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死者第四
蓝一岚2020-10-13 20:071,723

  下午三点半,费罗驾车载着方睿和林莹莹来到了斐然心理咨询室,天空又开始乌云密布,就好像此刻费罗的心情。接到王亮电话的那一刻,他还以为二队又在捉弄自己,结果还没挂电话,就听到林莹莹接电话,要她赶去斐然心理咨询室。

  没有至关重要的线索,6天之内,死了四个人,列为连环凶杀案件的证据不足。有没有下一个死者,下一个死者在哪里,这些都是迷。

  费罗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斐然心理咨询室,赵斐然的办公室是在整个咨询室的正中央,四周都是玻璃门,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室内发生的情况。

  “老师……”林莹莹见到赵斐然尸体的那一刻,眼泪绷不住,漱漱往下掉,现场,刘科长已经到了,在进行初步尸检。

  从在车上接到刘科长的电话开始,林莹莹的情绪就很不稳定,这次的尸检,她无法参加了,虽然身为法医,可毕竟有血有肉有感情,对方是自己的研究生导师,相处了三年,再浅薄的感情也无法抹去失去的疼痛。

  方睿见状,主动上前,穿上制服,准备做刘科长的助手。

  “是方睿啊?”刘科长热情打招呼。

  “刘科长,林莹莹情绪不稳定,所以,这一次,由我来做您的助手。”方睿迅速套上手套。

  “赵斐然是莹莹的研究生导师,对莹莹也很是照顾,人之常情,我能理解。可是,你来做我的助手,太屈才了啊。这样吧,初步勘测已经完成,具体的尸检,你来主刀,我做辅助。”刘科长惜才,更何况,出车祸以前,方睿本来就很优秀,现在只需要稍微的提点,相信他能恢复到从前。

  “不合适,刘科长,这是那你们市队的任务,我无权加入的。”方睿连忙推脱。

  刘科长并不正面回答,他示意方睿走近了些,然后指了指赵斐然的胸口,“你来看。有了这个,案件应该就归你们兴源警局了。”

  随着刘科长手指的方向看去,方睿看到赵斐然的胸前赫然被刻上罗马数字IV,根据下刀的力度和字体的样式,初步断定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我们目前还没找到相关的证据能证明几起案件有关联。”方睿有些泄气。

  “我也了解了之前的几起案件,似乎都与心理咨询有关,是不是可以从心理咨询室的相关从业人员入手?”刘科长细心提点。

  方睿点点头,“的确,我们是往这个方向下手查找的,可是……”

  “别可是了,这几宗案件可以以连环凶杀案立案侦查了。”费罗的声音在二人背后响起,方睿转身,看着费罗手中扬着一个黑色的卡片,果然——

  诚邀赵斐然先生本周六晚莅临周年婚庆派对。

  邀请人:雷武德 丁杰曦

  刘科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与市刑警队队长耳语了一阵,然后那边的队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我一定会帮忙的!”

  方睿摘下手套,去问林莹莹拿了U盘,递给刘科长,“这是上一具尸体的尸检实录,很抱歉,这么晚才给您送来。”

  “没关系的,小伙子,好好干,我看好你。U盘我拿回去了,微信也加上了,有问题就联系我。”刘科长说着离开了现场。

  方睿继续戴上手套,进行初步尸检,虽然刘科长已经做了,但是没有告诉自己尸检的结果,所以,这是道考题也说不定。

  等他将结果一一整理出来之后,市刑警队队员送过来一张纸,上面是刘科长刚才初步尸检的结果,费罗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完全吻合。

  “行啊,你小子!跟刘科长的尸检结果出奇一致啊,看来,咱俩这黄金搭档又可以重出江湖了。”

  初步尸检结果如下——

  死者男性,年龄大约40岁左右。颈动脉被割断而导致大量出血,从而造成的失血性死亡,血液呈喷射状分布在办公桌,电脑及桌上的文件上,胸口的罗马数字有生活反应,是死前伤,死者手脚有捆绑的痕迹,所以应该死者是被凶手捆绑刻字后,割断颈动脉致死。尸斑广泛分布在下身,尸僵已至高峰,尸体脚踝出现一代蝇虫卵,角膜中度混浊,相信死亡时间已经超过12个小时。

  “费罗,这请柬你是从哪儿找到的?”方睿帮助市刑警队的同事将尸体装进裹尸袋,然后脱下工作服,只留下手套还套在手上。他接过费罗手中的请柬,看到上面已经被血液浸染,呈现一个手掌印记。

  “看样子,这是赵斐然留给我们的线索。”费罗叹了口气,“案子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等会儿我还要给我师父汇报情况,申请并案调查。”

  “所有死者都被刻上了罗马数字,所有死者都收到了来自雷武德和丁杰曦的请柬,可为什么雷武德还没等到派对就死亡,而为什么他死了,请柬上的人也没能逃过呢?”方睿这一系列的问题弄得费罗也无解,于是两人索性,走出犯罪现场,出来喘口气儿。

  有时候,人要从现场走出来,才能看到真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