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本君觉得自己好像是病了
云云兮2020-08-24 12:064,083

  最开始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还是在五界之内各异族宫宇之外的灵社,除了那些半透明的、忙于做任务的各个玩家,所见之景,所听之言,都是游戏设定好的模样。陈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是有些不适应的,或许是平时休闲时间看了太多的穿越小说和影视剧,又或许是自己内心曾也做过小小的幻想,所以时间长了便也接受这一设定。

  她也曾提着那把装备栏里因为刷怪导致刀刃有些钝了的刀在非敌占区砍伤了一个玩家,没有什么理由,纯粹是觉得好玩便随便在仇人栏里选了一个最近的。虽然两人交手势均力敌,但凭借着陈樱背后偷袭的一刀,很快就占了上风,结果对方被打落的装备还没捡,就瞧见了那阴着一张脸的狱司长。

  神明宫的牢狱一直是待开发待设计的一个板块,在玩家面前也只是以动画形式出现过而已,而如今陈樱以白露露的身份就坐在这里,十分无聊的望向墙上最高处开的那个小窗户。

  “以前纯粹就是把不遵守规则的玩家统一关在四面高墙围起来的地方,没想到这里还真有这像模像样的真牢房。”

  牢狱的走廊叮里咣当地响,那些被关起来的死囚也都像是突然活过来了奔向牢房门伸出手祈求,小狱司走到她的牢房外,向里面推进了一碗红豆粥,

  “吃饭了!”

  陈樱回过头,瞧见那与以往青稞萝卜不同的吃食愣了一下,抬眼看了看那小狱司,后者却别过头,没好气地嘟囔着“异族公主就是尊贵”,这她才确定是荷芷在外面贿赂了某某。连忙凑上前去,拿起勺子在碗里搅和着。

  “嗯?不是应该藏些什么防身的或者逃狱的小刀什么的,再不济也应该有张传信的纸条啊,怎么就是一碗纯红豆粥。”陈樱瘫坐在地上,也不管这没有铺上草垫的牢房地面更有多凉,“荷芷也算是忠心耿耿,可惜就是脑子不好使。”

  她小声嘟囔着,噘着嘴十分不开心地吃着红豆粥,又因为荷芷做的这碗粥终于放了些许的牛奶,惊喜地又开心起来,这一幕幕都被凤栖殿里的那位主儿用探水镜看的一清二楚,他笑了笑,随手拿起一旁已经见了底的酒壶,却毫不在意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

  “是个有意思的人儿。”

  “君上,”朝夕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将空酒壶接过来换上新的,“本以为君上近来好雅致,可大部分的时间却都是一直看着这位白露露公主。”

  “你在指责我?”

  “属下不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五界异族本君都看腻了,好不容易有点新鲜的……”

  妘烁笑了笑,或许此时只有他才能看得出来白露露的体内活着两个灵魂,他对此事甚是好奇,不仅仅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想知道这个有趣的灵魂究竟还能给他多少惊喜。他侧过头看了看一旁的朝夕,突然想到先前这位“白露露”竟然提到了自己的月彤镜,便问了问是否应该按照她所言一探究竟?

  “月彤镜乃是凤栖殿的神器,怎么能为了异族的一点小官司就随便搬出来。再说了,那花族的小郡主为人嚣张跋扈,误入海棠林禁地被处决也算是死有余辜,至于水族公主,就关她几天,也好仔细看看她是否如别人所说有双重面孔。”

  “可就算误入海棠林也不至于被人划花了脸……”妘烁挑了挑眉毛,“反正那月彤镜不拿出来用不过就是破镜子一块,我神明宫那么多神器也不差它一个,朝夕,你去安排一下,把白露露带过来。”

  “这……”朝夕无语,知道自家这位君上也是个任性的小孩脾气,“属下遵命。”

