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回忆之余
蓝一岚2020-08-20 10:222,286

  费罗和方睿回到警队,二队队员正围着一个人,王亮的声音最大,“没想到美女也做法医啊?你这样貌,不当明星可惜了。”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

  费罗拨开人群,见到林莹莹坐在当中,表情有些窘迫,“王亮,今天没有便衣任务?我听说城管那边抓了几个倒卖瓷器玉器的,头目给跑了,你不去追踪追踪?”

  赵霖不服气,“费队,我们二队可不是什么活儿都趴的!”谁知刚说完这一句话,就被王亮打了一记后脑勺,“你小子怎么还这么流里流气的,什么叫趴活儿?那叫执行任务!注意你的言辞!”

  方睿实在不想与这帮人周旋,于是招呼林莹莹,“走吧,我们楼上会议室说去。”然后三人上了楼。

  王亮看着林莹莹的倩影,不住地咋舌,“真是便宜方睿这小子了!”

  赵霖疑惑地说,“老大,怎么不是便宜了那姓费的呢?”

  王亮瞪了他一眼,“说你傻你就不聪明!你见过费罗拿正眼瞧过哪个女的?他啊,就顾着方睿了。”

  周富迪一脸的坏笑,“其实吧,费队和方法医还是挺配的。”

  王亮冲他踢了一脚,“滚犊子!别恶心人!”然后他表情忽然又沉静了下来,“不过啊,这方睿要是不出车祸,他俩还真是黄金搭档!可惜啊,案件没破,还弄丢尸体,连累了整个兴源刑警队!”

  赵霖冲二队的几人招了招手,示意大家靠拢,“我听说,第一具尸体根本就没死,那就是个活人。”

  王亮一惊,“你怎么知道?”

  赵霖挤眉弄眼,表达了他偷听到了一队开会的一些内容,王亮听罢,狡黠一笑,“既然没死,那我们就抓个现行,立个大功!”

  费罗和方睿将林莹莹带到会议室,方睿倒了杯热咖啡递上,费罗开口道,“林大法医,怎么有空过来啊?刘科长呢?”

  林莹莹喝了一口咖啡,“呀~你们警队的咖啡真够甜的!哦,就是刘科长派我来问问你们的尸检情况。”

  方睿赶紧去物证室拿了U盘,“真抱歉,尸检完成后,本来该把视频和报告送去市队的,结果第二天就跟着一起出外勤,所以就没顾上。谢谢刘科长关心!”

  林莹莹微笑着接过U盘,“没关系的,师父也是希望能帮上点儿忙!”

  “林法医,吃午饭了吗?”费罗说着要往外走,准备带林莹莹吃饭。

  “哎哟,你别叫我法医,我还只是个助理,叫莹莹就可以了。”林莹莹微笑着起身,“我吃过饭了,马上还得去找我的指导老师,论文的事儿真让人头疼。”她挤了挤眉毛,这让方睿晃神了,因为这个动作跟吕盈盈非常相似。

  “盈盈……”方睿没控制住,说出了口。

  林莹莹有些困惑又有些尴尬,她看着方睿,脸上渐渐泛起红色,“方老师,你……是记起我了吗?”

  费罗诧异,“你跟方睿认识?”

  林莹莹见方睿并没有接话,于是倍感尴尬,“哦,那个,是我认识方老师,可能方老师不记得我了。”她清澈的眼睛看向方睿,“三年前,我来这儿见习过,当时你带了21个人,我是其中的一个。”

  费罗有些恍然大悟,“哦,我师父,也就是莫局,就是管你要的笔记啊。”

  林莹莹点点头,“是的,就是字太难看了,别见怪啊!”

  “嗐!你那个字叫难看的话,我的字儿就是狗爬的。”费罗开玩笑说道,林莹莹咯咯笑着,眼神再次看向方睿,似乎这时,方睿才缓过神来。

  费罗用手肘拐了他一下,“干嘛呢?想什么你?莹莹是你带过最好的学生了吧?”

  方睿礼貌笑笑,“的确,非常优秀!另外,谢谢你的笔记,帮了我很多!”

  林莹莹腼腆地笑着,“哪里!那本来就是你传授给我们的东西。”可方睿似乎又陷入了回忆,林莹莹见状急忙打破尴尬,“时间也不早了,我约了我老师谈论文,这个东西我会替您们转交给我师父的。”

  费罗伸出手与林莹莹礼貌地握了握,然后故意提高了嗓门,“哦,对了,方睿想加你微信来着,方便的话,你加完再把刘科长微信推给他一下,他现在可得抓住任何学习的机会啊。”

  “没问题没问题。”林莹莹去掏手机,费罗又拐了方睿一下,方睿这才伸手去裤兜里拿手机,二人加了好友,林莹莹转身准备出门。

  “莹莹,你去哪儿?要不让方睿送送你吧。”费罗故意制造机会,因为打从林莹莹说话开始,方睿的神情就不对劲,不用说,肯定是他脑子里,有关前女友吕盈盈的记忆在作祟,因为林莹莹实在有太多与吕盈盈相像的地方,也许,这就是让方睿疗伤的最好的机遇。

  “没事儿,你们忙吧,我得去市区,斐然心理咨询室,很远的,你们别麻烦了。”林莹莹走下楼梯。

  费罗反应了几秒,这个斐然心理咨询室怎么有些耳熟?

  是赵斐然。

  吴湉曾说过,黎曼死的时候,她与同事去斐然心理咨询室谈合作。

  “莹莹,等等!我也得去斐然心理咨询室,咱们一起吧。”费罗拉着方睿,三人钻进了警车。

  “哎哎哎?那是我们二队的车!喂!”赵霖没拦住,于是跑去告诉王亮。

  谁知王亮不知道哪儿来的正义,“什么叫二队的车?那都是警队的,是国家的!你注意点儿你的用词,怪不得人家说咱们二队流氓气息重,就是你们这些人闯了‘嘴祸’!不过这费罗从不用我们的车,今儿个,估计是找到线索了,也好,省得我们一起背黑锅!”

  赵霖噘着嘴,“那咱们一会儿怎么去追踪啊?”

  王亮用下巴指了指周富迪,“富迪不是有车吗?”

  周富迪听罢连忙搪塞,“那个,老大,我那车刹车好像有点儿问题,不敢开了。”

  王亮眉毛一抬,“哦?是吗?正好,我这便衣警察啥都会,走,给你修车去。”说着走去了停车场,留下赵霖和周富迪在后面拌嘴。

  “那你没事儿说什么追踪的事儿啊?现在好了,我车又得去加油,老大是绝对不会报油费的。”

  “我哪儿知道啊。再说了,你这是为国家做贡献,光荣啊!”

  “就你思想觉悟高,有本事你也买个车,让咱警队征用征用!”

  “我哪有那闲钱啊?老婆孩子不花钱啊?所以还是你们单身狗好啊,省钱自己花!”

  “我花着了吗?都给国家补贴了!”

  ……

  警队的电话在响起,幸好二队这两人因为拌嘴,还没有走远,王亮折回来准备收拾这两人,谁知正好碰到赵霖去接电话。

  一挂电话,赵霖神色凝重,“老大,又死了一个人。”

  “谁?”

  “斐然心理咨询室,赵斐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