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是明目张胆的偏心
云云兮2020-08-24 12:063,082

  陈樱一个人在屋子里独自烦恼,东逸话一直萦绕在耳边,本来可以离开游戏世界是个好事,但是仔细想来,她现在的存在不过是一场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的梦,即使梦里的人给了指引,可这无缘无故的穿越还是不会受她控制。想起上次修好电脑之后她也是做了很多神经质的举动,才恍惚间回到了这里。

  想着想着便有些郁闷,于是整个人半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她的身下压着自己早些时候让荷芷找来的纸砚笔墨,画着她工作时还未完成的新的集市设计。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吹开她身后的檀窗,陈樱本欲起身去关窗,却被人一把推开了房门。她下了一跳,连忙躲到一旁去悄悄去看,才发现是那个男人低着头站在门口。

  喝醉了?陈樱壮着胆凑上前去,终于完完整整地将妘烁的面容看得完全,那精致立体的五官,那双眼尾优雅上翘的瑞凤眼,以及微微褐色的眼角泪痣,呼着酒气微启的红唇,那可都是她的得意之作。可他今儿穿的是在凤栖殿内的私服外搭着一件暗红色祥云纹的斗篷,根本不是她需要观察优化的那件新款,她轻轻地叹了叹气,心里还是有着小小的遗憾。

  妘烁突然将她揽入怀中,低着头贴近她的脸,浓浓的酒气吹在她的脸上,散出清香的青子酒的味道,陈樱皱了皱眉头,这是喝了东逸的那坛?

  “怎么,不愿意见到本君?”

  “怎么会。”他的身体压在陈樱的肩膀上,压得她一阵吃力,只得尴尬地将他扶近房间里。

  “那怎么还唉声叹气的。”他抬起手扇了扇风,比刚才清醒了许多,又瞥见了一旁桌子上放着的宣纸,饶有兴致地歪着脑袋看了起来,“你画的?”

  那幅画面上,将一条繁华的街道集市画的栩栩如生,茶馆、客栈、绸店、当铺等等应有尽有,街道的两旁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贩子,卖胭脂水粉的、卖小匕首佩剑的、还有卖包子点心和算命的等等……他们的表情虽然没有一一展现,可从大概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们各自不一样的人生。妘烁还没来得及看完下一张图,就被面前这个小丫头从手中抢走,慌里慌张地叠到一块儿,又随手塞在了某个角落里。

  “我太无聊了,就没事儿画点小人儿。”

  “花族已经到了,再等几天五界异族聚全,满月之夜百宴之后,你就不用禁锢在这神明宫内了,”妘烁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不过这段时日,还要委屈你了。”

  妘烁偶尔空闲的时候会透过长明灯来看一看各异族的状况,其他异族的来使特别是小姑娘,一个个都生性活泼的要命,不是今儿逛一逛神明宫的新鲜地界,就是明儿聚成团去看稀罕的神器。只有白露露不一样,除了必要的邀请,她最多的活动范围就是西苑这么大点的地方,有时候坐在亭阁之中听雨,有时候爬上屋顶看星星,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趴在院子里的长廊边一脸放空地待上几个时辰。其实陈樱也是不愿意一直闷在这院子里,不过是因为白露露以前树敌太多,而且一旦她接触了更多地NPC,就开始控制不住白露露原来孤冷高傲的气场,整个人也会无比的疲惫。再加上这神明宫以前她玩游戏做任务的时候角角落落都跑遍了,除了游戏本来设定的不允许玩家进入的地方还真没什么可好奇的地方。

  “你啊你,身上担着五界异族的重任,倔强地不肯让自己放松一刻,好不容易有点休息的时间还要被尊老们扣下说教,给你酿的青子酒是为了舒缓身心的,怎么就如此贪杯喝成了这副模样?”

  陈樱侧过身看了看他微醺的面容,如同“老母亲”一般轻声言语,却被妘烁字字听进了心坎儿里去。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知道白露露身体里有另一灵魂的存在,他便逐渐从好奇变得依赖,她喜欢的颜色、亲手做的吃食甚至是长发轻轻飘过的香味,都让他糟乱的心变得安定下来。

  后来陈樱也问过他为何突然对她感兴趣,在得知答案之后,她微笑不语,自己心里却有些明白:或许,这就是母爱的力量吧。他是她创作出来的人物,自然而然地有这种莫名的吸引力。

  而此时此刻,妘烁却越抱越紧,双眼迷离地看着陈樱。她咽了咽口水,如果是按照电视剧的正常套路,那接下来可能就要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可是她对妘烁只有“作者与作品”的感情,所以才会过于关注和关心。她连忙推开他起身,轻轻抚平衣裙上的褶皱,正好朝夕这时候赶来,于是陈樱赶忙指了指妘烁,推卸责任,“他自己喝多了找过来的,可不是我把他灌醉的!”

