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二)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591

  托尔巴斯神曲学院地下密室中一个身处在深邃黑暗中的少女,身体不时抽动着。黑暗意味着隔绝,时间在此全然没有意义。在独立存在的空间中,生死只是一个人的游戏而已。

  这个少女身上所出现的变化,没有任何人察觉。

  加诸在少女身上的重重封印,此时缓慢出现裂痕。

  黑暗中,沉眠已久的意识苏醒。

  (是……是那首歌……)

  一个触动她意识的歌声在少女的躯壳中,她的意识缓缓地与肉体重新连结,身体缓缓而立,抬起头来,散发红光的双眼成为了此地唯一的色彩。染满灰尘的长发在这深藏于地下的空间里无风而起,如同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夹杂着斑驳艳丽的绯红,显得格外诡异。

  她渐渐复原。那彷佛尸体般的躯体,此时真正复活过来。

  (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这首歌……)

  ——地下室的入口,学园长正站在这里,屋角遮挡了夕阳洒下的余晖,黑暗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使人很难看清他的表情。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洁丝……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散发着出高贵的气质。

  伸手顶了一下鼻梁上的一副无框眼镜。门上的封印之纸脱落下来,停在了他的手心里。

  看来你终於从长眠中苏醒了。

  学园长的嘴角稍稍地扬起。

  那么——横跨十二个年头的赌注,究竟会衍生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叽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锐声响瞬间传满了整个校舍,并非纯粹的尖叫,里面还伴着剧烈的摩擦和撞击声,如同音爆般在耳边连环炸响,刺激着人们的耳膜。

  此时所有的玻璃窗户都为之剧烈颤抖,墙壁发出嗡嗡嗡的怪响。

  “这是什么声音?”费伦和兰伯特身为托尔巴斯学院的老生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快看!”

  普利妮说话的同时,双眼直视着昏暗走廊的深处。所有人也随即望向普利妮视线的焦点,然後——五个人同时惊讶地当场愣住。

  “……?”

  如同黑火般燃烧的长发,炎浆般炙热的红色双眸,整个身体散发出浓浓的黑色气息这是个暴走的精灵!

  这是人类和精灵之间的关系中,最坏的”结果”。

  对精灵而言,神曲是粮食,但实际上这和人类的饮食或呼吸不同。就算没有得到神曲,精灵也不会死亡。

  透过神曲获得”力量”的时候,精灵们所感受到的是喜悦,如果已经习惯处于这种喜悦状态下,在得不到神曲时必然会感到痛苦。也就是会出现上瘾的症状。如果没有定期提供神曲的话,精灵们就会感受到比平常更深一层的痛苦与忧虑。

  彷佛巨浪般充满压迫感的实体。这个逐渐侵袭而来的精灵散发着一股爆炸引发的风压,带着强烈的气势排山倒海而来。

  浓密的黑焰几乎成为了实质,暴走的精灵不断发出彷佛痉挛似的颤抖,猛的冲了过来,咣轰!它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整个撞进坚硬的校舍墙壁之中,随後又丝毫不以为意地从中拔了出来。又冲进了另一堵墙内,龟裂的墙壁开始崩散出细碎的石块。

  “快走!到庭院里去!”整幢校舍在暴走精灵的撞击下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声,继续留在校舍里是很危险的,“不能阻止暴走的契约精灵吗?”贝尔沙双臂护住头部,不时的有细小的石砾散落在头发里“要阻止发狂的精灵——”费伦说话的同时,开始思索记忆里的相关知识,然後皱起眉头。”唯有演奏能满足那柱精灵的神曲,让它镇定下来,然後慢慢地修正契约。可是……”

  费伦话说至此便忽然顿了下来。

  “可是什么?”

  “我们没有可以演奏神曲的单人乐团。即便有,以我这种半吊子,也不可能演奏出可以让她觉得满足的神曲……”

  暴走的精灵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对策了。

  她漂浮在半空中,赤红的双目审视着这队人,停滞了一两秒……我……找……到……你了……

  莫名的词句,穿插在仿佛饥饿的喘息中流露出来……找到你了?找到谁了?这个精灵好像确认我们这群人中有她需要的人,暴走精灵需要的是专属于她们的神曲乐士,否则就是进行无意义的破坏,黎瑟一边很冷静的分析到,一边快速的随着大家来到庭院。这个时候离开众人是是十分不智的行为,很有可能会成为精灵的袭击目标。难道我们当中有人是这个精灵的契约者吗?

  叽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走精灵再次扬起一阵异常尖锐的叫声。

  ——呀啊!

  黎瑟的耳膜猛烈地颤抖。

  尖锐的嘶吼声中,走廊上所有的玻璃窗全被震碎。如粉末的细碎玻璃,穿过淡金的夕阳,彷佛夜霜般在半空中漂荡。

  “呼……呼……”除了黎瑟外,所有人都在大口的喘息着,剧烈的奔跑使喉咙里都有点甜甜的腥味,肺部也在因为过激的运动而发出嘶喘的抱怨声。

  必须使精灵现在镇定下来,无法知晓精灵所熟悉的曲风,就无法正确的为其补充神曲,我们中有人是这个精灵的契约者,是谁?为什么不对精灵补充神曲?黎瑟快速的扫视一遍众人,恐慌,惊讶种种不安的表情拂过眼瞳,不像是伪装,没有人认识这个精灵,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推断错了?契约者不在我们当中?

