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洛安初行(3)
江城太守2020-08-09 22:133,128

  “莫非两位也住四海客栈?那当真是同路了。”薛淳樾拱手微笑。

  心言见对方还是对薛淳樾有顾虑,便接话道,“我家少爷可是好心,刚已经误会了我们一次了,难不成还要误会我们第二次?”

  “姑娘多虑了,方才是芷晴的不是——”

  “公子——亥时快到了,夜市马上就要散场,再不走一会这水路也要难走啦。”船家立在船头,见众人一直不上船,唯恐碰上散场高峰期,便仰起脖子向薛淳樾喊话,打断了那女子的话语。

  “看来船家也等不及了,姑娘考虑妥当了吗?”

  那女子略想了会,最终下定决心说道,“既是如此,就有劳公子。”

  “请——”

  毕竟男女有别,薛淳樾把船舱让给了几位女孩子,他与学诚立在船头,一路赏玩。

  “少爷,小人有一事不懂,可否请教?”

  “说。”

  “虽说我们做生意的应该广识天下客,但是您也叮嘱过我们很多次,出门在外不要轻信他人,平时行船在外也不见您对陌生人如此热忱,为何对这两位姑娘另眼相待?”

  “你真是榆木脑袋。这两位姑娘一看就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怎能与歹人相提并论?说不定是与家人走失了,难道大晚上的见死不救,把人家丢在街上任由贼人惦记吗?”薛淳樾嘴上如此说,其实他心里明白,其实是那股说不出的熟悉感,让他对她另眼相待罢了……

  亥时已过,夜市散场,喧嚣的洛安城逐渐归于沉静,船夫的桨橹声渐渐清晰,为静谧的夜空平添一段摇篮曲……

  两三刻钟后,游船轻轻靠岸,目的地已到。

  薛淳樾主仆三人上岸后,着心言扶两位客人小心下了船,正要道别,那小姐上前说道,“敢问公子贵姓,何方人士?待我转告兄长,好生答谢。”

  “在下区区小行商,何足挂佳人唇齿。”

  “公子此言差矣,承蒙公子不计前嫌,还护送我们主仆二人回来,这份恩情,当然要还。公子不要令小女子成为忘恩负义之辈。”

  “小姐!您可回来了,我和公子左等右等都不见您的踪影,正打算出去找您呢。”

  两人正说着,门口忽然出现了两位男子,薛淳樾细看之下,可不是白天和他抢房间的那位长兴刘敬和他的随从琪瑛么。

  “哦!原来是辛公子。妹妹,你怎会和辛公子在一起?”

  “公子,您和琪瑛有事先走之后,我和小姐就迷路了,找到码头的时候已经误了船期,幸好有这位公子的游船,我们才回得来。”

  听到芷晴的回答,刘敬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确是有缘,我白天才请托辛公子照顾你们,想不到这照顾马上就来了,哈哈哈……”

  “原来您就是让房间给我们的辛公子,有眼不识泰山,公子莫怪。”女子微微福身。

  薛淳樾也是愣了一下,缘分这事他一向不信,不想现在居然真被他遇到了,“原来是刘姑娘,在下海州辛辞,有礼了。”

  “刘姑娘?”那女子微愣了愣,似是有些错愕。

  “妹妹你糊涂了吗,在家一直被叫小名听惯了,这会出来被称呼刘姑娘反倒不习惯了?”

  “哦……对,公子见笑了。”刘姑娘再次浅笑嫣然,脸上已没有了清冷的神色。

  “辛公子,我刚备下了一桌宵夜,正想等妹妹回来一起小酌几杯,既然遇到了,不如一起吧,也算是谢过你送舍妹回来的恩情。”

  薛淳樾自知再推辞也说不过去,便应承了。

  三人边饮边聊,话题从风花雪月聊到大千世界,再聊到这洛安的人间盛世,相谈甚欢。

  “要我说,洛安再繁荣,也还是有些拘谨,不如东边的海州城和东南方的桐州城。据闻这两地,街上半数行人都是行商。这些行商游历完大业国十道三百余州府还不止,更是扬帆出海、远涉重洋,足迹踏遍东海各国以及西域各邦呢,真是好生羡慕。”

  “刘公子既是长兴人士,又是天子门姓,应该非富则贵,何必去羡慕海滨之地的边民。”薛淳樾敬他一杯,微笑问道。

  “惭愧惭愧,在下的先祖不过是与天家有几分血缘,沾了些光罢了,不是什么天潢贵胄。辛公子刚所言差矣,海滨之地的物产贸易,乃是我朝的重要财税来源,其交易利润,动辄万万两之数,举国库之力不足与之相比。那些天天埋头圣贤书,轻视商事的官僚,哪里知道这些道理。”

  “想不到天子门第也有知道以物易物之理的,难得、难得,在下再敬刘兄一杯。对了,刚听两位对海州也有一些看法,可是到过海州?”

