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哥最厉害
王皮鞋2020-09-23 21:112,190

  陆乘风轻佻漫笑,与众人解释道:“所谓极阴之地,通俗点讲是指阴气常年聚而不散的地方,在捞阴门等术数中,极阴之地是万物终结之处,乾为天父而气称极阳,坤为地母而气称极阴,以县城为八卦进行气运分割,寻坤位之上的极阴之地。”

  张啸宗和常副官等人被陆乘风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极阴之地,什么万物之终结,压根就听不懂,至于乾坤八卦卦象术数,这群人听完之后一个头两个大。

  当然陆乘风也是信口胡诌的,哪来这种鬼地方,骗骗他们而已。

  “敢问陆先生,这极阴之地怎么个寻法呀?”管家文化低,但他三教九流听得多。

  “极阴之地必将是终年无阳光照射之处,常年阴冷,底下泥土以黑色为准,又名为阴尸地,埋葬之人尸首不烂,捞阴门秘术便是在这极阴之地焚烧尸体,阴阳转化,让章停雪在初阳之中化为灰烬。”

  “……”

  别说张啸宗和众卫兵听懵了,就连海外留学归来的常随安也听懵了。

  反正就是一些江湖术士的禁忌,不管是极阴之地还是极阳之地,只要能驱走章停雪别来大帅府作恶,对于张啸宗来说就足够了。

  陆乘风看奸计得逞,不免扬起嘴角微微一笑,那么淡然出世。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章闻溪见她姐姐最后一面,也算是完成了章闻溪的心愿。

  倘若章停雪尸体被张啸宗拿去埋葬,势必入了张家墓地,这不是章闻溪想要看到的结果,章停雪一辈子都没有逃脱张啸宗的魔爪,最后死了至少要离他远远的。

  除此之外,章闻溪还想把姐姐的骨函带回止墨城,和她们父母埋葬在一起。

  所以陆乘风神神叨叨地念了一堆玩意,就是为了哄骗张啸宗等人,想把章停雪顺顺利利带出去。

  深夜时分,屋外暴雨慢慢变成了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陆乘风靠着卧榻并未睡着,他来大帅府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失踪百姓的下落,至于对付张啸宗并不是当务之急,必须先找到失踪百姓,今晚众人合谋演了一场精彩大戏,大帅府的卫兵们肯定难以入眠,陆乘风也不想头一晚就打草惊蛇,决计明晚再做行动。

  突然,屋后面的窗户被人打开,一道黑影身姿矫健地跃了进来。

  陆乘风看这架势就知道是自己弟弟陆逐云来了。

  由于房间里实在太黑,陆逐云一脑袋撞到了屏风上,要不是反应快抓住了摇摇欲坠的屏风,这会儿已经惊动了大帅府巡卫。

  “哎呀疼死我了,哥,你为什么不点蜡烛啊,”陆逐云揉着脑袋坐到了床上,像只大狼狗似的甩了甩头发,将雨水全部甩到了陆乘风身上,陆乘风没好气地踹了陆逐云屁股一脚,“哥你踢我干吗呢?我担心你出事特地来看看你,你还不识好人心!”

  “陆大侠,请问你给我的血包怎么是苦瓜味的?”

  “是赫连他有糖尿病!”

  “他身子骨那么硬,牛都拉不动他……”

  “人不可貌相哦,我是为了他特地配置的,不小心拿错了嘛,”陆逐云一脸赔笑,从挎包里取出一枚新血包,“这枚是冰糖味,我昨晚上刚做好的,哥你要不要尝尝看?”

  “我又不是吸血鬼……”

  “你不是要经常表演受伤桥段嘛,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陆逐云把血包塞到了他哥手心。

  陆乘风随手将血包放到枕头边,将挂在床头架上的干毛巾丢给了陆逐云,“这么大的雨还来大帅府做什么,小心淋出病来,越大越不省心。”

  陆逐云把身上的雨水随便一抹,然后掐着手指头念道:“我担心你嘛,刚才我跟赫连吃夜宵,我可担心你了,都茶不思饭不想的,才吃了蹄花、油炸饺子、麻油猪血、卤鸭架子、卤鸭头、三角豆腐、刮凉粉、炒粉炒面、牛肉馓子、糖醋藕、绿豆汁……”

  “你确定自己是茶不思饭不想?”

  “恩,不然我可以吃更多!我最喜欢吃的什锦蔬菜包子我都没吃呢,还有糖葫芦,虽然我买了,但是我太担心你了,所以吃不下给赫连吃了。”

  陆乘风擒着眉头疑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赫连有糖尿病,专门给他研制了苦瓜味血包?”

  “对啊,哪儿不对劲了?”

  “哪哪都不对劲,赫连有糖尿病,你还给他吃糖葫芦?”陆乘风拍了拍额头,和他这鬼灵精弟弟解释不清楚,话锋一转,“你小子是怎么知道糖尿病这个词的,最近没少看洋人书?”

  陆逐云拍拍胸脯,竖起大拇指道:“陆大侠我好学嘛,咱师傅给的《纸语术数》中偃术篇和傀儡术篇太复杂了,如果用我们的传统思维学以致用太费时间和精力,我把洋人那些八宝转心齿轮知识融合进来,效果事半功倍呢!”

  “好学是好事,你啊终于长大了。”

  陆逐云撅了撅嘴,咱哥俩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嘛,就是先后差了十几秒而已,怎么在你眼里我跟个小孩子似的,我早就是捞阴门中可以独当一面的陆大侠了。

  “哥,你现在已经在大帅府住下,接下去有什么安排吗?”

  “明天让闻溪去县城以北的黑水山,我会让大帅府的人把章停雪尸体运送到黑水山,届时让她和她姐姐告个别,然后把章停雪尸体焚烧掉,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陆乘风淡淡地吩咐道,“还有你让她别意气用事,这姑娘脾气火爆,千万别把咱们的事情捅出去,不然那些失踪百姓就不好找了。”

  陆逐云凑到了陆乘风身旁,压低声音道:“那要不我给她喂点迷魂药,让她睡个十天八天?”

  “陆大侠,咱们做事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好吗?”

  陆逐云嘿嘿傻笑,挠了挠脖子,“哥,那你说怎么办啊?难不成拿根绳子把她捆起来,不然我可阻止不了她,她的无常鞭法可厉害了,不愧是名门大派出来的弟子,要不是我的千里神行步法高超和寸劲拳刚猛,我就差点输给她了。”

  “你这是夸她呢,还是夸自己呢?”

  “嘿嘿,不管夸谁,反正我哥乘风大人最厉害。”

  陆逐云从小就崇拜他哥。

  明明两个人一样大,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陆乘风比陆逐云成熟很多,心思缜密,做事也稳重,所以上一任纸语者玉鸣山将捞阴门天下共主的身份纸语者给了陆乘风。

  对此,陆逐云倒一点也不羡慕或者不悦,甚至比陆乘风本人还开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纸语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