  星河璀璨,灯火通明,陈樱被朝夕从牢狱中接出来时正在小憩,虽然被用丝绸蒙上了双眼,但一路被牵引着,她还是能大概猜到被领去了什么地方,尤其是凤栖殿里那点着的檀香,更是让她确定了位置。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是十分激动,若是能趁此瞧见正常装扮的妘烁,那她就算死也是值得了,到时候回到现实世界,将自己的帐号销毁再也不自己碰这款游戏,新的人生就即将开始了。

  想着想着她有些分心,丝毫没将身旁朝夕嘱咐的话听进去,抬脚就绊上了高高的内门槛,整个人惊呼一声朝下摔去。不知道是谁扶着她也跟着一同摔下去,只感觉到身下垫着的人身上热热的,他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一只手绕到她脑后抓着她的头发就将她提了起来。

  “哎哎哎,你谁啊,别拽我头发啊!”

  那人连忙松手,陈樱只感觉整个人又重重地摔在了身下人的胸膛。朝夕愣在一旁,双手僵硬在空中,刚刚身边这位公主直接摔倒下去,自己反应已经够快的了,可没想到自家君上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直接做了“人肉垫子”,他咽了一口唾沫,满心想的都是“完了,完了,完了”。妘烁松开那女人的头发,摆了摆手示意朝夕离开,朝夕却不敢出声,夸张地用口型提醒君上注意自己的身份地位想要扶他起来,可后者却嫌他啰嗦,伸出两个手指并拢,指尖上方“噌——”地窜出一颗青色的小火苗,惊得朝夕规规矩矩地作揖,一脸假笑地退了出去。

  “我说你一个公主走路就不能稳一点吗,还是说鞋子不跟脚才总是摔跤?”

  “嗯?是你呀?”

  陈樱支起自己的小脑瓜,伸手扯掉眼前蒙着的丝绸,正瞧见妘烁那双妖邪的眼睛出现在面前,她撑起身子侧坐在一旁的垫子上,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人,又伸出手摸了摸他的侍卫服,与刚刚丝滑的面料完全不一样,心里也大概明白了这几秒内这个男人慌张地做了什么。

  “我怎么总是能遇见你呢,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分?”

  你是我笔下的作品,若是按照关系推算,你应该叫我一声“妈妈”才对,想到这里她又对面纱后的那张漂亮的脸起了兴趣,不由得心花怒放抬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妘烁被这个人女人放肆的举动惊得一愣,从他降世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不合规矩的与他勾肩搭背,奈何现在是假装为侍卫的身份,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伸手将她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

  “君上听了上次你所说的建议,觉得可行,便命我与朝夕将你带过来一照究竟。”

  我信你个鬼!陈樱白了他一眼,就这么点小事只需要他妘烁微微动动手指施点小法术就可以还原现场,哪还用得上大费周章地请出一个照前世今生的神器。她撑地起身,掸了掸裙摆上的灰尘,“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们水族本有术法,可以水为镜还原现场。”

  “既然如此你为何那日不为自己证明清白。”

  “这不是剧情需要吗……”她倒是想说,可偏偏那日说出来的话句句不从心。

  “什么?”

  陈樱侧过身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嘴,怪自己这脱口而出的坏毛病,正想转过身看看这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结果一阵寒风袭来,接着就听见一声狼啼。这一叫声距离自己极近,陈樱瞬间瞳孔放大,低下头瞧了瞧自己的脚下,发现自己并没有没触发什么剧情,于是慌里慌张地躲在了妘烁背后,双手不安地攥着他的胳膊。

  “什……什么情况,神明宫还养狼?”

  养狐狸她倒是能理解,养狼是什么癖好,再说了她也不记得有什么剧情是在这里遇见什么伤人的神兽啊,难道又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什么游戏设定?如果是这样,那她下次穿回现实世界定要去看看是哪个编写剧情的员工的脑袋抽筋了。妘烁却在原地一动不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孩子一脸惊恐,于是暗自施法,将外面那匹狼变进了殿内。

  “啊——”

  那匹狼瞬间到了陈樱的身后,它一身雪白呲着牙缓缓朝着陈樱走去,寒气逼来,那女孩子转过头差点没吓昏过去,双手摇了摇妘烁的胳膊,见他没有反应,才明白这一切早就是他安排好的。于是咬紧腮帮子,硬着头皮伸出双手照着以前她瞧着白露露施法的模样比划,可她并无灵性只能一边努力一边朝后退,偶尔碰巧能划出半段水波纹,可在空中也维持不住什么形态瞬间摔落地面,溅起一地水花。

  “你你你,你帮帮我。”

  “早年间听闻公主还为幼童之时就曾在雪族猎杀恶狼,如今不过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神兽,相信公主一人之力就可制服于它。”

  “你是不是瞎了,看不到本公主法术不稳定?”

