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各藏身份
云云兮2020-08-24 12:064,174

  陈樱起了个大早并在神明宫宫娥的指引一路到了凤栖殿,实际上她对这神明宫的构造早就了如指掌,甚至哪堵墙破了洞哪条小路更适合隐藏她都一清二楚,所以在面对其他异族来使对着凤栖殿外部构造赞不绝口的时候,她便双手环抱在胸前依靠在荷芷身边嘲他们没有见识。

  “我们何时可见君上尊容啊?”

  面前这位不知道是哪一叫不上名的小族的夫人挺着大肚子凑上去询问,前几天听闻同有边界小族千里迢迢来到神明宫参加百宴,其中就有一个身怀六甲的夫人,如此折腾只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降生在神明宫,若是能得神明君上的恩泽更是能光宗耀族,如今一见怕就是这位长相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夫人了。也不知道她是因为生在边界学识尚浅还是因为被夫家蛊惑迷了理智,才能不顾身体健康地来此求福泽。陈樱摇了摇头,虽然这里是游戏世界,可在那些不是被现代人创造的故事之外还是有着不可理解的封建和愚昧。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水族的白露露。”

  本来只想安安静静地站在人群外看热闹,却没想到被身后的人撞得差点摔倒在地,回过头正瞧见一个一身桃粉色的女孩子装模作样地揉着自己的胳膊,好像刚刚被撞的人是她一般。陈樱仔细敲了敲她的脸,仍想不起来她是谁,难道只是个不重要的人物?于是便悄悄问了问身边的荷芷,荷芷也一脸不清楚,只是从对面的衣着服饰猜测是花族的人。

  “花族……”

  陈樱皱了皱眉头,毕竟花族在游戏剧情中也十分重要的,可她却对面前这张脸并没有过多的熟悉,难道是实习生画的?她开始仔细回想,这个角色是否参与了这个副本剧情,才终于有了模糊的印象。

  “你是花族的小郡主?”

  “算你有见识,还认识本郡主是谁。”小郡主轻轻绕了绕额边的碎发,一脸骄傲地看向白露露,却发现她的表情里却充满了同情,“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只是想要提醒你这两天千万别在神明宫里乱跑,尤其是海棠林内的仙池,不然会有危险哦。”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真是荒谬,怪不得五界异族都看不上你,果然是晦气。”

  小郡主瞧白露露一脸阴沉却真诚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一身冷颤,连退了几步避开她,又一步三回头地小声咒骂。陈樱依旧站在原地,瞧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如果没记错,她就是那个在副本剧情中比白露露更先误入海棠林却被守林者一刀毙命的可怜NPC。

  “不过……只要我老老实实地不触发剧情,你应该也能平平安安的活着。”

  陈樱小声地嘟囔着,转身想要回到西苑却又有些犹豫,因为这些天她大概摸清了这里的规则:虽然神明宫内外还仍旧日落东升地正常运转,可只要她不踏出西苑主动推动剧情,那在她周围就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景象,吃同样的茶点、穿同一件衣服、荷芷会在早上为她梳妆时说同样一句话提醒她主动与各异族交好、西院内某个毛毛躁躁的小宫娥依旧会在每天日落的时候在她房门前摔一跤,她们的记忆和举动似乎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天,除非她踏出西苑,哪怕半步,也会看到不一样的“明天”。

  她不想就这么快回到西苑把自己禁锢在日日重复的剧情中,所以便在百花园里借着赏花的名义徘徊。可偏偏天不遂人意,就在她刚闻到一股熟悉的啤酒香时,一只脚却踏进了百花丛中的一个闪着光的圆环中,瞬间从南北两边蹦出百余名弓箭手,朝着她所在的方向就万箭齐发。这是什么情况?陈樱还没反应过来,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只自己向前迈出一步,双手在身前交叉绕环,仙法吸引园中花瓣上的露珠到了自己手边,又游刃有余地拟除了一朵莲花,双手合十,一个由水波建成的防御罩罩住了她们一行人,以柔克刚挡住了齐发的乱箭。

