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疑点重重
蓝一岚2020-08-20 10:222,219

  林源小区自从死了两个人之后,变得人人自危,路过10栋和12栋的人都会加快脚步。也正因为如此,兴源警局的压力就变得更大了。费罗刚进电梯,就接到了莫云彬的电话。

  “师傅,我们在林源小区呢?嗯,重回现场找找线索。”

  “这几起案件发生得这么密集,看看有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是连环凶杀案。”

  “对,我们也提出了这个疑点,刚好,也在第二名死者家找到了线索。”

  “哦?什么线索?”

  “请柬。这几名死者都曾经收到了同样一对夫妻寄出的请柬。”

  “请柬??”莫云彬沉默了一下,“是什么样的请柬?”

  “黑色的,结婚纪念日派对的请柬。”费罗忙解释道,“初步看来,请柬是统一发出的,因为卡片材质、颜色以及请柬内容一致。”

  “嗯……”莫云彬又是一阵沉默,“带回队里做个比对,如果是的话,你写个申请,我批复,作为连环凶杀案,并案调查。”

  “知道了,师傅。”

  费罗挂完电话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四人走出林源小区大门,在附近找了个餐馆,坐下来吃东西。老板是四川人,此刻正用脖颈上的毛巾擦着额间的汗水,然后给四人端来了最后一道菜——水煮肉片汤。

  “几位,菜上齐勒,请慢用啊。”老板操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浓浓的四川口音扑面而来。

  “老板,看你忙得满头大汗,生意不错啊!”钱胖擅长与人搭讪。

  老板嘿嘿笑着,“没有,承蒙老顾客捧场,新顾客赏脸,小店才能勉强糊着走哦!”

  费罗不忘打探与案情相关的情况,吃个饭也不消停,标准的工作奴。“你家这儿的常客都是林源小区的吧?这儿离小区很近,近水楼台啊!”

  “关键是味道很不错,所以,小区的人都被吸引来了吧?”陈磊也来助攻,只有方睿,低头认真扒拉着米饭,挥舞着筷子,典型的吃货样子。

  老板被这几人的糖衣炮弹轰得高兴不已,连忙拉起了家常,“离小区近真的好,基本上这林源小区都知道我们家这店勒。老吴家父女俩,就特爱吃我们家的水煮肉片,经常点外卖哟!”

  几人听到了老吴家,忽然来了兴致。

  “是吗?你说的是吴有才一家吧?”费罗乘胜追击。

  “对!他女儿、儿子和他,一家三口经常光顾我这里勒!只是,最近几个月,只有老吴和他女儿来了,没见着他家儿子,那姑娘说,那小儿子像是病了。而且,来了也不怎么点水煮肉片了,老吴嫌辣。”老板说着,被厨房的声音打断,“陈宗生,龟儿子,忙求死了,你还在扯闲谈龙门阵,快点儿来传菜,仙人板板!”

  “来咯来咯!”老板尴尬地笑着,“各位慢用哈,我忙去了!”

  “四川人怕老婆,这次可见着真的了,看来传说不假。”钱胖稀溜溜喝着水煮肉片汤,然后一口喷出来,“我靠!这也太辣了吧?”

  陈磊嗤之以鼻,“本来就不能吃辣,非要逞什么能?”

  钱胖喝着冰水,还不住地往嘴里扇风,“我哪儿知道这么辣?我从小就没怎么吃辣,以为现在这岁数了,可以吃点儿了。没想到,还是不行啊。”

  “口味哪能说变就变啊。真是的!”陈磊给钱胖递过一张纸巾。

  费罗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他刚想说点什么,却被方睿打断,“吴湉家也有问题。”他一面夹菜,一面扒拉米饭到嘴里,还不忘边嚼边说话,“陈磊说得对,一个人的口味不可能说变就变的。”

  费罗打了个响指,“知我者,方睿也。”说着握住了方睿的肩头,被方睿甩开,“恶心,拿开你的蹄子!”

  适逢,费罗的电话响起,“喂?我是,哦,你好你好!我们几个都出外勤了,行,我们马上回来,你稍等一下。”接完电话,费罗催促方睿,“快吃吧,林莹莹在J队等我们。你俩去林源小区蹲点儿,重点观察吴湉一家动态。”

  方睿迅速吃完,便和费罗打了个车,回到J队,留下钱胖和陈磊继续光盘行动,期间,钱胖还是想不明白,他问陈磊,“磊子,你说,如果老吴的口味忽然就变了,这说明什么?”

  陈磊喝完碗里汤,擦了嘴,回道,“说明老吴不是从前的老吴了。”

  “啥意思啊?”钱胖更懵了。

  “别废话了,老大让蹲点,你快点儿的吧!”陈磊打开车门,九月的天气,一道中午就会闷热,他发动引擎后,打开了空调。钱胖听到车子发动了,连忙扒拉完最后几口饭,满嘴油腻地喊着陈磊,“你慌什么慌,想噎死我啊?”

  刚上车,还没出发呢,陈磊在收音机里找着电台,胖扎好安全带,抬头,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吴湉?”

  陈磊跟着抬头,只见吴湉带着一个身形瘦削的男人,来到了川菜馆。他摇下车窗,想听清他们的对话。

  “老板,两碗米饭,一个豆角茄条,芙蓉蒸蛋和一个冬瓜排骨汤,打包啊!”是吴湉的声音。

  “哟,来啦!老吴?”老板热情地去招呼二人,可是老吴见到老板上前,竟然躲到了吴湉身后,弓着背,怯生生地看着老板。

  “哦,不好意思啊,老板,我爸最近有点犯病了,老年痴呆,这里不记事儿了。”吴湉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哟!这……这个真勒是……去医院看了吗?”老板一脸同情。

  “去了去了,开了药的,谢谢老板!我们就在这儿坐着等会儿啊!”吴湉礼貌回应,见她不愿再继续拉家常,老板也很识趣地走开了。

  吴湉拉着父亲在门外的圆桌边坐下来,右手拿着纸巾给父亲擦着额头的汗水,然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玩具小车,递给父亲。没想到,父亲欣然接受,还一脸欢喜地玩起了车。

  钱胖和陈磊在车里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一声不吭。直到老板拎过来一包外卖,递给吴湉,然后吴湉下意识地牵着父亲的手,离开了店铺。

  “这……”钱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系列动作怎么会发生在一个20几岁的小姑娘和50多岁的老父亲身上。

  陈磊皱着眉头,反复查看刚才偷拍的照片,放大之后,发现吴湉牵着老父亲的手有些奇怪。“钱胖,你看这儿。”他放大了两人牵着的手,钱胖左看右看,觉得奇怪,但又说不上哪儿奇怪。

  陈磊见钱胖没有反应,于是说了句,“成年人与异性长辈之间,哪有手牵手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