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奏 红色与金色的交响曲(三)
染血的童话使2017-04-05 06:063,201

  “……!”贝尔沙姐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那只金色的伯莱顽强的顶着暴走精灵红色的雷光,坚密的大网紧紧护住黎瑟,不后退半步,虽然不知道那个暴走精灵是哪个位的,但单看那人类的形态就可以知道至少在四翼以上,一个下位精灵竟然可以挡住比他高位精灵的攻击,难道这就是神曲乐士的厉害之处吗?

  更离谱的是刚刚被她们认为是被父母遗忘的小女孩此刻正是神曲的演奏者,那辆轮椅竟然也是单人乐团!

  我是不是眼花了?两人使劲揉揉眼睛,竟然会有这么小的神曲乐士,这完全超出了她们的常识。

  黎瑟此刻可无法轻松起来,小金虽然是一个下位精灵,但看它此刻奋力的抵抗者那道巨大的精灵雷,至少有中位精灵的实力了吧,她很清楚,自己的神曲严格上来说好像根本算不上神曲,宁静的曲调好像只是使小金的力量更容易控制一些,凝练一些,没有提供给它一点力量,它此刻只是在拼其本身的力量。

  每弹奏一遍,就感到灵魂被洗刷了一遍,变得更加清澈透明。这首曲子可以遗忘一切对自己和周围有影响的情感,使之变得冷静下来,换句话说,对付暴走的精灵,它正是最适合的音乐。

  红色的精灵雷在暴走精灵的口中凝结,汹涌的喷发而出,毁灭的光芒扫过地面,荔出一道道深深的沟渠,噼噼啪啪,金色的闪电如一条蛇环绕在小金的表面,从上面飞射而出,猛的扑向红色的雷流,两股力量不断地交汇着,撕咬着,红与金在快速的激荡,更迭,一连串的音爆声如同炸雷响起,强烈的精灵雷带来大量的风压,狂风扑面,压的人几乎喘不过起来,浓重的烟尘直往嘴里钻,呛的人几乎透不过起来。

  红色精灵好像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从口中,手中喷涌而出的精灵雷汇聚成更大的雷柱,带着海涛扑面而来的气势,疯狂的压了过来,轰轰轰轰!!!!!!金色的防护网终究还是被击破了,金色伯莱被精灵雷击中,没有解除实体化就重重摔在地上,翻了几翻,不动了。

  黎瑟也被随之而来的狂风掀翻在地,摔出了好远,单人乐团的几根机械臂也被红雷擦过而报销了,“小……金”黎瑟艰难的向利他不远瘫软在地的小金爬去,脚部无法用上力,只能靠手臂支起上半身,勉强的向前挪移着,手肘缓慢而又艰难的摩擦在粗糙的土地上,红肿的透出一片带着丝丝血纹的伤口,还没有完,我的曲子还没有结束,不继续弹奏的话,所有人可能都会有危险,自己也更难保全,对!我这是为了自己。抱着这样的信念,黎瑟顽强的努力着。

  这边,精灵可是不会等黎瑟从新演奏的,失去了她宁静曲子的镇压,红色精灵仿佛脱缰的野马,暴走的更加无法控制,,巨大的精灵雷柱狂乱的鞭挞着大地,砖块,树木,花草,被暴风席卷的向周围喷射。

  “嘀嘀嘀哒哒哒大”紧接之后,快乐的萨克斯声响起,数十个颜色不一的伯莱浮现出来,排成一面整齐的盾牌,五颜六色的精灵雷闪烁着斑驳的光泽,勉强拂挡住四散飞舞的杂物。和黎瑟的那只金色伯莱相比,这些伯莱不管是颜色或是个头,都无法和小金相比的可能性。

  “快点离开!”兰伯特演奏着神曲*纵伯莱保护住众人,但这也只能是他的极限了,上位精灵不是他这种还未取得神曲乐士资格的学生可以控制的。

  “小妹妹!”费伦背着宽厚的单人乐团跑向摔倒在地的黎瑟,迅速将她扶进轮椅,“小金……小金……”黎瑟颤抖的向地上一动不动的金色伯莱伸出小手,那就是她的所有,黎瑟又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空虚,仿佛有人用刀子硬生生的从她的心挖出来一样。又有东西要失去了吗?

