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纸人匠
王皮鞋2020-09-22 13:562,170

  孤云城,位于南方平原富饶之地,地理位置极其优越。

  然而就在这么宁静祥和的县城里,却有百姓不断离奇失踪。

  近来数月,县城失踪人口越来越多,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百姓们烧香拜佛,然而一切怪事并没有因此停止。

  失踪人数还在逐步攀升,且大多数失踪者都是穷人,这就像是一场穷人大清洗。

  许多江湖豪杰、奇人异士暗中潜入了这座小县城,他们想要找出背后的秘密。

  灰云席卷天空,雨夜悲凉入骨。

  漆黑的县城街道上,一道道划破长空的惊雷径直坠落,吵醒了县城中的老百姓,狂风呼啸,将街道两侧的民居窗户全部吹开。

  其中一户民居屋子点起了烛火。

  帐内的妇人催促道:“孩他爹去把窗户合上,下雨了风凉,免得娃儿受凉。”

  当家的男人诶了一声,裹紧外衣朝着窗户走去,他正准备关上窗户,突然定睛一看,漆黑的街道中间出现了一位身着白色劲装的男子,他撑着油纸伞徐步走在街上,半张脸被纸伞遮挡着,但露出的半张脸俊朗不凡,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

  突然又一道惊雷落下,须臾之间的光明照亮了漆黑的街道。

  准备关窗的男人全身一个颤栗,他忍不住咽了咽喉咙,只见这短暂的光亮中,在那名撑着油纸伞的男子背后有七七八八的纸人和纸马,那些扎得栩栩如生的纸人和纸马竟然跟着那男子向前挪动着,宛如活物。

  当家男人二话没说,吓得把窗户关上,赶紧躲到了娘俩身旁,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但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翌日,县城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古怪传闻。

  ……

  张啸宗是这座孤云城的土皇帝,他手底下五千精兵,数年前群雄混战争夺土地,他与南边的李二河歇战,占据在座孤云城里也有好些年头,此人嚣张跋扈,老奸巨猾,且处处敛财,让本就深受战火摧残的百姓更加苦不堪言。

  三日前,张啸宗府邸的九姨太难产,一尸两命。

  要知道这九姨太可是张啸宗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的女人,那些大姨太到八姨太加起来也没有她一个人受宠,但话说回来,县城里的百姓都知道这九姨太是被抢来的,带着怨气来的。

  本来生孩子大好的喜事结果变成了丧事,张啸宗决定热闹热闹去去晦气,所以香烛纸钱、纸马香稞少不了。

  他还让府邸管家去丧葬铺子订做了一批纸人纸马和八抬大轿,想好好送走九姨太。

  近年来战火不断,丧葬生意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这孤云城在张啸宗的打理下,白事一条街上的丧葬铺基本关得差不多了,管家环顾一圈,这一大早整条街就一家铺子开着,老板是个络腮胡子,坐在门口娴熟地扎着竹条骨架,一看动作就知道是老手艺人。

  管家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去,嘿了一声,“我说老板,你们这白事弄堂怎么回事,全关门了?”

  “您瞧我这不是开着门么?”

  “你这儿接活吗,”管家狗眼看人低,试探着道,“大单子来不来得及做,必须一天之内赶出货来的那种。”

  “哟,那你得先说说看是什么样的大单子。”

  络腮胡子继续掰折着竹条,非常老练地摆动着骨架,看外形应该是一只纸马的骨骼框架,就算没有糊纸和彩绘,看上去一样栩栩如生,毕竟骨架才是决定灵魂的关键。

  纸人匠最看重的便是骨架做得像与不像,形神兼到,方能做出以假乱真的纸人纸马。

  而这位络腮胡子一瞧就是手法娴熟的纸人匠。

  管家伸长脖子朝店铺里瞅了一眼,纸牛纸马倒是挺齐全,金童玉女也惟妙惟肖,看样子这家老板的手艺不赖,什么都扎得出来,“东西我瞧着蛮好,就在你家订了。”

  “老字号,您放心。”

  “大致情况和你通个气,亡人是我们府邸的九姨太,所以要尽可能大排场,你看怎么个配置好呢?”

  络腮胡子不着语气地抬起眼皮,侃侃道:“八抬大轿自然不可以少,金童玉女两对,外加十匹纸马,您觉得这阵仗够不够?”

  “这种事还是你们纸人匠在行,就按老板意思来,这是定金,你看纸人纸马什么时候能送到大帅府来?”

  络腮胡子一听大帅府三个字,急忙放下手里的竹条,把银锭子塞回了管家手里,“呀!瞧我这有眼无珠,竟然没认出来您是大帅府的人,咱孤云城大伙给大帅办事,哪好意思收钱呢,平时多仰仗大帅,咱们小老百姓才能有安生日子过。”

  络腮胡子说的全是反话,整座孤云城从上到下,从行商的到种庄稼的,就没一个不恨张啸宗的。

  张啸宗就是个吸血鬼,自从霸占了孤云城,成日里搜刮民脂民膏,到处敛财,而且遇到好看的女人直接抢回去,做过不少丧尽天良的缺德事,杀的人也不在少数,要不是他手底下有上千兵力,早给人碎尸万段了。

  管家接过银锭子,顺手塞入口袋,挑了挑眉道:“老板上道儿,那你看什么时候送过来?”

  “今天日落之前,成不?”

  管家非常欣慰地拍了拍络腮胡子肩膀,随口交待了几句,便和随行的卫兵离开了,络腮胡子望着渐渐走远的管家几人,嘴角微微扬起一笑,继而把扎好的纸马骨架带进铺子里,然后把铺子门一关。

  络腮胡子一路来到二楼,随手将脸上的面具和络腮胡子揭去,刚才的中年络腮胡转眼间变成了一位正值青年的小伙子,剑眉星目,英气不凡,瞧着甚是干净清爽,他是纸人匠一脉的传承者,却极少以真面目出现在人前。

  此次出现在这座县城是有备而来,而且来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听闻失踪奇案想来找出谜底的人很多。

  小伙子望向阁楼阴影中,“咱们这样能成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既然打听到百姓失踪和大帅府有关,必须想办法混进去。”二楼阁楼有些暗,在黑暗中还坐着一名男子。

  “那之后一切按计划行事?”小伙子说着坐到了一对金童玉女中间,顿时产生了一丝恐怖的氛围,但作为纸人匠一脉,他从小就在纸人纸马堆里长大,对这些民间禁忌没有任何忌惮。

  “捞阴门纸人匠又该出现了……”

  阁楼阴影中的男子缓缓走出,他便是雨夜出现在街道上的神秘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