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奏 平静下的波涛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827

  废人吗?

  黎瑟想到这里反而意外的冷静下来,前世的数据男仿佛又回来了,现在状态身体残废,语言不能,仅存能力,乐器弹奏,物品,伯莱一只,便携竖琴一个建议听从两人的建议,失落毫无意义,无任何理由和有利的地方,消沉下去将对身体造成严重负担,机能恢复受到影响警告,此时正常情感将对正常判断造成扭曲措施,暂时封闭自然情感,进入理智模式大脑里,或者说灵魂深处,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强烈的精神暗示迅速取代了黎瑟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然情感,就像电脑计算悖论会陷入死循环一样,情感也是一种数据,过于强烈的在意就如同强制大脑在计算超出负荷的算式,时间一长,大脑就会进入死循环,这时候精神就会崩溃,位面商人仅仅只是复制了扬尘的能力“绝对理智”。并将这种能力封印了,但它本身是属于扬尘自己的,是由身体和灵魂的潜意识决定的,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机械化的存在。所以在这一刻,数据男扬尘可以说是一种自我保护。

  在米兰达和雷纳德的眼里,黎瑟一开始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然后就是绝望,眼神失去了焦点,就像一个精致的玩偶,呆呆的看着轮椅,紧接着身体微微一抖,脸色又恢复到平常的血色,只是脸上再也没有了任何表情,默然的就像一个机器人米兰达着急的晃动黎瑟的肩膀“小黎瑟,你没事吧”她很担心小家伙的精神状况,看到她几乎崩溃的样子,心里突然变得紧绷綳的,黎瑟抬头注视着两人,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表示自己需要休息,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两人离开屋子,“不要紧吧?”雷纳德担心道,这么有天分的孩子就这样精神崩溃了实在是难以令人接受。“我想应该没有吧……”至少还懂得表示想要休息,但是那漠然的眼神实在是……仿佛一切都被看透一般,灵魂被*裸的展现在那双眼睛里,让人无法在她的双瞳下掩饰自己的思想。

  神经自然放松,表意识屏蔽,开始进入睡眠。

  黎瑟很快的进入睡眠状态,这时她才有个小孩应有的样子,像猫一样蜷缩着,紧紧搂着大大的枕头,小脸埋在里面,还能隐隐听到她的梦呓声“爸爸……”

  ———————————————————————————————————————两个月后梅尼斯帝国托尔巴斯神曲学院,校长室。

  雷纳德正咬牙切齿的捧着一小茶杯牛奶,仿佛和这杯牛奶有深仇大恨一样,先不说为什么茶杯里会有牛奶,只是现在他的脸色明显不是很好“不品尝一下吗?这可是很上等的牛奶啊!”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身材高挑,披着黑色羽毛大衣的男子。正在悠闲地品尝牛奶,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即使黎瑟在场也猜不出这名男子的年龄。即使知道他看来很年轻,却没办法想像他到底几岁。这名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遗世独立的氛围。也许正是这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沉着气质,让人猜不透他的实际年龄。

  这是一位拥有清秀外表、容姿端正的青年。

  他那一双略微细长的眼眸,透过一副无框眼镜,注视着眼前表情变化不定的老朋友。

  “来这里不品尝一下这样好的牛奶可是会有辱我这个学园长的名誉啊”

  “你这家伙,闲话少说”雷纳德赶忙打断他的谈话,天知道再让他说下去自己又会被卖了还给他数钱。

  “我这次来,是为了一个小女孩……”

  学园长略微一笑“雷纳德,你终于改变自己的兴趣,开始对小孩子下手了吗?”

  “那可是犯罪啊!”

  “而且为什么你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啊!”小雷同志终于暴走了,激动地站起身来,滚烫的牛奶溅落在裤子上“好烫!烫!烫!”他痛苦的惨叫着,好不容易才擦干净牛奶,雷纳德看到老狐狸仍然用泰然自若得姿态喝着,终于泄气了,重重的跌坐在沙发里,“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可以弹奏神曲,并招来精灵”雷纳德快速的将事情的经过诉说了一遍,“雷纳德,听说了吗?冰蓝之风卡特莱恩已经去世了,在两个月前”

  “这个……我知道,据说是叹息的异邦人干的,在场所有的社会名流都死了,这对帝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基本上半个市的警察都去了”真是一件惨剧啊,业界中很有名的人物就这样去世了,实在是个损失。

  “我派人调查过,卡特莱恩是因为黑之何鲁斯卡恩死的”学园长放下茶杯,正色道。

  “嗯?”

  “你认为在叹息的异邦人之役扭转战局的英雄人物会被一个中庸之辈所杀?而且在黑市里也有关于但丁神曲曾经出现过的情报。”学园长起身打开抽屉,取出一份报告。

  “卡特莱恩……是被但丁的神曲击败的……”但丁的神曲雷纳德也知道一些相关事情,但这毕竟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而且还因此死了这么多人。

  该死的黑之何鲁斯,把人命当成了什么!仅仅是为了复仇吗?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

  “快说,你这个老狐狸,在故意吊我胃口吗?”雷纳德焦急的问道。

  “别着急,这可不是一个绅士的所为哦,米兰达知道的话会怎么样呢?”学园长笑呵呵的无视他的神情,眯缝的眼睛透漏着一个信息,“你越着急我越不告诉你。”

