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一)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5,911

  托尔巴斯神曲学院。

  这间直接冠上将都之名的教育机构,其实曾是前代梅尼斯帝国欧诺克拉领主作为离宫使用的建筑。整栋上下没有一处使用水泥,纯粹以红砖砌成的房舍外观,独自散发着古色古香。它恰如其分的展现出原本作为贵族行管的高贵身份,然而这般特立独行的建筑风格,却与在左右两旁带有现代感的楼房之间产生矛盾,对于初来乍到的学生而言,很难一眼就得以分辨出它是学校建筑。

  托尔巴斯神曲学院每年都会培育出数名神曲乐士,他们都是在国家考试中合格的毕业生。然而,这在梅尼斯帝国已经是最好的成果了。除了托尔巴斯神曲学院之外,其他同样也有一些已神曲乐士闻名的组织或机构,然而对这些组织机构而言,即使数年没有培育出一个在国家考试中合格的神曲乐士,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谓神曲乐士,本身就是一个入门门槛很高的职业。

  神曲乐士——这是个唯有具备特殊技能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的称号。

  他们对于梅尼斯帝国,甚至遍及整个波利佛尼亚大陆,都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于农、于商、于军事、神曲乐士的需求在各个领域中都zhan有一席之地,而他们也对这些领域带来了绝大的影响。

  不过话说回来,这栋校舍留有旧时代氛围的部分,也只有外观而已。黎瑟坐在移动轮椅上慢慢参观整座校舍,心里正在进行地形分析学生餐厅下午四点至六点中,人数众多,有被撞倒的可能危险,建议不予此时段就餐雕像旁草地柔软程度良好,人数稀少,可以滞留,建议时间两个小时……正在补充地形资料,此举动有助于今后的校园活动,借以更好的判断己身所处环境。

  半个下午的时间,黎瑟就几乎转完了大半个学院,已经将完整的校园地形记入脑中,并不是她不相信地图,而是亲身实地观察会更及时的补充相关信息,而且像人群的浮动去向对于此时行动不便的她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数据。

  资料整理完毕,黎瑟这时才感到有点疲惫,为了避开用餐中心人流的高峰期,黎瑟可以说是整整一天都没有吃一点东西,“思维整理……建议于此处停留十分钟休息,而后前去用餐中心进行食物补充……”

  “肌肉放松,表意识屏蔽开始……”很快黎瑟就坐在轮椅上睡着了,小小的脑袋歪在一边,银色的光华披散着,遮盖住了半个轮椅,微风拂过,细细的发丝调皮的舞动着,配着恬淡的睡脸,就如同一朵美丽的睡莲,她就这样在学院的草地里睡着了。

  ———————————————————————————————————————天色渐渐转向了淡淡的金色,时近黄昏。学院里静悄悄的,两个娇小的身影悄悄的走进了这所学校,“我……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这应该算是非法侵入啊!”一个银色头发的女生道“嘘……普利妮,小声一点,我也不想啊!可是谁让我们把钱包忘在更衣室里,那可是我们以后所有的生活费啊!”

  这名少女叫着,它就好像一只体温热的发烫的小动物般,根本安分不下来她有着一张天真可人的容貌。看来稚气未脱的脸庞和行为举止,似乎也感染到一两条紫色缎带束起马尾的金发,束在两侧的发尾,也跟着她的雀跃心绪,不断地在空气中来回漂荡,非常可爱。然后——“可是你看来很高兴嘛……贝尔莎。”

  被金发少女称作普利妮的银发少女站在她身后,面带担忧地开口对她说道。即使银发少女的头上一样绑着两条同质的蓝色缎带,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恬静氛围。

  她喃喃的说话声,听起来有如自言自语似的内敛,然而名叫贝尔莎的金发少女却明快地作出反应,仿佛她早已习惯普利妮轻声细语的说话方式。

  在白天的时候,这两姐妹由于在学生餐厅里被服务生弄脏了衣服,又遇到了一位和蔼可亲的学姐借她们换洗的制服,但因为贝尔沙的大大咧咧,以及两人第一次来到托尔巴斯学院的激动,于是很自然的,钱包被忘在换洗衣物的柜子里。

  没有钱交今晚的住宿费了,这可是很残酷的现实啊!

