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游大仙儿2020-08-11 15:453,225

  夜,深极。

   

  微风轻徐,烛火摇曳,把屋内的两个人影拖得老长。

   

  其中一个男子一身甲胄,三十多岁的年纪。剑眉、挺鼻、薄唇,目光如俱。此刻他跪坐案前,手扶着腰间的剑柄,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老者,一言不发,似乎心中有念,却不能言语。

   

  这老者一身华袍,黑须洒落胸前。此刻盘腿而坐,托着腮,不住的用手捋着他那些胡子。他看着面前的男子,脸上似笑非笑,极为戏虐。

   

  二人中间的案台之上,却摆着层层叠叠的竹简,上面所刻,竟然是一个一个的人物名字,每个名字后面都洋洋洒洒刻着该人的介绍:姓名、生辰、姓氏来源、所属氏族等等资料,极尽详细。

   

  过了半晌,那老者发话道:“就是这些人吗?”说罢,颔首指了指案台上这些竹简。

   

  那男子道:“然。我用了三年,方才把这些人的身世来源调查完毕,这些便是结果。”

   

  “哦?他们乃是何人你已然知晓了?”

   

  “你何故明知故问?”

   

  老者抬了抬眼皮,并未答话。

   

  男子接着道:“百年间家道中落,家族沦丧。我辈颠沛流离,客居异乡。他们……他们不光有我氏遗民后人,还有祖上家臣门人的后人、甚至还有良民百姓。不管身份如何,终究都是我宗旧日门属,我宗境内的民众!”说罢,这男子抬起头,盯着这老者。

   

  老者听他这么说,哼了一声。二人眼神交锋,他不禁被这男子犀利的眼神骇到,不由得躲开了他如电般的眸子,轻咳了一下,说道:“那你可知他们现在都身居何处?具体人数几何?”

   

  “整整五百户,共五千三百七十二人,如今就在邯郸城!”

   

  老者听到这,奇道:“啧,这都被你查到,好手段,只是……你说的对,他们如今就在我这邯郸城中,所以,就算查到你又能如何?”说罢,眼神蔑视,望着这眼前的男人。

   

  那男子收起犀利的眼神,正色道:“如今我宗族崛起,当然要还民于粟,让他们安居乐业,男耕女织,家业安康。更何况,你我之约早便定下——这是你答应我的,否则我何以来到你这邯郸城。”

   

  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方才我便问,他们乃是何人。你又怎知他们如今不乐业,不安康呢?我看,他们在邯郸城早已生活习惯了。”

   

  听到那老者这么说,这男子眼睛突然变得血红,森然道:“百年为奴,三代为娼,如此这般何以安康?若不是我氏百年孱弱,他们又何故沦落于此,做了世代的贱民。”

   

  “侄儿啊,我看你可真是多此一举了。”说罢哈哈一笑。这老者竟然是这男子的族叔。

   

  他接着说道:“那你说说吧,你要如何将这些贱民归还本宗。”

   

  那男子本性实为霸道凌厉,此刻听那老者如此说,呆了片刻,却突然拜倒,叩伏道:“还请叔父遵守绛州之约,让这些旧民迁居至晋阳。侄儿一定极尽氏族宗主所能,让我们两宗世代友好,共襄盛举。”

   

  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贤侄啊,都说你才清志广,自视甚高。怎地为了一群贱民居然如此作践自己?恐怕这是你第一次对老夫叩首吧?当真稀奇。”说罢,他从案上拿起一捆竹简,打开读了起来:“胥琳琅,胥氏后裔,次女……嗯嗯,这个好,确实是佳人难得,是洞野少有的极品。嗯……胥,我记得这个姓氏,乃是当年宣公的家臣吧?而且颇为亲密。也罢也罢,看在这么亲近的份上,老夫就多派几个家丁粗汉去和她走动走动……”

   

  洞野,乃是邯郸城内有名的风月场所,更设有野外交合之地。此处的娼妓大都是世代为奴的官娼。连自己祖上的近臣后人都如此,更别说其他良民百姓的后人了。虽然这些他早就查到,可是这老者这一番话,仍是听的男子怒火中烧。

   

  此刻他心中却知这五百户生死甚至自己的性命都在这老者手中,他低着头,仍然保持着叩首的姿势,身体却不住颤抖,双眼喷火欲裂。

   

  他强忍怒火,口中仍说道:“叔父,我们两支祖上本是同宗。百年前我氏遭逢大变,祖上将这些家人门客托付于你邯郸氏,却为何待他们于此?他们既不是奴隶,又不是战俘。何致如此?更何况,于绛州时你我已然商议笃定,你……难道要反悔不成么?”

   

  那老者摆了摆手,奇道:“我祖上的事儿与我何干?至于如今嘛……”他话锋一转,嘿嘿笑道:“我想,他们这百年经历,多半已然习惯了吧。做我邯郸氏的奴隶,总是好过做你氏的民众受苦受难的要好吧?更何况,如今你身在我邯郸城,能奈我何?我看,这宗主之位,也应该换一换了。”说完更是哈哈大笑,极尽嚣张。

   

  那男子腾地抬起头,一双如俱眸子盯着那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说,叔父是打定主意不还了?”

