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传奇玉鸣山
王皮鞋2020-09-22 05:492,191

  玉鸣山家世显赫,又是捞阴门天下共主,享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

  他一身纸人匠技艺更是精妙绝伦,传闻群雄逐鹿天下割据之前,大衍王朝最后一任太后殡葬所用纸人全源于此人双手,其殡葬上的极尽奢靡,令人瞠目结舌,除却陪葬的金银财宝,还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盛大的纸人场面。

  玉鸣山仅靠双手做出了栩栩如生的带刀侍卫、丫鬟和太监,传闻大衍王朝太后殡葬那日阴风阵阵,仿佛阴兵借道,不信鬼神的人似乎也被玉鸣山双手制作的纸人吓得心惊胆颤,可见玉鸣山技艺高超。

  陆乘风和陆逐云入府的第一天,玉鸣山一眼就相中了这两位年仅五岁的孩子。

  他并没有让两个孩子做府邸长工,而是收为了入门弟子,纸语者一脉源远流长,绝不能断在玉鸣山手中,他曾经想找拥有慧根的弟子,可惜都失败了,直到遇见被送进府邸当下人的陆乘风和陆逐云兄弟二人。

  于是,陆家兄弟跟随玉鸣山学习扎纸人手艺,更重要的是学习《纸语术数》,一套世代相传不断改良的江湖奇书,融合了提线傀儡术、机关偃术、药理医术等三教九流诸多外门搬巧之术,且其中包含了许多人言观色、为人处世的通透之法,陆乘风和陆逐云年仅十六就已经掌握了玉鸣山的本事,深得玉鸣山器重。

  出师那天,玉鸣山给了陆乘风和陆逐云一个地址,告诉他们那是他们父母如今住址。

  当年玉鸣山决意收兄弟二人为弟子时,便已经将兄弟二人的家事查得一清二楚,二人来源于耀方城,全家在去探亲路上遭劫匪抢劫,父母坠河,兄弟二人这才被劫匪绑走。

  玉鸣山甚至顺藤摸瓜从劫匪着手,找到了跌入激流的陆家父母,玉鸣山暗中出资,陆家父母二人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耀方城最大的绸缎商人。

  陆乘风和陆逐云知道真相后并没有责怪玉鸣山,玉鸣山年岁已高,他想要把二人留在身边传承他的技艺,玉鸣山稍有愧意,但这陆家兄弟二人秉性正直,温柔善良,反而宽慰起了玉鸣山。

  二人感激玉鸣山所做的一切,他们暂别恩师前往老家耀方城寻找亲生父母。

  十六岁的陆乘风和陆逐云却花了一年时间才回到耀方城。

  兄弟二人因为从小学习江湖术数,耳濡目染,一踏足江湖便爱上了江湖,少年得意,结识各路豪杰。

  一年后兄弟二人回到耀方城老家。

  家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陆家成为了耀方城首屈一指的富商,家里的绸缎庄开遍了全国各地,而且陆家父母一直以为兄弟二人已经死了,又生了一个儿子,等陆乘风和陆逐云二人展示了手臂上的胎记,陆家父母这才放声痛哭。

  不过兄弟二人还是向往江湖生活。

  于是陆乘风和陆逐云在家里待了半年之后重新开始游历江湖,毕竟此时此刻的陆乘风已经是捞阴门的天下共主,他得到了纸语者信物,他想成为玉鸣山那样子拥有极高江湖辈分的奇人异士,他便立志要走遍整个江湖。

  所以看似江湖气的陆乘风和陆逐云,眉眼之间透露着一股少爷气。

  至于这赫连锋就是陆家父母特地重金聘用的保镖,全年全天候照顾两个儿子,当然给的报酬也是很可观的,一路游历江湖彼此成为了知己好友。

  陆逐云眸子里流露出一丝狡黠之色,“糖尿病你不懂哦,那是我在洋人学堂里听到的。”

  “我身体很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小少爷你别胡说八道,”赫连锋对身上那点小鞭子痕迹压根不在乎,话锋一转,“大少爷那边没事吧?”

  “我哥怎么可能有事啊?就是张啸宗有事,他都稳得住,咱们刚才配合得不错,一会我请你们吃夜宵,随便吃随便喝。”

  “你们自个儿吃吧。”章闻溪收起了鞭子,甩了一张冷脸就走了。

  青蛊也吐了吐舌头,哼哼道:“臭逐云,乘风哥哥还在和坏人斗智斗勇,你就想着吃吃吃,他倒了三辈子霉才摊上你这个弟弟吧,我也不吃!”

  “那赫连你呢?”

  “我还是回去漱漱口吧,我怕你的苦瓜有毒……”

  赫连锋扶着额头,满脸冷汗。

  小少爷陆逐云这么多年来最大的喜好就是做道具,这主要和《纸语术数》秘籍有关,当中包含了诸多此类的技艺,恰巧陆逐云学得一手精妙的纸语术数,尤其对制作血包见解独到,甚至改良了先人般的血包技术。

  陆逐云擅长制作各种口味的血包,从最开始美其名曰清热祛毒的黄连味血包,到后来甜橙味的血包、草莓味的血包、朝天椒混合口味血包、冰糖血包,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陆逐云做不出来的。

  陆逐云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苦瓜怎么会有毒?苦瓜我是现摘现榨的,鹿血也是鹿茸血,可滋补了。”

  “小少爷,我建议你下次别再用苦瓜味的血包了,太难下嘴了。”

  “苦瓜味是有特殊含义的,”陆逐云一本正经胡诌道,“赫连,咱们这次面对的是大帅府,可不是以前江湖上的小偷小盗了,咱们演戏的时候必须尽可能真实一点,所以我特地在鹿血里融入了苦瓜汁,希望你们咬破血包的时候被苦到,面部表情会变得更加扭曲,你们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吗?”

  赫连锋眉心皱在了一起,“你给大少爷咬的血包也是苦瓜味的啊?”

  “对啊,大家有福同享嘛!”

  “小少爷你就准备好被打屁股吧,唉……”

  赫连锋连连摇头,追上了章闻溪和青蛊,陆逐云从挎包里摸出了一颗血包,“难不成苦瓜和鹿血产生化学反应,然后生成了某种毒素?不对,青蛊没中毒情有可原,闻溪和赫连也没倒下啊,不可能有毒的,赫连你这是在亵渎我的创造力!”

  赫连锋和青蛊并排走着,前面是默不作声的章闻溪,赫连锋忍不住呸了一声,嘴里还有苦瓜味,“下次血包我们自己做,小少爷这个人有病。”

  “有道理,那我来做吧。”青蛊表示万分同意。

  “算了算了,你的血包估计更毒,没准里面还有蜈蚣、绿毛虫、蝎子什么的……”

  赫连锋一想到青蛊是苗疆少女,精通蛊虫之术,满脑子都是老鼠、蜥蜴、蝎子、蜈蚣、毒蛇之类的蛊毒之物,相比之下还是小少爷制作的清新苦瓜味血包更养生更好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