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蛛丝马迹
蓝一岚2020-08-20 10:222,811

  林莹莹没有跟着师父刘科长回去市刑警队,她还坐在心理咨询室外的长椅上,眼泪已经没有再流下来,但是她呆呆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赵斐然就像是她的导师加父亲一般,林莹莹自小没了父亲,总是在父爱上有更多的渴求,所以,她对赵斐然的依赖其实比大家看到的还要深。此刻,面对着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学位,和即将远去的父爱因子,林莹莹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调整心态。

  “战胜恐惧的最佳手段,就是直面它!”方睿递过了一杯水,林莹莹一口喝完,然后看到杯子上印着斐然心理咨询室的字样,心中一紧,不由得将纸杯捏成一团。

  “我没有害怕,只是……”林莹莹试图狡辩。

  “害怕失去,也是一种恐惧。如今木已成舟,接受事实,找出真相,这才是你应该为你师父做的。”方睿继续鼓励道,“替他好好活下去。”

  林莹莹听到这句话,哽咽着说,“我从小没有爸爸,赵老师就像我爸爸一样关心着我,我研究生的学费,是他给的,他说让我挣了钱一起还给他,可是,眼看着我就要挣钱了,他却再也花不到我挣的钱了。”说到这儿,林莹莹放声大哭起来。

  方睿也不擅长安慰人,只得拍了拍她的后背,没想到,林莹莹哭得太伤心,竟靠在了方睿的肩上。费罗走过来,见状,冲方睿竖起了大拇指。方睿不得不以动听三个字回敬费罗——去你*。

  当然,是消音版的。

  良久,林莹莹才撤离方睿的肩膀,然后迅速擦干眼泪,站起来,朝方睿鞠躬,“对不起,方老师,我失态了。”

  方睿也站起来,“没关系,人之常情。你还是叫我方睿吧。”

  费罗的电话响起,“磊子,怎么了?”

  “老大,你们在哪儿,我和钱胖有发现。”

  “我们在斐然心理咨询室呢,赵斐然死了。”

  “啊?怎么又死了,每次一找到线索,就断了。”

  “嗯。你们那儿有什么发现?”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咱们会议室里说吧。”

  “行。我们这就回来。市刑警队的同事们把尸体运过来了,你们俩在警队接洽一下。”

  “好。”

  入秋了,天色暗得特别快,五点半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黑灰色,是要下雨的前兆吧。费罗方睿和林莹莹走出大厦,到地下停车场开车。

  经过一楼,方睿看到对面马路上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黑色的带帽衫,架着墨镜,正朝着马路对面看过来。

  “艾力?!”方睿大呼一声,然后朝着对面马路跑去,可是几辆飞速行进的车挡住了他的去路,再一看,对面的人已经消失了。

  “怎么了,方睿?你看到谁了?”费罗紧跟上来。

  “我好像看到艾力了。”方睿喃喃地说。

  “没有吧,是不是看错了?”费罗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可以的身影,“走吧,钱胖和磊子还在等着咱们呢?莹莹,你要回家吗?我送你。”

  “不用了,我决定,和方老师一起尸检。”林莹莹的泪水还挂在脸颊,一阵风过后已经吹干,只留下泪痕。

  方睿站在风中看着眼前的林莹莹,脸上露出了微笑。

  临近下班高峰,高架桥就已经堵成了停车场。几番折腾之下,林莹莹在车里睡着了,方睿从副驾驶看去,即使是睡梦中,林莹莹的眉头丝毫没有放松,还一直皱在一起。

  “我觉得这起案件还有一个疑点。”费罗冷不丁说了一句,扰乱了方睿的思绪,“什么?”他反问。

  费罗一面专心地超车,一面一丝不苟地推理和思考着,“我觉得案件的重大嫌疑人除了吴湉,还有一个,丁杰曦。”

  “为什么?难道因为她有双重人格,精神分裂?”方睿不解,他从来没想过去怀疑一个病人。

  “直觉。她说不知道请柬的事,但是我们却从他丈夫的外套口袋里搜出了那张艾力的请柬,这有点奇怪,除非她和丈夫之间的关系不好,如果是这样,按照这几起案件的发展,我们必须申请搜查令,看看她家里是不是还有请柬,因为请柬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死者。”