  “我记得……白天那个伯莱好像是带我们走的是……”很明显,贝尔沙的记性明显不能带她们找到白天的更衣室,所以七拐八拐的,两个人来到了学院正中央的草坪上,“这里我们好像刚刚来过啊……”普利妮头痛的用手按住脑门,“姐姐,你真的还记得白天的路吗?”

  “这个……可能吧……”贝尔沙的语气现在显得十分没有底气,已经白白乱走的二十分钟了,天黑的更快了,要是再不快点找到的话,两个人就真的成为非法入侵的“小偷”了。

  “诶?!你看那边,普利妮!”贝尔沙指着草坪中央喊道,“姐姐!”普利妮无奈道,难道姐姐就不能好好想想该怎么找路吗?

  顺着贝尔沙所指的方向,一架轮椅停在了草地的正中央,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上面一动不动,“你看!那个人和你有一样的发色啊!”贝尔沙凑近道可爱的小女孩静静的沉睡者,小嘴还在微微的张合着,好像在念着什么。一个大笔记本平搁在女孩的膝盖上,头发垂到一边,可爱极了“她这样睡会感冒的”普利妮走上前轻轻的摇着女孩的肩膀,那么轻,那么单薄的身体,她感觉自己就像在摇一个纸做的娃娃,一不小心就会坏掉的样子。

  黎瑟睡的好香,在梦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家,和蔼的父亲,冒失的女仆,严肃的管家先生,还有那座古老的城堡,父亲……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我知道的,他们已经死了,明明是梦,明明希望他们能够复活,重新在一起生活,但脑中一直有一个声音提醒她你的父亲,管家,女仆……大家都死了,没人活了下来,除了你下一个瞬间,城堡变成了一堆废墟,大厅里到处都是黑焦焦的,厚厚的冰层覆盖了整个地面,父亲躺在冰层里,还有女仆小姐……在一片通红的天空的照应下,所有都是那么透明,那么残酷的呈现在眼前,手触摸到冰封父亲的冰块,那么凉,冷的直入骨髓父亲您一定很冷吧……突然,整个天空都开始晃动了,红色的冰冷世界开始如同蛋壳一般崩碎裂开,还有一个声音传来“醒醒,醒醒……”

  黎瑟张开双眼,两个长的很像的少女正在摇她的肩膀,口中还不断催促她醒来,看到她醒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没有红色的天空,冰封的城堡,之所以觉得冷是因为在这空无一人的草坪上吹了太久的风了,衣服也很单薄。此刻的体温显得有些低,身体能供应的热量也明显不足了。

  “小妹妹,这么晚了,你一个人睡在这里会感冒的”普利妮温柔的提醒道,在她看来,一定是女孩的父母把她忘在这里了,真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啊,普利妮愤愤的想着黎瑟点点头,示意知道了,正准备按动开关离开这两人时,贝尔沙一把抓住轮椅的推手,快乐的说道“那我们就帮她找到她的爸爸妈妈吧!”

  爸爸……黎瑟摇摇头,翻开大笔记本“我一个人可以的”

  “那怎么行?!”贝尔沙可不放心这么晚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呆在学院里,还是普利妮细心,迟疑道“你……不能说话?”

  黎瑟点点头,现在她急需去学生餐厅里补充必要的食物,不想再和两人继续纠缠,贝尔沙无视她的意见“那就更需要我们送你回你的家了,小孩子一定要听大人的话!”

  很明显贝尔沙忘记自己也还不是一个大人,而且……普利妮小小的拽了一下她笨蛋姐姐的衣服“我们还没找到更衣室……所以我们今天晚上也没有地方住啊~~~~~~~~”

  啊,贝尔沙这才想起来自己到底想来干什么……“你们再找什么?”黎瑟掏出一根笔,飞快的用笔记本问道“我们再找更衣室,钱包还在那里……”

  根本不需要分析,黎瑟就判断一定是这个冒失的金发少女把钱包丢在更衣室了,至于过程,她想都不想知道,“我知道!”

