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奏 分开的两岸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192

  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又死了吗?黎瑟苦笑着想到,这次不知道雷冯那个奸商会不会出现了“阿嚏!”火影世界中,伪装成一个行脚商人的位面商人雷冯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抽抽鼻子“啊?有人在想我吗?该死,到底那个叫扬尘的小鬼到底跑到哪个世界去了?”

  回想起父亲的神曲,寒冷而又狂热,心里浮现出一种幸福的感觉,但很快就被悲伤取代了对不起,父亲,我没能实现对您的承诺。

  好好活下去吗?真是好难啊……冥冥中“醒来吧!”一个洪亮的女声响起,……是谁?

  “给本王快点醒来!”很蛮横女声继续道,真是个傲娇的声音啊……黎瑟慢慢的吐槽道,好累啊……真的不想再起来了,父亲,大概您很快就可以见到我了就像神话传说中分开混沌一样,一道金色的洪流劈开了整个黑暗,一个置身于光芒之中的身影远远的出现,好耀眼的光芒!本能的伸手挡住那刺目的金色,只是用指缝间的余隙望着那个身影。

  “本王的契约者可不是那种没用的杂种,快点给我醒来,”

  那一副奢华的躯体,自黑暗世界中的光芒飞跃而出,当她沐浴在金光下的短暂瞬间,竟清楚浮现出一幅优美的娇小女性身影。

  “只要你快点醒来,本王就宽恕你的失礼好了,“那还真是感谢了,黎瑟很想回应这位眼前的自称的王者,但却发现无法开口说话,身体也被束缚住了,“嗯?”“女王陛下”好像发现了黎瑟的异状,“算了,只要你感谢本王就可以了,”猛地扬手,光的洪流冲了过来,瞬间淹没掉她,被光包围的感觉好温暖啊……———————————————————————————————————————“醒了吗……”睁开眼睛,一位同样有着闪着银辉光泽长发的女性温柔的看着她。

  “先好好休息吧”米兰达轻轻的为黎瑟盖上被子,起身就要出去,突然感到衣角被什么扯住了,回头一看,女孩正吃力的拽着那一角,一双大眼静静的望着米兰达,好可爱,好像抱回家养,不过好像现在就在家里,不对!我怎么能有这么奇怪的念头,米兰达驱散脑袋中种种歪念,又坐了下来,轻轻的将女孩的手合拢在自己的掌中,“睡吧,我不会离开的”银色的头发吗?说起来和我的一样呢,可惜……无视某人正在大放母性光辉,黎瑟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两个星期后黎瑟终于清醒了,身上的伤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人总算是清醒了,米兰达小心翼翼的把一个蓬松的大枕头垫在她脑后,让她能稍稍坐起来,雷纳德在某个女精灵怒斥的视线中尴尬的熄了抽了半截的烟,面对着小女孩,尽力表现出最和善的一面“叔叔叫雷纳德,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告诉叔叔好吗?”

  堕落了,堕落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用这种怪蜀黍的口气问一个小女孩,浓重的罪恶感鞭挞着他的内心世界,怪蜀黍,怪叔叔,怪蜀黍,怪叔叔……黎瑟看着雷纳德不断变换脸色的表情,扑哧的一声竟然笑出来了,看到女孩笑出声来,雷纳德总算是放下心来,最怕的是这个孩子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刺激而崩溃,现在看来精神恢复不错可是谁又知道这个五岁的女孩身体里装着一个17岁的灵魂,即使灵魂暂时被肉体影响而导致幼龄化,但精神的强度可不是说变就变的,虽然这种惨剧也不是17岁的人天天可以看到的,所以,稳定自己精神没有崩溃还是很幸苦的。

  笑过后,黎瑟指指自己的喉咙,轻轻的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能说话,事实上,在黎瑟刚醒来不久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声带好像没有问题,那么只能是心理原因了,自我潜意识的抗拒发声吗?

  “这可麻烦了”雷纳德使劲挠着头发,连话也不能说,怎么交流啊,写字?你能指望一个五岁的孩子能认识多少字?

  交流么?黎瑟看出了两人的为难,任谁都想知道一个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搞得一身的重伤,还好重生后大脑的反射速度变快了不少,学习速度更是比以前快了不知多少倍,一个月就可以与人进行交流了“可以的”手指轻轻的在被子上划出字样,“嗯?!”对呀!自己先前还认为这孩子是个神曲乐士,至少能看懂曲谱的程度,日常交流是不成问题的“啊?!你叫什么名字”

  “黎瑟”

  “姓呢?”

