但始终没效果,谢天谢地,黎瑟在四岁的时候总算醒来了,而且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最基本的和人的交流,奇迹啊!连家庭教师艾瑟顿小姐都惊叹是个天才。

  感谢奏始神!男子又在心里默念,转身又去和进门的宾客聊了起来——————————————————————————————大厅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城堡的门口,(好像坏人总是喜欢黑色的车……)车门打开,五个身着深蓝色服装抱着棕色盒子的男子跟着一个老人走了下来。

  领头的老人明显已近年近花甲了,斑白的发丝从帽子下漏了出来,眼睛被墨镜遮住,使人很难看清他在想些什么。

  “老师!”后面紧跟上来的男子恭敬的行礼,“今晚是否一定要将……所有人?”

  “嗯?”老人回过头“罗伯特,你可是我最钟爱的学生,你现在的心软了?”

  虽然老人没有摘下墨镜,但罗伯特还是感到慑人的目光直*心里,语气也变得有些颤抖“老……师,今晚这里会有许多帝国的上层人物……全都……是不是会有些不妥?”

  “不妥?”老人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揪过来,脸变得狰狞起来“那你可以问问当年帝国对叹息的异邦人的态度是什么?不妥?我就是要不妥!而且是全部!!”

  “这是我们身为乐士的自尊!”

  “罗伯特!”他喘过口气来,松开他的领子,恢复了平静:“我不希望再听到这种话了,我们没有退路了”

  一挥手,老人从车里拿起了属于自己的黑箱子,头也不回的走向大厅望着老人萧瑟的背影,宽厚的肩膀好像背负了整个沉重的世界,罗伯特恍然明悟了老师,您说的没错……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时间快到了,去吧小姐请过来吧!”布莱科特看看挂在大厅里的挂钟,吩咐道。

  “是!”管家起身告退,走向门口,这时,一队身着深蓝色制服的人走静了大厅,领头的老人身背黑色的盒子,宽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整个脸庞,微微有些发白的胡子下,他的嘴在轻轻的颤抖,径直走向布莱科特,“先生,你是……”一边的警卫企图拦住这位唐突的客人“走开!”男子猛地推开侍者,稳健的脚步竟然开始错乱了。

  他走到礼台前,墨镜直直的对着他“布莱科特。冯.玛格丽娜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摘下宽大的墨镜,老人露出了他的脸,一道长长的疤痕倾斜的爬过他的脸,一只眼睛由于疤痕的原因,已经失明了看着这熟悉的面孔,布莱科特久久没有回应“……是你啊……”他看着老人满是皱纹和疤痕的脸,那是一张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啊!感叹道“你老了,……我们都老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是单人乐团!”来宾中有人认出了老人背上的盒子,老者是神曲乐士!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玛格丽娜家族这一出是要干什么?好像老人和布莱科特还是旧识的样子,他们来干什么?嗡嗡嗡,议论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了。

  “在座的都是帝国中屈指可数的人啊!”老人回过身来,右手举过胸前,行了一个众人都没有见过的礼节“真是失礼了!我的名字是卡恩。迪米。莱恩卡,如你们所见,我是一名神曲乐士,这是我的学生们。”

  老人指了指后面的队伍“今天我来,是为了感谢布莱科特以及在座的诸位往日的照顾,令老朽不胜感激,所以……”老人背好肩上的单人乐团。

  “就让我和我的学生们为各位今晚奏上最后的一曲吧”

  “曲名是……”

  “……鲜血的晚宴”

  魔鬼的喘息开始了……

继续阅读:第三奏 鲜血的晚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