  咦?!两姐妹惊讶道,白天是一个伯莱精灵带她们参观的学院,路又那么多而且复杂,不是长时间在此求学的人是记不住的,一个看起来还没有自己一半大的女孩真的知道?

  “跟我来”黎瑟收起笔记本,按动按钮,轮椅顺着她的*作,带着两姐妹朝更衣室的方向驶去,现在整个学院的地图都在黎瑟的小脑袋里,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活动地图了,领个路这种小事是很容易的,更重要的是,如果黎瑟不领这两个姐妹找到更衣室拿到钱包,自己就得一直被这样纠缠着,补充食物的想法就更不可能实现。

  忽然间,普利妮唐突地停下脚步。

  “怎么了吗?”

  当贝尔莎回头询问时,只见普利妮伸出右手食指贴在嘴前,示意她安静。她站在原地,闭着眼睛凝神聆听耳边的声音……

  “……贝尔莎,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她睁开眼问姊姊。

  “——咦?”贝尔莎听了之後,也跟着竖起耳朵。

  “……啊。”

  有声音。

  她们确实听到某个声音在远处回荡,一个细碎的声音,隐约漂荡在漆黑的校舍里面——这声音让贝尔莎感到神迷。

  “情报不足,无法进行判断”,这里是一个有着精灵这种超常法理的存在,在黎瑟的理解中,既然有了精灵,那么鬼什么的存在也是可以的,虽然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她更愿意相信这是人类的声音,有这两个冒失的姐妹,那么有别人这么晚还在这个学院的可能性要比鬼怪大多了黎瑟阖上双眼,仔细地将意识集中在远方漂荡的声音中。然後——“声音是从这边传过来的……我们过去看看……”

  普利妮没有理会贝尔莎的反应,说完便兀自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咦——普利妮,等一下啦!”

  贝尔莎慌慌张张地跟在妹妹身后走了过去。

  “……这边。”

  普利妮凭着远处传来的声音爬上楼梯,来到二楼走廊。随着她们前进的脚步,声音逐渐变得清晰明朗。

  “这是……有人唱歌的声音吗?”贝尔莎带着些许不安开口问道。

  连续不断的音符婉转悦耳,听来确实是一首旋律丰富的歌曲。

  “对,而且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怎么了?”

  普利妮没有回答,因为此时她尚处於无法确定的状况。

  “应该是学校的学生或是讲师吧?”

  黎瑟判断到,既然不是幽灵等类的特殊存在,校内人员的滞留性的确很高。

  “应该是那间教室……”

  普利妮伸手指着—间教室。教室里没有开灯,看起来一片昏暗。声音的确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

  “……”

  贝尔莎和普利妮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後推开教室後门,从后方窥视着教室里的模样。

  这时,黎瑟才真正听清楚了这首歌,“旅人之歌?”反射性的捂住耳朵,并不是演唱的人五音不全,而是黎瑟自己本能的拒绝听到这首歌,我在干什么?这只是一首歌而已,为什么本能的不想去听呢?

  告诉我该何去问从;告诉我该追求什么?

  蓦然回首,眼前的所有景色皆叫人眼花撩乱。

  唯有不复见的笑容,唤起我心里的感伤;如同即将消逝的一切那般目眩神迷,难道是不可原谅的错?

  一位少年驻足在音乐教室中的演奏台上专注的唱歌那名少年所唱的歌是旅人之歌——在悠远的放浪之旅中,为缅怀消逝已久的过去,所唱的歌曲。

  “不过话说回来,这首歌……听起来真的好沉痛哦。”

  “嗯……”

  他的声音并非多么婉转动人,也没有过人的技巧。然而其中率直而纯粹的音质,却足以唤酲听者心里的深刻乡愁。

  这一双在虚空不断挣扎的手;在黑暗中渴求援助的手,请你将我紧握,请牢牢抓住我。

  有你在身边的我,一定可以继续前进。

  我有你的引导;你有我的扶持,好比一对比翼双fei的鸟儿……

  过去的日子是否记忆犹新?

  过去的回忆是否更胜明日的风景?