  “没有。”对不起父亲,我现在还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只能暂时将这个姓氏藏在心里。

  “你遇到了什么……?”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米兰达很同情黎瑟,看她的样子很有可能连双亲都遭遇不测了,“爸爸死了,坏人追我,我跑出来了,不小心掉下悬崖”黎瑟尽量使自己的话变得幼稚易懂些,太超出常理的理解能力只会让她的遭遇变得破绽百出,在无法确定这个环境是否安全的时候,解释太多带来不测的例子太多了。

  “你现在安全了”雷纳德只能这么安慰,梅尼斯帝国当年在叹息的异邦人之役中受到的损失太大了,边境偶尔还会有一些变为强盗的神曲乐士,直到现在仍然作为恐怖分子四处作恶,他们可能是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演奏神曲吗?”雷纳德突然厉声问道,这才是他就黎瑟的重要原因,以五岁之龄就可以演奏神曲,这可比托尔巴斯学院的那只老狐狸强多了,真正的天才啊,而且她的那只伯莱也很有趣,竟然可以无视中位精灵的命令,黎瑟呆了呆,这是要干吗?问好了要解剖我吗?应该没有这么野蛮把,不过难说,想起上一世那种乱七八糟的杂志,好像一些怪叔叔都喜欢很小的女孩的样子,有危险!黎瑟拽着旁边跟自己很像的精灵米兰达的衣袖不放,神色办的样子。

  “雷纳德,这是*问小孩子吗?还是说你已经换了口味吗?”米兰达像一只雌狮子一样怒视着大叔,“别……我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有话好好说……不要……喂……那是椅子……”

  咚。!椅子撞击肉体的声音……雷纳德大叔沉默……好可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女精灵才是真正的女王陛下,目前配合他们的问话对己身没有伤害只见黎瑟乖乖的点点头,雷纳德大叔迅速复活,高兴地在屋子里大声的哼着歌:“该死的老狐狸~~~~拔光你的毛~~~~~该死的老狐狸~~~~~作件皮大衣~~~~~”

  “我决定了,等她伤好了就送她到托尔巴斯学院去气气那只老狐狸”雷纳德突然决定下来,转过身把脸凑近黎瑟“小黎瑟,我送你去学习神曲,去吗?”

  黎瑟看着这张凑近了的大脸,上面好像写满了去吧去吧,一定要去哦,她突然感到如果不答应可能会有不好的后果,一种危险的感觉弥漫了整个房间。

  呯!又一声重击,米兰达笑呵呵的拿着一只沾着血迹的椅子站在雷纳德的背后,然后把地板上某个血淋淋的东西丢出了房间,“别害怕,他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想帮你而已”

  嗯!黎瑟点点头,看来失去语言功能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可以很容易就获得他人的好感,虽然卑鄙了点,但这是为了生存下去啊“太好了,想通了吗?”大叔头上贴了一个大大的创可贴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小号的轮椅,“看啊”大叔按下了轮椅上的一个暗钮锵!一连串金属声响起,轮椅的背后展开来了。无数的齿轮和条一起开始运作,将靠背和扶手转变成折叠在内部的“另一个形态”。

  金属的机械手臂伸了出来,各种零件顺着轨道移动,就像是拼图一样,数个零件组合起来的装置滑动到“另一个固定位置”上。

  有好几根机械手臂或轨道将座位包围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在捕捉猎物般。那些机械手臂的末端装备了各种高出力的小型喇叭,还有演奏资讯投影装置,以及数十个按钮排列在一起的控制桌。最后,移动到她前面的金属手臂上装着一架竖琴,棕色的琴身。47根弦紧密的排列着。

  整个变形仅仅花了数秒钟,轮椅就这样变成乐器了。

  轮椅成了单人乐团?黎瑟显得有些吃惊,她所见过的单人乐团都是大大的盒子,少有像这样还可以作为代步工具的,不过只要几个月后身体就可以恢复了,这样一个物品是不是有点浪费?

  米兰达扶住黎瑟的双肩,“虽然你迟早是要知道的,但还是现在告诉你吧,”精灵的眼睛流露出惋惜的神色,“你的双脚以后再也不能走路了,所以雷纳德才会去定制一辆轮椅”

  不能再走路了,已经不能发声了,现在连行走都被剥夺了人已经可以说半废了,我……成了废人?

继续阅读:第八奏 平静下的波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