  “必须先找到单人乐团!”兰伯特迅速冲向音乐教室,白天准备练习而备用的单人乐团应该还在里面,虽然不知道这个暴走精灵所喜爱的曲风,但不做点什么的话,心里也一定会有不甘吧。

  “费伦!快点过来帮忙!”在他的眼里,现在这里只有自己和费伦还有可能演奏出神曲,其余的人两个是神曲学院的预备生,一个看起来还不及自己一半大的女孩。

  多一个人,那渺茫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点。

  “——!”

  几人惊讶地猛然回头,只见暴走精灵身边窜出红色电光,不断来回打转。

  “——精灵雷!”

  暴走精灵体内放出的闪电,每当接触到墙壁和地板的瞬间,就会发生小规模的爆炸,极具强大的破坏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走精灵张开的嘴唇中,吐出发狂的气息。同时,这柱精灵裸身上的扭曲符纹忽然消失。精灵雷与周围擦出的强烈光芒,在暴走精灵身上留下重重黑影。

  此时暴走精灵连自己的精灵雷都无法控制了。

  精灵雷开始出现闪烁的状况,然後频率逐渐加快——“——!”

  费伦见状,瞬间抓住贝尔莎妮朵和普利妮希卡的手,想要闪开。

  “不行!来不及了”黎瑟迅速按下扶手下的暗钮下个瞬间,精灵雷随即爆炸一般地向他们冲来——轰隆!

  巨大的能量冲击着庭院的空气,卷起大片的烟尘,“咳。咳……咳,我们……还活着?”贝尔沙惊讶的叫道,只见烟尘之中,隐隐透散着光的东西是……轮椅?

  几乎是一瞬间,黎瑟的轮椅背面的背包飞快的分解开,几条机械臂快速将轮椅包围起来,伸到她面前的手臂上稳稳的安装着一架竖琴。

  一小片金色的“网”挡在她们前面,就是因为这个,暴走的精灵雷才没有打在他们的身上。

  一只金色的小伯莱在空中飞快的舞蹈着,虽然很难明白那胖乎乎的身体想要表达什么。但它确确实实的在保护着费伦他们。

  咚咚咚地,黎瑟的手指在琴弦上优雅的拂出一段滑音。

  庄严的音阶罗列。

  流畅静谧的曲调。

  空明的和旋宣告曲子开始,如珠链般串连的低音回响着,渐渐地连身体内部也回响着那音乐……

  和刚刚难受的噪音不同,这首曲子会让人想到一股在寂静之夜的清风。

  轻轻的划过夜空,寂寞的在尘世里留下的一丝回音,耸动的带走凡俗的忧愁与快乐,慢慢的,整个空气都仿佛开始凝结,任由那流动的音符之风在这里久久的回荡着。

  黎瑟闭上双眼,沉醉在由手指所编织出来的音流中。

  随着每一小节的前进,她再度感到那奇特的怀念感在体内一点一滴地扩展开来。

  (这个……)

  那是一种异样感,就像被人抓着胸口的感觉。

  (好像。)

  黎瑟这么想。

  不知道和什么东西类似。但我是知道的,知道这位名但丁的神秘乐者所编织出来的音阶组合……!

  黎瑟无视着在他面前因痛苦而颤抖的精灵,她编织出宛如徐风般宁静而轻灵的音乐,让些微的余韵回响——只见她双肩紧皱,似乎在压抑痛苦般,始终维持那种神情。

  (……?)

  校长室里“这个曲子是……”校长小小的惊讶道。

  静谧的可以令人遗忘“一切”的神曲,遗忘所有,使自己的灵魂达到最初纯洁的“空”的状态,烦恼也好,快乐也好,统统都是给灵魂上色的东西。只有真正失去了,自己的灵魂才能达到安静的永息“但丁的《镇魂曲》吗?”没想到这个大难不死的小公主竟然拥有了但丁所有曲目中最难弹奏的曲子,在他所知的但丁曲谱中,有可以绝对命令使精灵黑化的《地狱变》,也有使精灵力量瞬间提升百倍的《天堂变》,唯独这首《镇魂曲》仿佛是人类无法弹奏的曲子,它的弹奏要求是拥有绝对纯粹无暇的灵魂。但是人类一出生后受到教育,不断地成长,因为有各自的情感,灵魂也逐渐转化为自己独有的颜色。根本不可能存在着这种神曲乐士。它的效果也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是给人和精灵带来镇定和宁静的。所以它首先要求奏着不被纷乱的情感所干扰。

  “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开始感到好奇了……我的小公主”校长微笑的欣赏着这难得一闻的乐曲。

继续阅读:第十一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