  这时正有一身着神明宫侍卫的男子从天而降,也没瞧见他做了什么多余的动作或者施了什么法术,在他双脚轻盈落地的那一刻数百名弓箭手似是收到了指令一般纷纷撤离,他转过身却是蒙着面,

  “抱歉惊扰到公主了,前一阵有贼党密探神明宫,所以多添了一些守卫。”

  “哦原来是这样,之前朝夕与我讲过此时,无妨。”

  此时陈樱才发现从嗓子里传出的不紧不慢的语速和声音,正是白露露原本被配的那温柔嗓音,看来她现在还没有离开剧情,如果放在现实生活中,此情此景应该就是特地给玩家制作的的剧情动画。

  “不知将军何名,为何又蒙着面容?”

  “属下名为陌影,早年间陪着君上除魔毁了容颜,怕惊扰到五界异族的客人,所以特在此期间蒙面。”

  “既是除魔英雄,脸上的伤疤便是战绩,又怎会不可见人?”

  白露露向前一步,想要摘掉陌影的面具,虽然被其拦下,但还是看到了他的那双眼睛。陈樱一惊,这双眼尾优雅上翘的瑞凤眼,这微微褐色的眼角泪痣,虽然换了眸色、藏着惊慌,但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出,就是她当年改了无数版终于定稿的那个形象。

  什么陌影,什么与君上一同除魔有毁了容的将士,你就是这神明宫的主人,这五界异族中至高无上的那个男人,这游戏创作过程中一直折磨着她的终极大boss——烁!

  正想上前一步,这空气中的啤酒香却原来越浓,更过分的是竟然还掺杂着烤肉的香气,陈樱皱了皱眉头,眼前也变得越发模糊,再恢复意识时耳边却变得吵杂,不知道是谁的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吓得她往旁边一躲,眼前逐渐清晰却看见了小桃的脸,陈樱愣了一下转头看向面前情景,似乎自己正处于整个部门聚餐局面下,她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一阵吃痛。

  “你什么情况?滴酒不碰还能喝蒙了?该不会是喝冰可乐冻着脑袋了?”

  陈樱低下头打开手机,日期和她穿越进游戏里那天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距离自己下班时间又多了过了两个小时而已,合着她在神域世界里生生死死只是转瞬一过?陈樱有些郁闷,明明烁就站在自己面前了,结果却在节骨眼上退出来了。正想着,只听见面前男同事惊呼一声,然后拿着她的电脑包站了起来,

  “这是谁的包啊,不知道被啤酒泡了多久了。”

  “好像是陈樱的!”

  同事们慌乱地站起来,只有陈樱坐在原位,一脸无奈又自嘲地看着面前的情景,不知道是哪几位酒鬼碰倒了那些啤酒瓶子,导致那个后来被她只用来登陆游戏的备用电脑显然已经开不开机了,原来她在游戏世界中闻到的啤酒香是这样来的,原来她这次回到现实也是被这些啤酒“泡”回来的。

  “没事儿,一个备用电脑而已,好在没存什么重要的设计稿。”

  她叹了口气,起身化解尴尬,以前只觉得生活不易,如今却觉得游戏也不易。正想伸手将“已阵亡”的电脑接过来,却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眼前模糊向后跌坐过去。

  一定是近来太过疲劳,所以不仅出现了幻觉,身体也终于吃不消,陈樱皱着眉头,却一直没感受到跌坐后应有的疼痛感,她有些慌张,不会是自己久坐落下了什么病根了吧,于是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腿,意识才逐渐恢复,再睁开眼,自己竟然在那个假称自己为“陌影”的侍卫怀中。

  “公主!”

  荷芷惊呼一声,连忙将她从侍卫怀中接到自己怀里,又上下检查有没有伤到哪里。瞬间穿越?陈樱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却不是之前的百花园,而是自己西苑昭华殿的内院,这里被她这些天早就改造的不似从前。

  妘烁挑了挑眉毛,看着面前这位公主在一阵眩晕之后从满眼心机变得纯洁懵懂,不由得相信近来探子汇报的“昭华殿那位情绪不定”。而且妘烁的身份不同于他人,他是神明宫的主人,是天地造物,自是能看出一些不同的东西:这个女人身体里藏着两个灵魂。

  “哦,荷芷,我这是怎么了?”