  逝去的一切都如此令人怀念。

  在这个叫人无所适从的世界,让我不得不沉溺於过往美好的记忆。

  你们可曾记得;可曾记得父亲的背影?

  可曾记得母亲的笑靥?

  为了不让美好的回忆蒙上阴影,我强忍着无奈继续前行。

  来到此地的我;早已精疲力竭的我,你是否愿意陪我一起踏上这段艰苦的旅程?

  即使明日的愿景依旧模糊,我们也必须将美丽的回忆,不能复得的过去,全都当作我们的养分继续前进。

  We`erpathfinder,我们是拓荒者。

  为了明天得以回顾你我之间的美丽回忆,请你今日与我一同远行。

  那声音演绎出「纯粹」的极致,彷佛将灵魂直接灌注到歌中的旋律般,使听众不由得屏息。深怕自己的呼吸,扰乱耳边如此纯粹哀怨的歌声,深怕多余的杂音,弄脏如此澄澈的音质。

  啪啪啪!少年演唱完后,鼓掌声从黎瑟和两姐妹的后面传出来,“很美的歌声!”一个穿着黑色衬衫,身材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就站在他们身后。

  “兰伯特……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少年惊讶的问道“我好喜欢学长唱的歌哦!超喜欢的!”贝尔沙一边鼓掌一边赞美道“是吗?谢谢”少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倒是那个被少年称为兰伯特的年轻人好奇道“说起来……你们身上是我们学院的制服……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你们呢?”

  ……贝尔沙两姐妹开始紧张了,严格的说,她们只是今年要来这所学院报名,并不是真的托尔巴斯学生,这身制服也是好心的学姐借给的。现在她们的身份就是非法入侵的人,遇到了校方的人员,怎么能不紧张呢?

  “我们……”

  “小妹妹,你怎么哭了?”兰伯特掏出手巾递向黎瑟,此刻她的衣襟已经被满眼的泪水浸湿了。

  “我没有哭”黎瑟左手用笔记本回复到,右手迅速的在脸上一抹,“可是……”

  “你们看错了”她依然坚持道。

  这只是这具身体的反应,和我本身并没有关系!这样告诫自己,黎瑟拒绝兰伯特的好意,两只哭红的眼睛圆睁着,大大的瞪着兰伯特,示意自己根本没有哭。

  好吧……虽然这样根本没有说服力,年轻人悻悻的收回手巾。

  “现在是闭校的时间了”兰伯特对少年看了一下手表。“费伦!虽然……不用太放在心上,离考试还是有时间的,你的歌很好听!”

  费伦还是有些不安,“兰伯特……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能召唤到一只下位精灵……可能是我没有这样的才能吧”

  身为托尔巴斯学院的学生,并不是只要成绩优秀就可以晋级,一年级的理论课,二年级的实践课,只有真正召唤到精灵,得到它们的青睐,订立精灵契约,才可以晋级到三年级,真正意义上讲,只有三年级的学生才可以称得上是神曲乐士的候补,很多人就是在召唤精灵这一级上停顿了而没能继续升级,所以虽然想成为神曲乐士的人很多,但帝国真正的职业者数目却依旧很少。

  费伦就是这样一个因为召唤精灵而无法晋级的学生。

  “你很有才能”黎瑟举起笔记本“嗯?”费伦显得有些不太明白,像他这种迟迟无法晋级的学生,也会很有才能?

  黎瑟翻开其中一页“你的灵魂很美”,神曲,这种展现灵魂形态的演奏方式,除了必要的演奏技巧,灵魂才是吸引精灵和你签订契约的重要原因。精灵有各种各样的兴趣,所选取的人也会各有不同,偶尔乐士中出现一两个用来做坏事的也不足为奇。

  虽然黎瑟讲的很明白,可以说是一语点题,但对于从没听过更高层次神曲的学生来说,要他们理解这种基本中的基本还是很勉强的。

  “诶……”费伦叹了口气,这只是一个小女孩对自己的同情心罢了,没有才能的自己可能再怎么奋斗也无法召唤到一只下级精灵吧此时一个莫名的声音大作——“叽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继续阅读:第十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