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原来是场戏
王皮鞋2020-09-22 05:592,185

  常随安和卫兵队众人立刻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只见红衣九姨太被元神陆乘风的玄法击中,往后坠入了深渊激流,而九姨太的血鞭还缠绕着元神陆乘风,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九姨太先行往下坠落,而元神陆乘风也跟着坠入了悬崖之下。

  大雨倾盆而来,山崖上狂风肆虐,吹得人都站不稳。

  常随安伙同卫兵们跑到了悬崖尽头,除却满地被轰炸过的痕迹,还有四分五裂的纸人金童和纸人玉女,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常副官,我们快走吧,雨越下越大了,而且这里好像特别瘆人。”

  “是啊,万一九姨太从下面飞上来怎么办啊,咱们快撤退吧。”

  常随安原本还想找找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山崖之上风雨飘摇,万一发生泥石流,卫兵队将全军覆没,最重要的是常随安经历这一晚发生的事情,他心中已经萌生出了对未知事物的敬畏心,毕竟他亲眼见到了一幕幕光怪陆离的场景。

  于是,常随安率领卫兵队众人先行回大帅府。

  等常随安一伙人离开后,元神陆乘风握着琉璃细绳,踏足在崖壁岩石之上,凌空一蹬,飞跃上了悬崖顶部。

  不到五秒钟,红衣九姨太也凭借矫健身姿飞上了悬崖,原来刚才二人并没有坠入悬崖,在千钧一发之际,二人衣袖中射出倒钩卡在了悬崖上,顺势挂到了崖壁石缝中,因为雨势过大,常随安等人不敢靠近悬崖生怕坠落,所以并没有发现他们二人。

  “章闻溪你没事吧?”

  “不打紧,快去看看他们。”

  红衣九姨太摇了摇头,顺手从怀里抽出一条红绳,将垂下的头发扎成一条马尾,看客都已经走了,她也没必要继续扮鬼。

  元神陆乘风蹲在满是坑坑洼洼的地上找了一圈,地面炸得有点触目惊心,再加上雨势不小,他没找到做好标记的草皮,忍不住喊了一句:“青蛊,赫连你俩赶紧出来吧,大帅府的人走了。”

  话音刚落,两块草皮被人掀开,里面钻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刚才的纸人金童和纸人玉女。

  这世上哪有纸人变成金童玉女的仙法啊。

  一切都是障眼法,让事先躲在地坑中的男女在适当时机出现,最后又在适当时机隐退,造成驱使纸人作战的假象。

  而金童手里碧绿色的发光法器玉如意也不过是在里面装了只手电筒,透过通透的碧玉表面显出光亮而已,玉如意法器不止如此,就连惊雷旗也是糊弄人的玩意,他们将事先准备好的留声机藏在草皮底下播放雷声,而那些爆炸都是提前埋好了的炸药逐一引爆的效果,总之今晚这场戏可是费尽心血。

  巧就巧在今晚还有大风大雨,大风将硝烟味吹散,而且雨势之大,也很快将炸药留下的痕迹混入泥水当中,让常随安等人什么也觉察不了。

  “闻溪姑娘,你下手也忒狠了吧?别以为你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就不敢打你哦,”纸人玉女的扮演者叫青蛊,正是和陆乘风一起去大帅府参加招募的苗疆少女,陆乘风的头号迷妹,精通苗疆御蛊之术,“小逐云你看啊,我手腕都被鞭子打红了。”

  青蛊冲着陆逐云撒起了娇。

  元神陆乘风并不是真正的元神,他是陆乘风的双胞胎弟弟陆逐云,正是丧葬铺子接待大帅府管家的络腮胡,还是藏在大帅府给了陆乘风苦瓜味血包的梁上君子。

  江湖传言中的双子证道,大家都以为是纸语者陆乘风和纸人元神名为双子,但捞阴门人知道双子指的是兄长陆乘风和弟弟陆逐云二人。

  陆逐云鲜少出现在人前,哥哥是赫赫有名的纸语者,他称呼自己为纸人元神,哥哥的影子。

  兄弟二人长此以往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几乎没有人知道陆乘风还有一位弟弟,当然除却这几位搭档之外。

  青蛊是兄弟二人在苗疆游历认识的小伙伴,因为爱慕陆乘风,便离开苗疆常伴在兄弟二人身侧,但兄弟二人只当她是个小妹妹,其性格活泼调皮,擅长御使虫蛇,精通蛊毒,是苗疆一带最年幼的蛊师。

  而章闻溪,是陆家兄弟最近这段时间在县城里认识的。

  她是章停雪的亲妹妹,当初章停雪被张啸宗抢走的时候,章闻溪在学堂里上学,回到家里父母已被枪杀,姐姐也被臭名昭著的张啸宗抢走。

  章闻溪就此辍学,她拜入峨眉化门,峨眉武学素有“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之称,而八叶是指僧、岳、杜、赵、洪、会、字、化八大门,其中僧门最为显赫,为峨眉八大门之首,章闻溪入的是最末化门。

  章闻溪在化门学艺七载,出师之日便想去救出姐姐,可她抵达县城的时候,章停雪已经难产过世,七年的时光她终究还是没能见到姐姐最后一面,章闻溪遂决定与大帅府不死不休。

  可是她双拳难敌四手,恰巧碰到了陆乘风和陆逐云兄弟二人,陆家兄弟来此县城是为了查探百姓失踪一案,初步调查后发现与大帅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兄弟二人打算借机进入大帅府一探究竟。

  因为彼此有共同的敌人,所以陆乘风邀请章闻溪入伙和他们一起寻找百姓失踪的真相,而章闻溪可以借机报仇,最终双赢,所以悬崖上这一行四人,章闻溪和大家关系一般般,只是合作互利的合伙人。

  陆逐云拍了拍青蛊肩膀,挤了一个笑脸,“没事儿,没破皮就当活活血咯,有助于提高肌肤活性,这样才更可爱呢,还有咱们是队友,不许吵架。”

  “哼!你还说呢,”青蛊摸了摸嘴角血迹,她并没有受伤,血液是咬破血包流出来的,为的就是达到战损效果,“这次的血包怎么是苦瓜味的?”

  “赫连锋他有糖尿病,他需要多喝苦瓜汁。”陆逐云眯着眼睛,用两只食指指着刚才纸人金童的扮演者赫连锋。

  “我哪有糖尿病,等等!小少爷,糖尿病是什么病?”赫连锋满脸狐疑。

  赫连锋不算江湖中人,他是陆乘风和陆逐云的保镖。

  话说陆家兄弟二人小时候的遭遇可谓是精彩纷呈,五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从耀方城出发去探亲,路途遭遇劫匪,父母坠河不知所踪,陆家兄弟二人被劫匪绑走卖到了某大户人家为工。

  而那大户人家主人恰恰就是上一代的纸语者玉鸣山,也正是上一代的捞阴门天下共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