  “没有!”

  薛淳樾的话才问出口,刘姑娘不等刘公子回话便一口回绝,语气凛然,让场面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气氛中,刘敬一时之间也愣住了。

  薛淳樾见此场景,有些纳闷,“呃,莫非在下失言,惹姑娘不快了?”

  刘敬连忙摆手笑道,“哦,没有没有,舍妹只是心直口快,辛公子不要介意。海州城,自然是个好地方,可惜长兴距离海州何止千里,我们无缘到访罢了。”

  薛淳樾微笑颔首,继续把盏言欢,把尴尬之境对付了过去。

  三人一直饮到子时将近,薛淳樾和刘敬均有些微醺,这才作罢。刘敬把妹妹送回房间,临走时又请托了薛淳樾几句才离开。

  刘姑娘正准备回房,薛淳樾却把她叫住,“刘姑娘。”

  “呃?”她止住脚步,回头看他。

  “姑娘一直敛起左手,不知是否是在夜市和贼人纠缠时受了伤?如果受了伤,在下带有跌打损伤之药,可以叫芷晴来拿一些过去——”

  “并没有!”

  又是一个生硬的回绝,薛淳樾此番真的愣住了。

  “辛公子,我只是生性拘谨,行动不够洒脱而已,并未受伤。辛公子今天辛苦了,早些安置吧,我回房去了。”说完刘姑娘点头行礼,决绝的转身离去。

  薛淳樾等她的身影消失,这才踱步回房,细想之下他觉得自己也有些冒失了,平时从不去关心别人的,现在不知何故倒对一个刚认识几个时辰的陌生女子这番细心起来。他不禁自嘲一声,想来是那一份不知何故产生的熟悉感在作祟吧。佛家说几世积德才换来今生回眸,平时这些唯心之语他只当耳旁风,现在想来,应该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薛淳樾自小跑船,生性警觉,尤其是出门在外,睡眠尤轻。睡下不久他即被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惊醒,睁眼朝窗外看,估摸着应该是子时末丑时初左右,再看卧榻之上,学诚已然起身,手握剑柄,警觉地听着房外动静。

  “学诚,可是有异?”薛淳樾压低声音,轻轻走了过去。

  “少爷莫要担心,区区三五鼠辈,学诚自己可以搞定。”

  两人正准备应对,却听得脚步声慢慢越过了自己的房门,继续往走廊前端延传去。这三间房本是二楼尾端连着的最后三间,再往前就仅剩一间卧房,便是薛淳樾让出给刘敬的,现在刘姑娘在住。薛淳樾这才明白,原来贼人的目标不是他,而是刘家小姐。

  “少爷,看来对方是冲着刘小姐去的,也不知道这两兄妹是时运不济还是得罪了什么人,连番遇上不良之辈。”

  “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为免打草惊蛇,学诚你从窗户出去,绕到后院通知刘公子,我尾随他们,如果目标真是刘家兄妹,那刘姑娘就危险了,我必须先把她救下”

  “少爷!这可万万使不得,危险的事自然是由学诚来做,您去通知刘公子,我这就去最终那几个贼人!”

  “英雄救美,你还想跟我抢?”

  “这……”

  薛淳樾拍拍学诚的肩膀,慢慢走到了房门边,再朝学诚使了个手势。学诚点点头,纵身一跃,轻盈地跳出了窗户。

  薛淳樾悄然出了房门,贴着墙壁往前挪动。忽然前方几个黑影闪过,其中一人肩上还背者一位沉睡的女子,想来必是刘姑娘无疑,薛淳樾一个箭步跟了出去,却见贼人已然上了几匹快马,疾驰而去。他无暇他顾,唯有随手牵走马厩的一匹快马,追了上去。

  洛安城门早已关闭,薛淳樾却远远看见贼人居然从一耳门出去,看来早已买通城门守卫。他四下看了看,当即弃马落地,纵身跳进着这星罗棋布的水网中……

  不多时,薛淳樾就借着水道潜到了城外。他估摸着贼人出了城心态必然放松,再加上夜已深沉,应该不会走远,他一路跟着马匹的脚印,来到城外一处密林。借着月色放眼望去,林中不远就有一间茅屋,屋内隐约有光,他悄然跟了上去,正要拔出佩剑,却发现自己四肢乏力,剑柄似有千斤重。

  难道是中了贼人的蒙汗药?不对!夜宵的酒菜是店家直接从后厨上的,贼人不知道他们点了什么菜,很难在后厨便提前动手脚,除非……对,就是临睡前那晚醒酒汤!离席之时一个自称是店小二的男子曾给他们送上醒酒汤,一着不慎,还是中了计!

  薛淳樾正想着,屋内忽然传来一记耳光的声音,他连忙贴近茅屋外墙,往窗内看去。

  刘姑娘已经清醒,脸上一片红肿,他微微握住了拳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