  我不要,我拒绝,我拒绝这种事情的发生,黎瑟又挽动琴弦,这一次,曲子不再宁静了,骤雨般的音符汹涌的从指尖涌出,瞬间淹没了所有的声音,灼热的,迷离的声音,如同熔岩迸发的气势,吞噬着暴走精灵仅存的意识,但丁的《地狱变》可以黑化精灵并榨取精灵潜力的曲子,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榨取潜力来挽救频临死亡的精灵,原本这世界上没有正或邪,没有善与恶。因为这些原本都是相同的东西,神曲也不会是例外狂乱暴躁的激奏带动着精灵不安的躁动,这一次,黎瑟感到一道线将她和小金联系在了一起,自己的曲子里,有种不知名的涌动流向了小金,毫无疑问,那才是神曲的力量,这一刻,她终于将自己的灵魂毫无掩饰的展现在自己的精灵面前,是虚无的,空无的,孤独的,理智的,但同样也是最纯洁纯粹的,黎瑟的灵魂,带着绝对理智,接受过《镇魂曲》一遍又一遍的洗礼,是纯净的让人几乎忍不住想要去守护和玷污的存在。

  神曲的力量传达到了!

  暴躁的金光和闪电笼罩住金色伯莱的身体,编织着,交错着,飞快的形成了一只黄金色的光茧,翻滚着漂浮在空中。

  ——————————————————————————————————————“《地狱变》?”虽然知道黎瑟很有可能已经见识过了但丁的另一首神曲,但没有曲谱的演奏,对于只听过几遍的神曲乐士来说,这种高难度的演奏还是不可能的,因为对于这种传说中的曲子,神曲乐士经常要一边演奏着一边融入自己的曲风,只是分心两用就已经是乐士的极限了,哪里还有时间去记住乐谱啊!

  校长感到越来越惊讶了,这个小家伙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呢?就才能来讲真的可以说是天才中的天才,真的像雷纳德想的那样可以取代我们四乐圣的存在吗?

  如果雷纳德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高叫他老狐狸的,因为此刻校长的脸上又露出那“阴险”的笑容了。

  ——————————————————————————————————————连暴走精灵都暂时停滞住了,抬头看着半空中的光茧,“那是什么?”兰伯特感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暴走的精灵,超龄幼小的神曲乐士,如此震撼的神曲,再加上那个奇怪的光茧,这已经不是他能理解接受的范畴了,这一天就好像一年一样漫长,他需要时间来好好消化这些超出常识的事情了。

  光茧慢慢的膨胀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它,四只尖锐的东西正不断从里面蜕变着,伸展着,是精灵翼!

  四只精灵翼浮出光茧。

  一个娇小优美的身影浮现出来与此呈现鲜明对比的是,她白皙的肌肤在长发衬托下,更显出身行的秾纤合度,将高傲二字所能表达的美感发挥到极致。

  金色的长发在光芒中洗练着。

  一袭炽热的金色衣服包裹着她的身躯,无视于她细小的身形,将华贵表现到极致,挑战优雅与傲慢的完美比例;若其中有一处不小心失衡,便会流于庸俗贵族般的品味。然而,她的面容与举手投足,却在彰显出仿佛王者般的俯视一切气质,没有丝毫失礼的举动。这也许是她的表情与言行举止底下,拥有某种共通的心灵特质使然。

  四翼的中位精灵?

  还是一只伯莱(小金)进化来的?

  “可怜的家伙”金光闪闪的精灵怜悯的俯视着那个暴走的红色精灵,虽然从她高傲的表情中根本看不到同情的意思“感谢本王的恩德吧!”

  只是微微的抬手,一个巨大无比的精灵雷球就聚集在她指尖,摄目的光辉仿佛是一个小小的太阳降临在地面上,暴走的精灵也感到了危险,浓烈的绯红汇聚着,宛若一条巨蛇,凶猛的穿梭在天空。

  金色的光球笼罩住红色的光芒,绯红的雷柱如巨蛇般缠绕,两股力量激烈的撞击着,这一刻,连太阳都为之失去了色彩。

  分庭抗争着,金色与红色的力量竟然不分上下?!两个精灵都只能不断输出自己的精灵雷,稍有落后就可能会被巨大的能量所吞噬。

  “可恶!竟敢藐视我身为王的尊严!”“金闪闪”的精灵嘴上这么说着,可是手里也无可奈何,毕竟对方现在的力量和自己差不多,唯一能赢得条件就是自己有神曲乐士,可以慢慢的磨去对方的力量,虽然能赢,但这种方式是她所无法容忍的,开什么玩笑,本王才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方法取胜!一时间,她开始不计后果的投入力量,金色的巨雷又大了几分,胜利的天平开始向她倾斜。

  “竟然敢挡住本王这么久的攻击,去死吧!”

  如同梦中的那道金色洪流,涌向了暴走的精灵……(红色精灵克缇卡儿蒂阵亡……全书完结……谢谢观赏……好吧我开玩笑的……表打头!!!!)

  突然,一个透明的音符回荡在空气间,温柔的声音在这强烈的空间里宣示着它的存在……

继续阅读:第十二奏 灼热的吐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音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