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死者第三
蓝一岚2020-10-13 20:071,514

  艾力眼神有些许闪躲,他飞速地瞥了一眼方睿,迟疑着没有开口。

  “我是J察。”方睿亮出了身份,然后低声说道,“雷武德的死,我们发现了与你有关的线索,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

  艾力笑了,他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酒杯,淡淡地说着,“J察同志,我做了什么了?”

  方睿见他一脸无所畏惧,心中有些退缩,本来,只不过是发现了一张印有对方名字的请柬,现在却被自己说成有关对方的线索,确实有些心虚。

  “若是真正到了对簿公堂的时候,恐怕事情就复杂了。”犹豫了一下,方睿决定展开心理攻势。

  艾力听罢,眼神又闪躲了一次,这一次,方睿确定了,艾力与这起案件绝对有瓜葛。“艾力,说说吧,你和丁杰曦雷武德夫妇是怎么认识的?”

  艾力双手撑在吧台,欲言又止,此时,刚才的适应过来催促,“艾力,你愣着干嘛?8号桌在催饭了,你通知厨房了没有?”

  艾力连声应着,然后朝后厨走去,方睿疑心,跟了上去,没想到竟看见艾力推开酒吧后厨旁边的铁门,跑了出去,方睿紧随其后。

  跑过几条街,方睿一直穷追不舍,明显身体透支,手术过后不到一年,他的身体已然不是最佳状态,百里追凶更是难上加难。渐渐地,他的速度在减慢,心跳也在慢慢到达极限。

  艾力灵巧地穿过各种小路,见着车流量小,横穿马路,方睿想也没想跟了上去,没想到差点撞上一辆车。那辆车司机不是别人,正是费罗。方睿本是上前道歉,结果一看是费罗,赶紧钻进车去,指挥他驱车追赶艾力。

  一路上,方睿像在看监控画面一样扫视着,不放过街道的任何一个角落。

  “到底怎么回事?”费罗皱着眉头,盯着后视镜里的方睿。

  “我在酒吧里遇见了雷武德请柬上的客人——艾力。他有问题!我刚问了一句话,他就跑了。”找寻了几条街都没有结果,方睿瘫倒到后排座位上,右手捂住胸口,似乎气儿还没喘匀。

  费罗看着方睿体力透支的样子,赶紧从车门处拿了一瓶水递了过去,“身体都还没恢复,就敢追凶!你真是不让人省心!我怎么像伺候我媳妇儿一样!你能不能别干这些傻事?!辞职是什么意思,锅我白替你背了呗?!”费罗一面开车一面抱怨,画面倒真有点儿像是两口子吵架。

  “我就是不想连累你,所以才——”方睿的话被费罗打断。

  “已经连累了!但甩锅就跑,这不是你方睿的风格啊!怎么一个车祸就把你弄得娘们儿兮兮的!”费罗故意刺激方睿。

  “你才娘们儿兮兮!”方睿朝着费罗的肩头挥了一拳,费罗笑了,说道,“你要不是娘们儿,就别让我操心!我答应过方阿姨,对你的事儿要上心,你别让我失信啊!”

  方睿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晚风吹过脸颊,他有些思念母亲,从小,父亲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之后,母亲就成了家的顶梁柱,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方睿,可没想到,半年前,方睿车祸出院没多久,方阿姨就罹患癌症去世了。方睿也患上了较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他总觉得全世界都在准备着要离开他,学心理学的他,为了让自己迅速恢复,于是给自己设立了一道心理防线,与其被抛弃,不如自己先选择离开。

  “明天咱们去看看方阿姨吧。”费罗看出了他的心思。

  “别去了,艾力这条线索不能跟丢了。你明天得来酒吧再会会他,我不能来了,他认识我,你千万别暴露身份。”方睿直起身来交代着一些刚才与艾力交涉的细节。

  “知道了,方队长!”费罗笑笑,“就你这操心的命,好意思辞职吗?”

  方睿脸一红,“那个辞职信……”

  费罗故作惊讶,“什么辞职信,我没看到啊!”

  方睿嘴角扯过一丝微笑,这十几年的友情没白搭。正想说上点儿什么,费罗的手机响起,“喂?是我,什么??好,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方睿惊觉费罗的语气不对。

  “黎曼死了。”费罗就近找了个掉头的路口,然后直奔警局,“我现在带你去拿你的工具,然后跟我去现场。”

  “你还相信我的现场勘测结果?”方睿不自信地问道。

  “你会好起来的,还会比之前更好!”费罗坚定地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命请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