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云起海州(1)
江城太守2020-09-11 22:593,123

  大业朝泓远十四年孟春

  年方二十的皇商继承人,海州薛府二少爷薛淳樾自东海邻邦新罗扬帆起航,重回阔别一年有余的故土海州城。

  辰时,“鼎和号”悄然驶入海州港,薛淳樾站在薛府门前,久久不愿下马。

  “吱呀”一声,府门开启,一位清丽可人的女子即将跨出府门,抬头的那一刹那,竟愣住了,“你——”

  薛淳樾也愣住了,想不到回来后见到的第一位薛家人,竟是她——薛府的大少夫人,他的长嫂,来自海州大丝绸商苏家的长女苏羽茗。

  他不再是几年前的恬静少年,东海的风浪,在他脸上刻出了几分沧桑,也添了几分成熟。银冠之下,是一张凛然俊逸的脸庞,衬着一身靛青祥云暗纹长衫,更添沉稳之气,看上去都不像一位弱冠少年。

  羽茗的满头青丝已整齐挽起,露出净白的颈项,着一身水红色底同色系繁花长裙,腰间挂着羊脂白玉,越发衬托得她肤白貌美,清丽可人。

  物是人非,再见已是使君妇,更是自己的长嫂,薛淳樾心中五味杂陈。

  苏羽茗也是呆呆地立在原地,对他凝眸不语,却渐渐湿了眼眶。

  正是江南好时节,和风拂面、落英缤纷,两人站在柳絮飞扬的和煦春光中,恰似一对如花的美眷、养眼的璧人。

  陪嫁过来的贴身丫鬟杜鹃见二人这幅呆样倒是十分担心,这院中人来人往,别人看了难免惹人非议,于是连忙找了话题打破僵局,凑近苏羽茗耳边轻声说道,“少夫人,大少爷马上就出来了,不是说好一起去吴老爷家商议出船日子的吗?”

  苏羽茗微微回过神,嘴角挤出一丝艰难地笑意,“淳、淳樾……”

  曾经无比熟悉的两个字,现在竟如此艰难?算了,还是直入正题吧……

  “你一路辛苦了,先去夫人那里请个安吧,她想你想得紧……再好好休息一下,估计今晚老爷要大摆筵席给你接风洗尘呢。”

  薛淳樾苦笑,“母亲那里自然是要去的,不过宴席就罢了,我已经书信禀明父亲,这些俗务,能免就免,今晚不过是寻常家宴,长嫂无需拘谨。吴老爷……可是城北粮商吴家?”

  苏羽茗的脸上拂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尴尬,“正是,自你离家,老爷便着汇槿跟进吴家商事,你知道的,吴家是我朝最大粮商,怠慢不得。汇槿他……他不是有意与你争权夺利的——”

  “长嫂多虑了”,薛淳樾勾唇微笑,“吴家的商事日后均由兄长做主,我不会过问,不过我刚回来,还没来得及与兄长见面,既然长嫂与他一同出门,有几句话烦请代为转告兄长。”

  “何事?”

  “吴家的粮草生意,大部分为军粮。朝廷先前因均输和平准两司不济,才把军粮的生意下放到民间粮商之手,现在均输与平准两司力量已大增,相信不日即会回收军粮置办大权,届时吴家的生意极可能一落千丈,因此无需调拨太多货船给吴家,免得资源浪费。”

  苏羽茗大惊,“如此机密的朝廷动向你如何得知?”

  其后转念一想,恍然大悟,“你与户部仍有来往?”

  “户部本来就有不少祖父的门生,我结交一二也稀松平常,再说,新罗与大业不过一海之隔,传递片言只语有何难。”

  户部……叶家……

  苏羽茗落寞的神色,简直是欲盖弥彰。

  “我之前就说过,如果你志在营建户部人脉,叶家定能为你锦上添花,你何不——”

  “我何需借叶家之力!”

  薛淳樾握拳,竟有些颤抖,为何才见面就替叶家,难道在她心里,他们的往事,当真已成过去?!

  苏羽茗没有正是他的眼神,淡然道,“叶家是我朝有名的理财世家,户部的主事、主簿、令史、吏员,多有叶家子弟。虽然自叶赐楷大人后叶家已无当权之人,但叶家再出理财大师,只是时间问题——”

  苏羽茗顿了顿,似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敬亲王和二叔都在想办法渗透户部,但都不得其法,叶家小姐……你要把握机会。”

  说完这话,苏羽茗双眼已不知不觉挂上了一层水雾,她微微侧身,不想被他发现。

  在外人眼里,苏家大小姐是能独当一面的商界女杰,怎会想到她也有柔弱万千的模样?这些柔弱之姿,恐怕只会在他面前有所展露吧……

  她难过?那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薛淳樾心头悸动,不自觉迎前两步,正想抬手为她拭泪,前方忽然响起薛汇槿低沉的嗓音——

