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女缦缦。
兰李礼2020-08-10 22:423,053

  “缦缦!”

  锦屏山,仙兵营一处帐篷里,苍老的声音气急败坏地怒骂。

  “你个小混球!又来偷我的仙草!”

  “哎哟,不就几棵鬼王草嘛!”一道水芙色的身影甩开帐篷帘子窜出来,边跑边回头笑。“药君您别动这么大火气呀!当心急怒攻心又撅死过去!”

  老药君掀开帘子气喘吁吁地才追出几步,人已经一溜儿烟儿跑远了。

  “哎哟!这个小泼皮!将来谁娶了,定是家宅难安哟!”

  少女耳朵尖,跑出好远听到这两句话,还不忘还嘴。

  “我外公说了,将来谁若娶我,他就备几十车的东海奇珍至宝做嫁妆,我未来夫家瞧在珍宝的面儿上,还能对我不好嘛?!”

  娇声嬉笑着的姑娘几个纵身,就消失在苍翠的树丛中。

  隔壁营帐的两个士兵闻声出来,见人已经没了踪影,没热闹可瞧了,遂过来一左一右搀扶老药君回帐。

  “都几万年了,您还是这么喜欢和小神女拌嘴!”

  老药君捋着花白胡子,笑容满面地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方才吹胡子瞪眼的急怒样子。

  “成日里看你们这些冷硬的小仙兵,我腻歪得紧!这个丫头,有趣着呢!”

  说着,老药君又敛了笑,摇头叹息。

  “可惜哟,闹腾不了几日便要走了。”

  -

  缦缦身着水芙色鲛纱绫裙,轻如薄雾般的裙摆随着轻快的脚步翻飞,在阳光下荡着细碎的莹光。

  她手里拿着鬼王草,摇头晃脑地哼着歌往河边走,松散发髻上的缠丝金簪摇摇欲坠。

  等了许久的好友青织见了她急忙迎上来,扯着她前后查看。

  “缦缦!你没被药君打吧?!”

  “他老人家也就嘴上不饶人,其实心里可喜欢逗着我玩呢!哪会舍得打我!”

  缦缦绯红的菱唇上扬,左边嘴角一个浅浅的梨涡,格外灵动活泼。她把鬼王草往青织手里一塞,挑眉笑得贼兮兮的:“给你,快去救你的小情郎吧!”

  “什么小情郎,那是我的救命恩人。”

  青织俏脸一红,握着草药一转身匿了踪迹。

  缦缦撇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嘛?!没问题呀!”

  人走了,自然没人回应她。

  缦缦自觉无趣,抬头望见日头已西斜,哼着调子慢悠悠往家走。

  她是在锦屏山出生的,又在这里玩到四万多岁,这连绵群山里的一草一木,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了,闭着眼睛都能摸到家。

  如往日一般翻墙进后院,几步窜进厨房,穿行忙碌的厨娘们见了她眼皮都懒得掀一下。倒是掌勺的大厨娘待见她,远远地吆喝一声:“缦缦!把那头儿的盘子扔过来。”

  缦缦嘴里嚼着鸡腿,含糊应了声,取过盘子手一扬扔飞出去。远在另一端的厨娘伸手接住,扬声道谢,盛着锅里的鱼还不忘叮嘱她。

  “你可着一只鸡吃啊!可别又挨个鸡上拽腿儿!上次宴席端上去的几只鸡都没有腿,公主失了面子,险些责罚我们。”

  才吃完两只鸡腿,摸上另一只鸡的缦缦悻悻收回手。想了想后,从才吃完腿的那只鸡上扯下翅膀,还没吃呢,门口就来了个风姿翩翩的女仙。

  “小神女,公主命您速去见她。”

  唉!吃不消停了!

  缦缦扔下鸡翅,掏出帕子,仔细擦拭手指间残留的油脂。

  她娘上上个月回了娘家一趟,受几个姨娘一通蛊惑,觉得姑娘大了该仪态万千、举止淑仪,才能找个好婆家,忽然开窍了要把她调教成名门淑女。

  可是她散养了四万余年,每日在兵营里上蹿下跳,跟着仙兵们一起降妖除魔,早已经养得偏离了大家闺秀的路子。

  她娘悔不当初,日日陷入她单身终老的幻想里,时时刻刻规束着她,这不能做、那不能干......若是发现她又偷偷吃肉,又该念叨着怕她长胖嫁不出去了。

  果然,缦缦一只脚才买进门,洛尤公主嘴皮子便不停开合。

  “橘心,你是不是又在厨房找到她的?又偷偷吃肉了吧?”

  橘心笼着手站到一旁,垂眸不语。

  洛尤公主从塌上站起来,扯着女儿来来回回看,确认没有比昨日变圆润,才甩开手不满地嘟囔:“你这丫头怎么就听不进去劝呢!现在这样窈窕多好看,千万别再贪嘴了,若吃得珠圆玉润的,谁还娶你!”

  唉!