  方睿听罢点了点头,“现在我们手头的线索不多,但方向还是挺多的,那么今天你们就要将要跟的线索整理出来。”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夜色之下,各类人群行色匆匆,方睿忽然又想起来,“对了,我觉得还是要查一查艾力,说不定他也和丁杰曦、吴湉有关系,或许至少认识。”

  回到警局已经是八点半了,车停在了兴源警局的门口,林莹莹也醒了,于是跟着方睿一起去了尸检室,开始解剖。

  费罗带着钱胖陈磊在会议室开会。白板上,陈磊又添上了几条线索。费罗瞧着,有些不明白。“什么叫,父女关系特殊?”

  钱胖答,“今天我们刚钻进车,准备去林源小区蹲点儿,结果碰到吴湉带着她父亲去那家川菜馆点外卖,走的时候,吴湉是牵着父亲的手走的。”

  费罗不明白,“牵手走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磊将图片投影到大幕上,放大了吴湉与父亲牵手的样子,还有吴湉父亲摆弄玩具小车的样子。“老大,成年人哪里会这么牵着自己的异性长辈呢?我觉得不大可能。而且,这种玩具小车,都是低幼龄的孩子玩的,吴湉的父亲可是50多岁了啊。”

  “不过,吴湉跟川菜店老板说,吴有才得了阿尔茨海默症,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导致举动奇怪呢?”钱胖补充道,费罗摸了摸鼻子,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这方面我不太擅长,心理和病理方睿最熟,我们只有等等他的意见。但眼下,我们也有事情要做。第一、调取吴湉、丁杰曦以及温缇的电话通讯记录;第二、查找吴有才的病例档案;第三、如果无法确定吴湉和丁杰曦以及温缇之间的相互关系,那么只能用傻办法,查找美容院的消费和vip记录。”

  陈磊飞快地记录下了一切,然后对费罗说,“老大,刚好三条路,我们一人一条,分开进行,效率会高一点。”

  费罗点点头。

  方睿和林莹莹在尸检室里忙活着,方睿主刀,林莹莹负责录像。打开死者胸腔,发现肋骨有两根被外力折断。

  “死者生前被人虐待,左胸第三根肋骨插入肺内。”

  “要不是被一刀割了喉,赵老师也会被自己的血液呛死。”林莹莹已经调整好了情绪,说出了这些话。

  “你跟你老师这么熟,你知道他生前有跟什么人结怨吗?”方睿打开了赵斐然的胃部,一股苦杏仁味扑面而来,“氰化物?”方睿有些惊讶,“原来失血性死亡掩盖了氰化物中毒的表现。”

  “我不明白,凶手要折磨赵老师,又要放干他的血,那还有必要让他喝下氰化物吗?”林莹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凶手简直没有人性!”说着仰面逼退泪水。“我老师是个好人,真的大好人,他资助了很多学生,还有很多心理问题但家庭经济困难的病人,他都免费诊治。你说,这样的好人,能跟什么人结怨呢?”

  方睿听着,忽然又去检查了赵斐然的口腔,确定之后告诉林莹莹,“你的赵老师恐怕不是被一个人害的。”

  “为什么?”林莹莹的情绪一下子被牵动起来。

  “因为他的口腔内壁没有被捏过的充血现象,说明不是凶手强行灌入。如果是凶手在捆绑之前就让他喝下氰化物,那么他胸口上的罗马数字将会是死后伤,伤口是不会有生活反应的。”

  “那么,是两个凶手?”

  “不,你看,他的胃部有一个小孔,我刚才以为是他患有胃溃疡导致胃穿孔,结果打开胃部才发现,这是个注射孔,也就是说,氰化物是被注射进去的。”

  完成尸检关腹之后,林莹莹和方睿在洗手池那里,两人一开始都是沉默,还是林莹莹率先开口,“为什么?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给老师注射氰化物,他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个无意义的举动?”

  “也许,你的老师真的跟什么人结怨是你不知道的。也有可能……”方睿停了一下,“我在想,注射氰化物的人,是不是在给我们提示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