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神通之人
王皮鞋2020-09-23 20:422,290

  山崖之上,雨越下越大。

  陆逐云无暇研究苦瓜和鹿血之间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一边追着大伙,一边还在后面大声嚷嚷着,“咱们今晚首秀演了一场漂亮戏,去不去吃夜宵庆祝啊?我请客哦,我哥买单……”

  青蛊嫌弃得不行,一脸呵呵冷笑。

  “你这家伙!我就知道肯定要花乘风哥哥的钱。”

  “我哥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不服气你也去生一个哥哥啊!”

  青蛊恼火道:“生就生!不是……我怎么生我哥哥啊?再说乘风哥哥又不是你生的,你臭显摆什么嘛,全捞阴门属你最讨厌了。”

  陆逐云吹了一声口哨,臭烘烘地整了整发型,“怎么你还不服气?这种事羡慕不来的,我哥说了他的一切都可以给我,只要我陆大侠高兴,连我哥他……也是我的。”

  说时迟那时快,陆逐云意识到说出口可能会被误以为藐视捞阴门,于是把“连我哥他的天下共主之位”噎回去了大半句。

  “……”

  赫连锋一脸黑线,青蛊一脸震惊。

  陆逐云回头一想,这样说可能口误更严重,赶紧改正道:“我是说我哥的全部家当,他也舍得给我,没准连纸语者的身份都可以送给我哦。”

  青蛊毫不客气地数落了一句,“就你这不靠谱的样子,别丢人了,别说我和赫连哥觉得你不行,你问问人家闻溪姑娘,就你这样成天吊儿郎当的样子还能当纸语者?我都是云滇秘境第一蛊师了。”

  “咋的,看不起我陆大侠?闻溪,你觉得我能当纸语者吗?”

  章闻溪猛然回过头,但她懒得搭理陆逐云,望向青蛊道了一声歉,“青蛊,刚才误伤你手腕,不好意思,回去之后我给你上药吧?”

  青蛊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摇摇手。

  “啊……没事的没事的,闻溪姐姐,刚才是我太凶了啦。”

  “是我的错。”

  “没事没事,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们只有把戏演好了,乘风哥哥那边才能安全嘛,再说我们行走江湖不拘小节。”

  陆逐云讽笑道:“不愧是云滇秘境第一蛊师,大度!”

  “白痴,哼!”

  “别理他,我们回去上药。”

  章闻溪说着牵起青蛊一道往前走去,看得赫连锋一头雾水,这两女人前一秒还剑拔弩张,后一秒就握手言和了。

  陆逐云上前,将手搭在赫连锋肩膀上,“赫连,看样子只能咱俩吃宵夜了,不许拒绝!不然扣你薪水,难得圆满完成任务,我哥肯定同意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

  “你是五脏庙犯馋了吧?”赫连锋失声笑道,他多少也了解自家小少爷,美其名曰庆祝,本质就是贪吃。

  “嘿嘿——”

  “可是小少爷,你不能出现在人前。”

  “这我当然知道了,我从十六岁和我哥游历江湖,从来都是他在明我在暗,对于隐藏身份这种事,天底下没有人比我陆大侠更加了解了,走吧……”

  “等等,我留声机背上。”

  赫连锋下到地坑把播放雷声的留声机抱起来,追上了陆逐云。

  ……

  常随安和卫兵队的人回到大帅府,看到陆乘风和大帅正在客厅里喝茶,张啸宗一见到常随安率兵回来,激动地迎上前去,但是常随安始终拎起眉头打量着陆乘风那个人。

  张啸宗吼了他一声,常随安回过神,立刻给张啸宗行礼。

  “怎么样了,章停雪被收了吗?”

  “这怎么说呢……”

  常随安和几名心腹欲言又止,陆乘风提起茶壶,给自己的茶杯续了茶水,“常副官,不太好说么,章停雪是不是被封入悬崖之下了?”

  “……”

  大家难以置信地望向陆乘风,这位陆先生也太厉害了,千里之外发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常随安收了收心神,“大帅,可否问一件事。”

  “都什么时候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陆先生可曾离开过大帅府?”

  张啸宗狠狠怒骂:“老子都快被章停雪吓死了,要没有陆先生在这里坐镇,我还能安然无恙?从你们离开后,陆先生就一直待在我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

  “常副官在担心什么呢?”陆乘风取了一只空杯,替常随安倒了一杯水,“我看你淋得浑身湿透了,要不喝一杯热茶去去寒?”

  “陆先生客气了……”

  常随安已经彻底信服了陆乘风的能耐,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难怪世人如此忌惮纸语者,原来真的有大神通之人。

  张啸宗瞪了众人一眼,“别说废话,章停雪最后被收服了没有?”

  “大帅不必问了,结果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元神以玄法封印章停雪,但章停雪誓死反抗妄想与我元神同归于尽,于是双双坠入了激流之中,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没想到元神归位仅在须臾之间,早在她被我镇压河底的时候,我便已经元神归来,不然我又是如何知晓所发生的一切呢?”

  “是不是陆先生说的这样?”张啸宗再三询问道。

  “没错!陆先生说得全中。”

  “陆先生真乃神人也,”张啸宗一听,急忙回到了桌子旁,刚才陆乘风告诉了他结果,但他还不怎么相信,等常随安一众人都这么说,张啸宗是彻底服了陆乘风的本事,“就是不知道章停雪那边具体情况怎么样了。”

  “大帅不必担心,且看七日,七日之后倘若她无法逃出封印,必将灰飞烟灭,倘若七日之后,她逃出了镇压玄法,那恐怕煞气更甚……”

  “这如何是好?”

  一旁的管家急忙凑上前来,讨好道:“大帅,既然如此,先让陆先生在大帅府住下,不过就是七日,且看看后续变化再定夺,免得九姨太再回来啊,不然到时候陆先生游历四方离开孤云城,我们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对对对!陆先生这几日就先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钱不是问题,咳咳!”

  张啸宗捏了捏嗓子,咳了一声,管家心领神会去后堂领了五条大黄鱼递给陆乘风,陆乘风也不客气,耗费心神替大帅府镇压邪祟,倘若不收钱反而惹人怀疑,收了钱,大帅和常随安才能放心。

  “那就多谢大帅美意。”

  陆乘风将五条大黄鱼收入怀中。

  张啸宗客客气气地赔着笑脸,“应该的应该的,不知陆先生接下去有什么打算,倘若章停雪再回来,可有准备后手?”

  “此事无需担心,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陆乘风神情从容,淡淡一笑,“我捞阴门中有一门秘术尤其针对九姨太这种情况,今晚我入定之际会在县城周边选一处极阴之地,明日劳烦大帅遣我人马将九姨太的棺木送往那处极阴之地。”

  “何为极阴之地?”

  张啸宗、常副官及一众卫兵们唰唰唰竖起耳朵,认真地听陆乘风吩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