  “那属下真是没什么办法了。”说着妘烁假意离开,退到一边看热闹。

  “你个混蛋!”

  陈樱又慌张地便退便躲,顺手摸到什么就砸过去,跑到殿门旁却发现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更是施了仙法踹都踹不开,那匹雪狼似乎也觉得逗她有趣,根本无进攻之意而是一步步地向前逼她到角落里。她急得都快哭了,双手仍努力在空中尝试,不停地默念“你就是白露露,白露露就是你”地给自己洗脑,不经意幻出一朵水莲抬手就朝着雪狼甩了过去,可没想到这一举动虽然没伤到对方分毫却激起了它的兽性,只听见从它鼻子里闷哼一声,恶狠狠地盯着她倒退几步,一眨眼的功夫就冲了上来,吓得陈樱连大声喊叫的机会都没有,闭上眼睛等待自己被咬死。可没想到她抬起双手抵挡之时,却从面前那一滩水中瞬间升起一大块弧形冰柱,直接将她环绕在角落里护住,挡的那雪狼一头撞上发出一声闷响。

  陈樱睁开眼瞧见面前这一幕也被惊住,死里逃生下的惊魂稳定导致她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那雪狼极有灵性从地上爬起摇了摇头,朝着她就是一声怒吼,震得她捂住耳朵缩在了角落里。这一幕幕妘烁也看的仔细,便直步向前,从后直接掐住雪狼的脖颈将它提起,不给它任何反攻的机会,施法打开一旁的窗户顺手就扔了出去,交给外面守着的朝夕处理。

  接着他挥了挥左臂,融掉了白露露面前的这一大块冰,却发现里面那个女孩子已经双眼泪花。他心头一紧,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有些过分,便蹲在他身边握住她的胳膊,施法压下了那串正发着红光的手链。

  “没事了……”

  陈樱倒吸了一口气,完全不能消化刚刚发生的一切,抬起头就在妘烁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只听得他闷哼一声,却没有一掌把她打开。朝夕也是这个时候假装赶忙跑进来,瞧见白露露咬着君上不撒口,慌乱地上前将二人分开,这才瞧见妘烁的胳膊上留下了深深地一道血牙印。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何必在这放狼侮辱我!我好歹也是异族公主,若是伤了分毫,看你怎么跟水族交代!”

  妘烁紧皱着眉头,面纱之下的薄唇微启,想说的话却如鲠在喉,他只不过想弄清楚白露露体内多出来的灵魂是否与她当年闯入雪族灵山有关,可如今一见或许是哪个运气好一点的小姑娘附在了她的身上罢了。他在神明宫数百年,面对此事一直是冷酷无情,秉持着“宁可错杀一千”的原则,可不止为何这个小姑娘的出现却扰乱了他的心神,即使她咬伤了自己也不会生气,甚至还想伸出手拂去她嘴角的血迹。

  “抱歉……”

  这两个字一出,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愣了一下,甚至连陈樱都开始怀疑这个不符合人设的男人是不是真得只是一个与妘烁长了同一双眼睛的侍卫,她眨了眨眼睛,将他伸过来的手推开,起身朝着外面跑去。

  妘烁也如卸下了重任叹了口气,外面那匹雪狼不知何时化作了一只团子一般的小兽,晃着屁股朝着跑来,他伸出手温柔地将它抱在怀里,笑了笑缓解自己的荒唐,“朝夕啊,去找药司,本君觉得自己啊,好像是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