  缦缦心里默默叹息,歪着头盯着地板的纹路放空自己。

  “我的宝贝女儿呀!你爹可是四海八荒赫赫扬名的战神,你娘我是水神嫡女,将来你的夫家必定也是家世显赫,你可不能再整日游手好闲了,可要收心了......”

  她今天先是去捉了只万年河蚌精,耗费了半天功夫打斗,忙碌一通才发现内丹并不好看,白白浪费她许多精力。

  午时收到青织的消息,又去帮忙取仙草......

  缦缦眼皮开始打架时,她娘还在继续碎碎念叨着。

  “你放眼看看,哪族帝后不是举止有度,温和贤淑......即便是你嫁个普通上神,再次些嫁个仙君,那也是有头有脸的,须得淑仪端庄啊!”

  缦缦头猛地一顿,激灵一下转醒,抬腕蹭了下嘴角,努力挑着眼皮保持清醒。

  “这是你十六姨娘新寻来的才俊图谱,你来看看,可有能瞧上眼的!”

  洛尤公主抽出一张画像在桌上铺开,搂着缦缦的腰把人推过去。“这是西海水君的七公子,年纪虽然比你小了一万岁,但是胜在稳重,而且人家说了不嫌弃你年纪大。”

  “谁年纪大了?!我才三万多岁!!”这话缦缦不爱听,梗着脖子叫唤起来:“他还敢嫌弃我?!上次我去东海小住,还听表姐说起过这个七公子的八卦呢!虽说是未大婚,可是人家早就纳了十几个小妾,孩子已经生了一大堆了!谁要去给他的鱼鳖虾蟹儿子们当后娘!”

  “啊!”洛尤公主忙将画像团起来扔到地上,愤愤道:“这小十六怎么回事!也不查问清楚了,这种品行的人也举荐来。”

  扔完后又急忙堆起笑容,拉着缦缦看其他画像。

  “这个是狐族的长公子!将来是要继承帝君一位的,他原配妻子几年前仙逝了......呃,虽说是续弦,可将来好歹也是一族帝后呀!”

  “这是黎玺尊神座下首席掌事上神白戎的儿子:白间仙君。他为人风趣,不古板生硬......”洛尤照着上面的描述念完,又加上了自己的见解,“这不就是白家那臭小子嘛!幼时常跟他爹来咱们家小住的,你还记得吗?跟你也算得上青梅竹马了,而且性格总合你的心意了吧?!他爹白戎上神和你爹一样都在尊神座下做事,私下里交情又好,凭着这几层交情,将来不至于亏待了你!”

  缦缦实在忍不住了,眼一翻砸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洛尤被她额头敲击桌面的声响吓了一跳,握着画像哆哆嗦嗦伸出一只手,在女儿鼻息下探了探,确认还有气息,才松了口气。

  转头又气得跺脚!

  “橘心你看,这丫头居然又睡了!她又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一直拢着袖子垂头假寐的橘心睁眼,甩甩头驱散困意,走过来抱起缦缦往门外走,轻车熟路地将人一路送回卧房。

  -

  夜里,从兵营回来的褚幸上神听了自家娘子声泪俱下的抱怨,好言好语哄睡了后,去厨房端了一只鸡并一壶酒,来探望女儿。

  缦缦睡足了,此时正坐在雪狐绒的地毯上,赏玩她那一匣子流光溢彩的宝贝。看到褚幸上神进来,便往旁边挪挪屁股,让出点儿地毯给他。

  褚幸盘腿坐下,把托盘放在地上,扯下一只鸡腿给女儿。

  “还没吃晚饭吧?才叫厨娘烤的,还热乎着!”

  缦缦捏着鸡腿咬了一口,闭上眼睛满足地喟叹一声:“好好吃!大厨娘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褚幸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后擦着嘴角笑说:“别怪你娘,她自幼心思重,打从跟了我,才过了几万年的舒心日子。你那几个姨娘,自幼随着没名分的母亲,出嫁后又大多嫁得平庸之人,哪里见过多少世面,净操些没用的心。”

  缦缦嘴里嚼着肉,不住点头。

  她外公是上代水神嫡长子,打降生便是太子,数不尽的财富和尊崇的地位,自然令人趋之若鹜。

  水族多情,外公在做水神前便子女成群了。

  她阿娘洛尤公主虽是正宫娘娘所生,地位尊贵又深得外公欢心,但兄弟姐妹间明里暗里的勾心斗角,总是少不了的。

  阿娘仅有的几个交好庶姐妹,嫁的也都普通,眼界自然也不高。

  “我不怪阿娘,反正我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她爱张罗便随她去,权当给她找个乐子了。”

  “我的缦缦长大懂事了!等咱们回了九重天,再让你娘好好替你相看着,我褚幸的女儿不愁嫁,将来谁敢欺负你,我提枪荡平了他府邸。”

  褚幸豪气万千地一巴掌拍上女儿的背,缦缦一块鸡肉噎在嗓子里,憋得脸通红。

  她慌忙给自己倒杯酒,喝了顺下去,整个人才感觉好些了。

  褚幸收回手,嘿嘿傻乐。

  又忘记女儿是个娇娇小姑娘了,下手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