   

  那老者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可是转念心想,“如今他身在我邯郸城,妻子也客居驿馆。本身还是我的族侄,又能怎么样?”想到这里,这老者嘿然一笑,说道:“族侄啊,少了他们,我邯郸城岂不是少了很多烟火气么?”

   

  这老者不还,除了心中笃定这男子不敢用强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的道理。如今这男子一脉经百年变故,已然由弱到强,渐渐羽翼丰满,封邑属城一应俱全。势力也逐渐恢复,虽然和自己这邯郸一邑尚不能比,可是若是平白的多出两千多人口,那不是愈加强盛么?所以对这老者来说,这些人说什么也是不能还的。作为旁系诸侯,竞争对手还是越少越好。至于同宗同族……那已经是百年前的事儿了,现在除了姓氏一样,更没有其他瓜葛,虽然嘴里‘侄儿侄儿’的叫,可是打心底里他是看不起这个所谓的‘侄儿’的,恨不得他这一支血脉绝踪灭迹才好。

   

  而且他心里笃定,虽然这族侄年轻霸道,多有威名,可百年以来,这本是同宗的两支血脉剑拔弩张。如今他为了这些百年前的旧属民众,居然带着妻子亲自拜访。如今身在自己的邯郸城,毕竟是势单力薄,怎么也不可能有什么过异的举动,所以他才敢如此狂妄的拒绝自己这族侄。

   

  时至今日,世间伦常早已崩坏,这庞大的帝国立国兴邦初期的仁和风气早已荡然无存。便是帝王人家也往往要看诸侯眼色。君臣之纲已坏,更别提这早就势成水火的两支同宗血脉家族了。

   

  这男子按帝国旧礼,心系旧属故民,当真是有血有肉心怀百姓的好男儿,只是身处末世,他却无力回天。此刻眼前的老者,自己的旁系族叔,一字一句仿佛拨开了他裹在心脏外面的支撑着旧礼的躯壳,只剩下被业火点燃的心脏在怦然跳动……

   

  他慢慢的站起了身,伸手便将腰间佩剑拔了出来。

   

  此佩剑长一尺五寸,宽一寸,通体金漆,剑脊高耸,剑刃寒利,黄玉制成的剑格,玉雕兽首的剑首,正是一柄用来防身的短柄柱脊剑。

   

  这老者见他目漏凶光,手持利器,竟真的不顾自己身陷险境,真的打算要行凶,一下子便僵在当场,此前的嚣张气焰也一扫而空。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族侄竟然在他的城郭,在他的府邸里便敢如此行径。而且,自己还是他的族叔……虽然两支氏族已经互相不对付一百多年了,可毕竟也算是同族。

   

  此刻他面色大变,瘫坐在地上,不停的朝身后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口中不停的说道:“侄儿……贤……贤侄……简……简公,你……这……你这是要干什么?”

   

  那男子一言不发,持剑向前,步子走的极慢极深,如同地狱爬出来的猛兽一般。

   

  “孟简!你难道不怕中山公和薛公吗?”这老者大喊道。

   

  这句话,让孟简怔了一怔。那老者以为孟简惧怕,不再杀自己了,刚要起身,便看到孟简脸上突然杀气更胜,朝自己逼近过来。

   

  “我还,我把人……人都还给我,不对……还给你……”这老者此刻已经吓到头脑不清,吐字不灵了。

   

  孟简还是不搭话,他面色铁青,双眼冒火,还是一步一步的上前,已然将那老者逼到了室墙之下,退无可退了。

   

  那老者知道求他无用,此刻已经屎尿齐流,满心的恐惧。他挣扎着匍匐向前爬去,绕过孟简。一边爬还一边张口打算呼救:“快来……”

   

  第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孟简便手起剑落。这柱脊剑剑锋宽厚,剑脊高耸,多用来刺而非斩击。此刻千钧一发,压根来不及多想它的正确使用方法,这一挥一砍,好大一颗人头便就此飞起。如同扬起漫天桃花,飞瀑倒流。这一间精巧古朴的客居,顿时猩红一片,异常妖冶……

   

  孟简此刻便沐浴在血雨中。由于这剑非斩击之用,剑刃宽厚,还有高耸的剑脊,所以人头斩断处并不平整,血肉横飞。此时此刻他的脸上身上全是这老者的鲜血和碎肉。烛光扑朔,昏黄灵动的光芒在他眉目间不断的跳跃着,面目也在灯火间变得阴晴流转,红黑相间,便如同地狱里爬出的夜叉一般。

   

  此刻那老者的头颅飞在一边,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仿佛临死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族侄居然真的敢下杀手。自己居然死在同宗后辈手上,死在自己的府邸当中,恐怕他是不能瞑目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