  “我认输”只要一说到米兰达,雷纳德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瘪的不敢再吱一声“现场据说相当混乱,至少看到的警察有大部分都出现了呕吐的现象,而且。法医的说法是卡特莱恩的死不是像到多数人因为自残。两人大战了很长时间,我想即使是冰蓝色之风在无法控制黑化精灵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说肯定是有第三方神曲乐士控制住了黑伯莱,或者说是解除了精灵的实体化”

  “有第三方神曲乐士?……”雷纳德有点不太相信,卡特莱恩归隐后就很少在和神曲乐士有来往了,宴会里也不可能会有神曲乐士,难道是卡恩的学生反水了?这更不可能了,卡恩可是个标准的战争狂热者。

  学园长在取出两块砂糖,小心的放进茶杯里,“据说,现场并没有孩子的尸体,卡特莱恩先生中年曾得一女,我想她应该是唯一的幸存者吧……”

  “你明白了吧……”

  是啊,一个浑身是伤的女孩,还可能会演奏神曲……她有可能是卡特莱恩的女儿……“但是……”雷纳德又有了一个疑问,“能抵挡但丁的神曲……黎瑟不太可能做得到吧?”

  “哦?是叫黎瑟吗?真是个好名字啊!”学园长感叹道“但如果她也有一份但丁的神曲呢?虽然力量可能不够,但足以牵制卡恩的神曲了”

  “是……是吗?黎瑟拥有传说中但丁的神曲……”短短几分钟,就知道了这么多的内幕,雷纳德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神曲,传说中但丁的神曲竟然是真的,真的存在!而且更离谱的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竟然可以演奏但丁的神曲?要知道,虽然每个神曲乐士都可以演奏但丁的曲子,但一千个神曲乐士就有一千种风格,能抵挡几十年前就已经在战场上演奏的黑之何鲁斯,就算有个神曲乐士的父亲,也太惊世骇俗了吧?这可不是量的比对,而是质的对拼。

  “我想我现在得见见这位小小姐了”终于喝完手里的牛奶,学园长拨了一个电话,“请将黎瑟。玛格丽娜小姐请过来”说完挂下电话,依然笑眯眯的欣赏着雷纳德目瞪口呆的表情。

  不多时,米兰达就推着轮椅带着黎瑟来到校长室,咚咚!

  “请进!”

  推开校长室厚重的门板,走进房间里。

  “欢迎你,黎瑟。玛格丽娜小姐,我的名字是斯达拉。雷特斯,这个学院的校长。”校长走到黎瑟面前,温柔的抚mo着她的小脑袋,并同时仔细打量着这位可以说是天才的小女孩。精致的小脸配着漂亮的银色长发,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不过那冷淡的表情却破坏了这份可爱,烟水晶色的瞳孔深邃的仿佛能吸进一切光芒,连被雷纳德称为老狐狸的学园长都感到自己在这个孩子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真是冷漠而又犀利的眼睛啊,不愧是卡特雷恩的女儿。

  黎瑟在被打量的同时也在注视着学园长,目标人物身份,学园长相貌特征,眯眯眼,判断为危险人物的可能性为89%,建议远离目的,来托尔巴斯学院学习神曲,和目标人物增加好感度是必要的,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和雷纳德可能是老友,降低危险度,但不排除危险的可能性,建议保持距离。

  “您好!”分析完毕后,黎瑟取出笔记本啪啦啪啦地翻着,把写着这句话的那一页给对方看。看来在笔记本前面写了许多这种常用词句。

  “嗯?”斯达拉愣了一下,显然没能理解这种交流方式。

  “我不能说话”笔记本又翻开一页,斯达拉惋惜的看着黎瑟,不能说话,这对神曲乐士来说虽然也说不上缺陷,虽然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靠演唱的方式来演奏神曲的,更多的是利用乐器,只是需要双手就可以了,万幸黎瑟的双手已经痊愈可以弹奏了。

  “你最擅长的乐器是什么?黎瑟小姐”

  “竖琴”

  “愿意来我院就读吗?”

  “愿意”

  “那么,黎瑟小姐,欢迎您成为托尔巴斯学院的学生,一会我会让人带你参观学校的,就读手续就交给我来办,祝您学业愉快”斯达拉拿起电话道。

  “谢谢”黎瑟放下笔记本,向雷纳德微微欠了欠身,指着窗外“小黎瑟,以后就拜托给你了,我……”雷纳德不好意思道“当然可以,伯莱!”学园长明白黎瑟的意思,召唤过来一只精灵“就由它来带您参观学院吧。”

  米兰达走过来就要推黎瑟出门,却被她拒绝了“我自己就可以了”

  好吧,米兰达虽然不放心,但为了不伤害女孩小小的坚持,还是同意了,黎瑟按住扶手里的按钮,轮椅慢慢的带着她滑动出校长室。

  “下面……我们来谈谈关于雷纳德改变兴趣,喜欢幼小女孩的问题……”

  学园长很腹黑的看着雷纳德逐渐变青的脸色,“雷纳德!你……居然……对黎瑟下手了?!!”

  “等等,米兰达,听我解释”

  此刻的米兰达已经愤怒的鬼神化了,随手举起一只椅子……“救命啊!~~~~~~~~~~~~~”

  “真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啊”斯达拉又到了一杯牛奶,笑眯眯的感叹道。

继续阅读:第九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