  “羽茗,时间差不多了,和二弟的家常,不如留到今晚的家宴再叙吧。”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薛家大少爷薛汇槿阔步而来,神色阴鸷。

  苏羽茗赶紧整理了一下仪容,转身向薛汇槿走去。

  薛汇槿牵起苏羽茗的纤手,转眼便走出了庭院,对这位风尘仆仆归来的弟弟,视若无物。

  院中柳絮纷飞,清晨的庭院,仍是一片寂静。

  薛淳樾苦笑,看来出走新罗的这一年,还是有点作用的,毕竟,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如一年前那么心痛难耐了……

  薛淳樾的重新回归,让薛府的家宴再现了往日的盈盈喜气。

  自薛汇槿与苏羽茗大婚之后,薛府再也没有如此轻松自在、喜气洋洋的家宴了,薛家已出嫁的两个嫡女也携了夫婿孩子回门。薛成贵一妻两妾、三子四女,再加上几个外孙,一大家子坐了满满两大桌。

  薛成贵和薛夫人都十分高兴,尤其是薛夫人,一改往日心如止水的冷淡模样,频频推杯换盏。大小姐二小姐见胞弟回归,母亲宽心,也是十分喜悦,忙着给他布菜。两位姨娘在这样的家庭大聚会中向来谨守本分,随波逐流,也无甚悲喜可言,因此席中唯一有心结的,就是薛汇槿和苏羽茗夫妇了。

  薛汇槿虽是庶出,但却是薛家的长子,自然在主桌就坐,此时的他似乎还对日间苏羽茗与薛淳樾的院中对视心存芥蒂,脸色阴沉,敬酒也是来者不拒,不知不觉就饮了十数杯。一旁的羽茗见他这番光景,脸上悄然爬上了愁容,只是在众人面人强颜欢笑。

  她的一举一动哪里逃得过薛淳樾的法眼,见苏羽茗始终不展眉,他便主动起身,向薛汇槿敬酒,“小弟敬兄长一杯,这一年来,我因事离家,三弟又尚且年幼,家中诸多事务均由兄长操持,小弟甚为惭愧,先干为敬。”说完微一仰脖,仅余空杯。

  既然他主动敬酒,作为兄长断无推脱之理,因此薛汇槿起身回礼,说了几句场面话,也一饮而尽。

  薛成贵看着两个儿子的动作,便知道苏羽茗还是两人之间跨不过去的一道坎,不过都说“不痴不聋,不做家翁”,这些小儿女的心思,他断不能有所偏颇,否则只会越搞越遭,因此也顺着薛淳樾的话题,说了不少薛汇槿的好话,把家宴又推向另一波高潮。

  家宴持续到戌时末才结束,作为主角的薛淳樾还是十分清醒,但薛汇槿却有了几分醉意,苏羽茗搀扶着他,谢过父母便往偏院的房间走去。薛淳樾看着苏羽茗扶着薛汇槿略显吃力的身子,久久挪不开步子,直到他俩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官居从四品海州别驾的大姐夫李璟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待众人散去得七七八八后,在薛淳樾的身旁说道,“如果希望她过得好,就不要再想旧情、再提旧事,你的这位兄长,不是位容易相与之人。”

  薛汇槿自小便被马姨娘宠着,薛成贵也无可奈何,逐渐便养成了他骄纵的脾性,这些众人都看在眼里。此事无需李璟风提醒,薛淳樾也明白,他微一拧眉,向李璟风回道,“多谢姐夫提醒,淳樾自当谨守本分,不敢逾矩。”

  李璟风抿唇拍拍他的肩膀,便摇头离去。

  苏羽茗把薛汇槿扶进房中,一边吩咐杜鹃备下梳洗什物,一边为薛汇槿宽衣解带。

  薛汇槿忽然一把抓住苏羽茗的手,半觑着眼盯着她,“成婚一年了,我看你伺候夫婿的技巧倒是娴熟了不少,但是你那颗心,不知有否多长了几分乖顺?”

  苏羽茗没有直视他的双眸,淡淡说道,“我是你的妻子,自然会做好妻子的本分。”

  “是吗?那今晚……你是打算推开我,还是顺从我?”薛汇槿把她拉入怀里,微微凑近,轻轻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然后眷恋地吻着她的鼻尖、脸颊……。

  苏羽茗微闭双眼,咬唇说道,“汇槿,吴家的商事忙了一下午,你我都累了……”

  “顺从我就让你这么为难吗?!”听到她的拒绝后,薛汇槿忽然推开她,失了耐性,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已是微带怒意,“这一年来,你顺从过我几次?哪次不是冰冷无趣应付了事?现在淳樾回来了,你恐怕,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了吧!”

  她的手,被拧得生疼,但又挣脱不开,只能拧眉回道,“从你在洞房花烛之夜对我下催情药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我们会走向怎样的结局!”

  “不借助点外力你能给我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洞房花烛吗?!如果不是我早有准备,你怕是和他一起私奔去新罗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