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灵夜迷雾
王皮鞋2020-09-21 18:482,105

  寂静的孤云城笼罩在夕阳余晖中,络腮胡子赶在日落之前将纸人纸马和八抬大轿都一并运送到了大帅府邸。

  管家看到制作精美的纸人纸马,顿时大为欣喜。

  搁平日里这些纸人器具要花不少银钱,但络腮胡子硬是一文钱也不收,足以看出这些市井小民都忌惮于张啸宗的淫威,管家自然乐得其所,这些钱全进了自己口袋。

  络腮胡子杵在门口,看着管家等人把这些纸人纸马搬进去,他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戏谑的笑。

  “游戏今晚正式开场,希望诸位的心理承受能力尽量大一点,这样才更好玩……”

  于是乎管家把八抬大轿、纸马和金童玉女往木棺前一摆,排场也全了。

  入夜,守灵的卫兵们在木棺前昏昏欲睡。

  张啸宗虽然喜欢过九姨太,但他是个薄情寡性的男人,他才不会折腾自己来给九姨太守灵,于是找了大帅府二十多名卫兵代替他守灵。

  后半夜,夜深人静,所有人最犯困的时候。

  一阵凉风吹过,两名卫兵打了个抖索清醒过来,晚饭那会儿酒喝多了,这时有些尿意,两人齐刷刷望向灵堂正上方的黑白遗像,不觉有一股寒意袭来。

  “兄弟,去放个水?”

  “一起一起,咋感觉特别阴森呢。”

  两名卫兵看上去胆子都很小,于是组了个队结伴去假山后面解决,这才刚起身,突然眼前一袭红裙飘过,速度极快,完全无法捕捉。

  这两名憋着尿的卫兵打了一个寒颤,相互对视着,“看错了吧?”

  “你也看到了吗?”

  “是红色的?飞了?”

  两人冲彼此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望向刚才看到红裙子飘过的地方。

  可是压根就没什么东西,两名卫兵长吁一声,以为纯粹是自己吓自己,二人来到了假山后面,解开裤腰带哗啦哗啦,突然背后又吹来了一阵阴嗖嗖的凉风。

  两名卫兵唰的一声回头,此时此刻他们背后站着一个女人,一袭红色长裙,披散着黑发,脸上苍白无色,然而这些都不是最吓人的,最吓人的是这个女人的长相,虽然很好看,但她竟然和死去的九姨太长得一模一样……

  啊——

  随着一声尖叫,两名卫兵中的一位直接双眼翻白吓晕在地上,另一位吓得跪地求饶,在这一声尖叫中,大帅府邸的卫兵们都被惊醒了,大家纷纷朝着假山跑来,但是除了看到那名被吓得尿裤子的卫兵,什么也没看到。

  “你俩怎么回事啊,假酒喝多了,他怎么还躺下了?”几名卫兵上来拍醒了地上的卫兵。

  “刚才你们看到了吗?那是九姨太……九姨太她回来了……”

  众人擒着眉头,都忍不住咽了咽喉咙。

  “别妖言惑众!一个个晚上都少喝点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位英姿飒爽的鹰眸青年从卫兵中走了出来,他是大帅府的副官常随安,他姐姐是张啸宗的大姨太,换句话说他是张啸宗的小舅子。

  常随安是这群卫兵头子,也是大帅府最有文化的人,年少时读过不少书,甚至还去海外求过学,能文能武,后来群雄割据天下大乱,他便跟着张啸宗打天下,见识自然比一般人广。

  “是真的,常副官你相信我。”

  “胡说什么啊,小心给大帅听到,你俩吃不了兜着走!”

  “是真……真的啊,”被吓尿的卫兵急忙解释道,“常副官,我俩亲眼所见,刚才九姨太就站在我们背后,她还冲着我们笑呢。”

  众人哈哈大笑,“你们开什么玩笑,九姨太回来看你俩撒尿?”

  “梦游了吧,傻愣子!”

  大伙纷纷取笑,没有人相信他俩说的话。

  但是那两名卫兵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因为就算一个人看错了还情有可原,可是两个人都看到了九姨太,那就没那么简单了,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张脸的的确确就是九姨太的脸。

  九姨太毕竟是大帅府最美的女人,这群卫兵哪能认不出来啊?

  不过常随安把这群人一顿训,唯物主义者怎么能相信这种事情,必须制止不良之风,于是这一晚上发生的事,一个字也没有透露出去。

  ……

  然而第二晚,守灵的时候又出事了。

  按理说一般入殓之后三日即可出殡,但是这位张啸宗敛财能力堪称一绝。

  他常年借着红白喜事骗财,这些日子每天都有不少富豪乡绅过来送礼,什么古董器具、珍珠玛瑙和名家字画应有尽有,所以张啸宗巴不得多放几天,反正又不需要他来守灵,大帅府邸的人多得是,一波一波轮着换都行。

  卫兵们坐在木棺前的蒲团上打起了瞌睡。

  一阵浅白色的迷雾缓缓从角落里游离出来,渐渐地笼罩住了整个灵堂,卫兵们的脑袋在迷雾中越发昏沉,一个个都顶不住倦意,全部倒在地上。

  一袭红衣出现在迷雾中。

  ……

  不多时,紧接着传来一阵枪声。

  等副官常随安和一众卫兵赶到灵堂的时候,迷雾已经散开了,但是卫兵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常随安探了探他们的鼻息,人都还活着,只是睡得太沉了而已。

  “常副官,有人中枪了!”

  一名卫兵指着地上一人,那人脑门上有一个子弹窟窿,由于天色太黑,差点没发现他脑袋后全部都是血液,常随安蹲在地上摸了摸死者的脖子,还是温热的,而且额头上的子弹窟窿还有一丝硝烟余热,看样子就是刚才那阵枪声。

  谁开的枪,为什么灵堂里这么安静?

  “怎么回事,这么响的枪声,为什么这些人还在睡?”常随安一脚踹向地上躺着的卫兵,但是那人睡得和死猪一样,甚至转了个身继续打呼噜睡觉。

  卫兵们按照常随安的意思,分头检查了灵堂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和物,一名卫兵凑上前来,“常副官,这里好像没有其它人,会是谁开的枪啊?”

  “你问我,我问谁?”

  “那……那……那把枪!”

  突然,其中一名卫兵支支吾吾喊起来,他伸手指着木棺之上,常随安和其余卫兵跟随视线望向了九姨太的木棺,棺材板上正竖着一把枪,枪口方向正对着地上的那名死者。

  这一瞬间,在场所有人心底发毛,该不会是九姨太开的枪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