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奏 坠落的天使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158

  在晴空明亮的月光下,海浪静静的将波涛推上岸边,余下一层层白色的泡沫,在湿冷的海风中快乐的碎裂着。

  “呜~~~~~~”悠扬的笛声回响在这片宁静的海面上,时而高扬,时而低沉,婉约如同情人间细碎的密语,甜蜜的动人心肠。曲风回转,又如一抹薄纱温柔的拂过脸颊,淡然轻卷,揭开那迷人的面纱。

  海滩上,满脸络腮胡的男人静静的吹奏着一只发光的银笛,很难想象刚才那婉转优美的乐曲竟是一位看起来不解风情的大叔演奏的。

  “海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大叔突然停下口中的演奏,望着海面对着身后的银发精灵道“米兰达,你去看看吧,那些光点好像是一群下级伯莱”

  一堆五颜六色的伯莱组成的“床”浮在海面上,黎瑟无力的躺在里面,怀里还紧紧抱着那架损坏的竖琴,紧闭的双眼和嘴角残留的褐红色血竭证明了她现在还在昏迷着。

  “是个女孩?”米兰达飞近了才发现这群伯莱在海面上还托着一个昏迷的小孩。

  “好像受了重伤啊!”她轻轻将黎瑟搂进怀里,正准备飞回岸边,一只金色的伯莱挡在了她的面前,金色的闪电噼噼啪啪的缠绕在它的小翅膀上,好像在警告她快点将手里的女孩放下,“退下!”米兰达身后四只伸展的光翼向这只伯莱展示了自己的身份,一只中位精灵是可以命令只有低级意识的伯莱的。

  可是金色伯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只中位精灵的命令,依然挡在她的面前,“噼噼!”金色的闪电直射米兰达的手臂。

  “嗯?!”米兰达没有和它继续纠缠,轻松的闪过这道精灵雷,只一挥手,比金色更大的精灵雷在她手中凝结,抛向了金色伯莱,瞬间解除了它的实体化“真是烦人呢”抱着黎瑟,米兰达头也不回的飞回了岸边。

  阳光透过洁白的纱窗射进房间,温暖的抚mo着躺在床上伤痕累累的小女孩,银白的长发几乎盖住了整个细小的身体,就像一个沉睡的小天使静静的安眠着,绑满白色绷带的胸口和手臂,几点腥红色透了出来。

  一位有着同样银色长发的成*性正在细心的照料着她,可以看出是个温柔的女性,但四只绿色的翅膀却浮现在背后,复杂的符文翅膀明白的告诉人们她————是个精灵“还没有醒来吗?”,推开屋门,从外面走进来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不死的大叔友情客串),随手点起一根烟,呼~~~~烟雾在屋子里弥漫开来,“有病患在屋里,你还吸烟?!”女性精灵站起身来,一把揪住刚刚点燃的香烟,顺势丢出窗外,“不要啊~~~~我最后的一根烟了~~~~”大叔徒劳的扑向窗台企图挽救他的香烟,因为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香烟在空中完美的划出一道抛物线,坠入街道中的人工喷泉里“米兰达~~~~~~我的香烟~~~~~~~~”大叔哭丧着脸面对女精灵哭诉道“怎么?你还有意见?”米兰达一挑眉,“你这个月的烟钱已经超支了!如果下个月还想抽的话就请你把刚才的意见说出来!”

  “不敢了,我的女王陛下”大叔迅速换脸,谄媚的讨好着女精灵。根本看不出刚才的不满到哪里去了。

  大叔道皱着眉“这孩子还是不肯醒吗?”

  “不知道,我救她的时候伤的就已经很严重了,看她身上这么多得伤痕,可以想象她遭到了多大的刺激,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没有崩溃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你最好做好心里准备,雷纳德”米兰达严肃的对着大叔道“肋骨断了两根,手足均受到不等的划伤,脑部轻微震荡,最重要的是这孩子两只脚部骨骼粉碎性骨折,这一生可能只有用轮椅代步了。对一个小女孩来说,不能行走,也许一辈子就完了”

  “我知道了”雷纳德习惯性的掏掏兜,才醒悟最后一根烟已经没有了“看这孩子手里紧抱的竖琴和那只金伯莱,这孩子……是个神曲乐士?”这才是雷纳德最好奇的地方,没有神曲控制的伯莱可以托着一个受伤的小孩子在海面上飘荡,如果不是神曲乐士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精灵们可不是慈善家。这么小的神曲乐士,他可从来没有见过。

  “不知道,”米兰达摇摇头,“我已经和那只伯莱交流过了,什么也不能知道”

  “不能?”