  “刚刚您说屋子里太闷想出来透透气,结果没走几步就晕眩过去,好在陌影侍卫刚好过来,不然您就摔下去了。”

  “那我一定是低血糖了……”陈樱点了点头,胡言乱语地嘟囔着,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你去命人做点甜食,我吃一点就好了。”

  “啊?可是……”

  荷芷愣了一下,自家主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小憩醒来按照习惯定是要吃上一碗红豆粥,可前几天却突然大发雷霆,不仅仅打翻了那碗红豆粥,还破口大骂她近来糊涂给她喂得都是甜食。荷芷笑了笑,她自小陪在公主身边几百年,只有在神明宫那几天才最快乐,这个眼底温柔又吵嚷着吃点甜食的公主终于又回来了。

  陈樱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侍卫还盯着自己,于是便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身姿,“陌影侍卫?你来有什么事吗?”

  倒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正好路过顺道进来瞧瞧,妘烁正在想编怎样的借口,却被一匆匆跑来的小丫头打断了思绪,

  “就是她……杀了我们家郡主的人就是她!”

  “这位公主,您怕是要跟我们走一趟了。”

  陈樱知晓这个长得像壮汉一般的侍从,他是游戏中各个角落最不固定的NPC,只要在任何非敌占区发生了玩家互殴的“命案”就都会出现他这个最刚正不阿的狱司长。此时的狱司长本想将白露露带走,结果看见了她身旁的那位看热闹的男人,虽然只是露了半张脸,但接下来他还是将虎躯一震这个成语展现的淋漓尽致,看得陈樱差点没笑出声来。妘烁依旧背着手站在原地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于是这位狱司长开始语无伦次地描述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从今儿早上花族小厮就没有瞧见自家小郡主,以为她又是贪玩去了别的地方,可到了下午也没人瞧见她的身影,花族小厮这就有些慌张,赶忙叫人出去寻,结果在海棠林的仙池旁发现了早已凉透的尸体。

  “行凶之人无比狠毒,还划烂了花族郡主的脸。”

  陈樱皱了皱眉头,按照正常的游戏剧情,这郡主的死应该是她触发了“密探海棠林”的剧情才是,可在这之前“偶遇侧妃”的任务她都没做,怎么这郡主就自己先死了,更何况,原剧情中的一刀毙命竟然变成了恶意谋杀。她向后靠了靠,贴着荷芷的耳边细语,询问近来她都去了什么地方,荷芷也纳闷地摇了摇头,近来自家公主虽然情绪上阴晴不定,但一直待在这殿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未曾出去过半步。

  反正原剧情里这郡主的死也与她无关,陈樱挑了挑眉,毫无畏惧地站出来,“我甚至连你们家郡主叫什么都不知道,何故去取她性命。”

  “还不是之前我们家郡主冲撞了你,你怀恨在心……还,还威胁我们不要去海棠林一带。”

  “谁人不知海棠林守卫森严,各个异族不可入内,我只不过是善意提醒。再说了既然我说的话在你们的意识里已经算是威胁了,你们家郡主是傻吗还往那边去?”陈樱瞧见凑到月门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瞥了一眼身旁的妘烁,“要不狱司长就将我带走吧,听闻神明宫有一明镜,可以照出所照之人的过往和来生,到时候也给我照一照,还我清白。最好这小丫头也一同带走,看看她到底有多忠心。”

  “这……”

  狱司长抬眼看了一眼白露露身后的那个人,第一次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这神明宫的“月彤镜”就挂在君上的寝宫中,是他这等身份的人绝对碰不到的神器;可若是不用这镜子照一照,一个要死不放、一个矢口否认,估计一时半会都查不出个所以然。妘烁白了他一眼,背在身后的手环抱在胸前,隐晦地摆了摆手,叫狱司长赶紧带人走。陈樱不用回头都猜出了个大概,忍着笑抬起微微攥拳的双手,示意是否带上刑铐,

  “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