  “多谢公主照顾,君上我就带回去了。”朝夕皱了皱眉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君上在外人面前失态,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妘烁早就不把这个女人当外人了。

  “诶,朝夕!”陈樱叫住他,想来之前东逸说的话,如果要回到正轨,那白露露和朝夕之间必然会发生什么情愫之事,可如今他防她像防贼一般,这可让她头疼得很,“那个之前在华城多亏了你相救,一直都未来得及感谢你,趁我还在这,找个时间……”

  “不用了,我救你不过是顺手罢了。”

  “那个,小时候……”陈樱挠了挠头,仔细地回忆游戏设定里白露露的人设背景,如果没记错,他们俩小时候是有过瓜葛的,“你说做公主就要有公主的样子,可我好像没有完全理解你的意思,很多事情都被我搞砸了,我希望你不要和别人一样用那种防范的眼神看着我,可以吗?”

  朝夕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陈樱赶紧从袖子里拽出来一个浅绿的的手帕,在他面前扬了扬,这下朝夕才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些过往,过了千百年了,竟然眼前人就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他一时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便连忙扶着妘烁离开。

  “嗯……看表情,应该是上钩了。”陈樱侧着头朝门口的方向望了望,庆幸自己对人物表情颇有了解,再加上这些出自她们原画师笔下的人物,一颦一笑都知道他们心底里在想什么。陈樱松了一口气坐下,回归正轨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而这一切,却都被东逸看在了眼里,他收起眼前的“幻象成镜”,看了看一旁的迷魂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妘烁将酒抢走之前,他就已经下了药,又是在他意识不清的时候控制他到了西苑。先前他目睹了白露露是被雪族泠澄控制才差点伤到妘烁,可他并未将这一切全盘托出,虽然他看不到两个灵魂的白露露,但是他很明确地知道,真正的白露露不过是受阵法的压制以及反噬所以才形魂脱离,一旦她的意识强烈起来,现在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是绝对不会镇压得住的。他和妘烁都知道白露露这个人留不得,这次百宴一是为了集聚五界异族的神力来镇压祭祀台,二就是为了吸引她前来,提前铲除祸根。

  “一切,都是未知的变数啊……”

  刚感叹完世事无常,房门就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妘烁红着眼疾步走了进来,攥住他的衣领就将他提了起来,“几年未见,还敢给本君下药了?”

  “就知道你难对付,这么心甘情愿地当我的傀儡,莫不是对那小丫头动了心?”

  “本君只是不想滥杀无辜而已,倒是你,仗着几年兄弟情却越来越不守尊法。”

  “那小丫头不守的礼制多了去了,也没见你如此暴躁地攥着她的领子。”东逸撇了撇嘴,受不了这明目张胆的偏心,掰开他的手,才有了喘息的余地,又看了看门口跟过来的朝夕,掩盖不住满脸看好戏的兴奋,“那小丫头好像把我的话听进去了,看来日后您必有一劫啊。”

  “朝夕,”妘烁气不打一出来,要不是为了以后不被幻族找麻烦,他肯定抬手就打死东逸这个嘴贫的混蛋,“这几天,你离了神明宫去帮我办点事。”

  “噗……老顽固,还说你没动心?”

  东逸正想打趣他吃朝夕的醋,却被妘烁狠狠地瞪了一眼,话噎在喉咙里,难受的他赶紧转身吞了几口茶,再回过头,只见妘烁轻轻抬起手,散出一缕银光,手中渐渐多出了好几张宣纸,上面密密麻麻地画着小人儿和集市,他将这些皱皱巴巴的画甩给朝夕,轻轻地挑了挑眉毛,“你去咱们的地界找找哪座城镇是长这个模样的,去花点钱买回来,若是没有,就照着这些画重新建一个,越快越好。”

  东逸看了看妘烁,从未见他如此认真地做抛离五界异族的事,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绝情绝爱的凤栖殿似乎终于能从昏暗之中重新焕发光彩了。东逸笑了笑,默默地帮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帮他将这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留在他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