  “按理说,下位精灵伯莱是无法拒绝中位精灵的要求的,可是这只很奇怪,根本不理睬我,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把它赶出去的,老是打扰病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雷纳德沉吟了半响,“幸好这孩子的手还是可以恢复的,这么小就可以弹奏神曲并且召唤精灵,以后好好培养,搞不好可以取代那只“老狐狸”的位置!”

  很明显,雷纳德脸上愤愤的表情说明他吃了“老狐狸”不少苦,该死的“老狐狸”

  “我先去给李达尔打个电话,叫人定做一副轮椅单人乐团好了,这样这个小家伙醒来可能会高兴一点吧”说着,雷纳德转身拉门出去了,在他关门的一瞬间,米兰达敏锐的看到他嘴上又有一根白色物体在冒着青烟。

  “雷纳德!!!!!下个月你的烟钱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大叔关上门快乐的笑了几声,抬头吐了一口烟绑满绷带的细小身体,静静的躺在床上,可恶,到底是谁干的?雷纳德没有注意到烟嘴已经被他咬的稀烂———————————————————————————————————————浓密的夜色里,银色细小的身影蹒跚的穿梭在丛林中,身体……渐渐的无力了,这个身体只有五岁,就算精神再怎么成熟,终究无法和肉体完美的同步,一晚上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再加上演奏了很伤身的神曲,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了,父亲!!黎瑟默默的念着,强行鼓动身体里仅剩的一点精力,尽量忽视被划伤的地方传来的伤痛,谢谢您给了我人的感情,泪水又流出来了,视野开始模糊起来我没有哭,这只是化了的雪水而已,抬手擦掉眼泪,尽力向森里的更深处跑去,可是,太明显了,在这个月色明媚的夜晚,她一头银色的发色在森林里是多么的明显,那些神曲乐士很快就会追过来,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在这样茂密的树林里能跑过几个大人吗?即使是占了地形的优势也不可能,而且这些优势很快就会被对方的人数所弥补。

  毫无目的的奔跑,穿过草丛,荆棘给她细嫩的双腿留下一道道小小的纪念。

  穿过石滩,尖锐的碎石咯破了坚韧的牛皮鞋,染上了红色的痕迹。

  最后黎瑟跑到了一处草地,这不是我演奏的那个悬崖吗?

  悬崖吗?

  ……已经没有路了……身后的丛林里,追击的神曲乐士更加的靠近了,吵杂的叫骂声此起彼伏黎瑟走到悬崖边,低头静静的望着崖下,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高,听着汹涌的海涛声,就像一只黑色的猛兽咆哮着,等待着猎物的失足落下。

  被抓住就没有未来了,我答应过父亲,要好好的活下去但是……我失约了,对不起,父亲她下定了一个决心,紧紧抱住那个小竖琴,闭上眼睛晚风拂起,吹散了她轻柔的发丝,月华顺着她银色的光泽流淌在人间,这一刻,她就是一个坠落在人间的天使。

  没有可以玷污她的存在我现在开始讨厌黑色了,黎瑟在心里默默叹息道身体前倾,轻轻的坠入悬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那一抹银色是罗伯特最后能捕捉到的一切了,他已经来不及赶过去了,只能眼睁睁的而看着那个萧瑟的小身影坠入深渊之中,银发伴着月光和星屑,那是一幅绝美的图画,罗伯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还年幼的时候,祖父常常在炉火边上欣赏的那幅画,暖炉里透出了暖洋洋的火光映红了画面上的那个影子,一个有着白色翅膀的人被折断了羽翼,坠入了黑暗的地狱之中。

  那是曾几何时的某个寒冬之夜,所有记忆都已变得模糊而暧mei。确切的日期和时间等数字,已全然沉入了他脑海中最为深邃迷蒙的黑暗处,怎么也唤不回来。

  “爷爷,你看的这是什么画啊?”

  “呵呵,小罗伯特,这幅画可有个很伤感的名字,你还小,说了也不明白的”

  “那到底叫什么呢?爷爷你不说人家怎么能知道呢?”

  “是啊!”

  老人推了推眼镜,沉重而又惋惜的说出了那幅画的名字“这幅画的名字……”

  “《坠落的天使》”

继续阅读:第七奏 分开的两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