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一探海棠林
云云兮2020-08-24 12:063,227

  “我让你顺其自然,不是叫你到处惹事的!”东逸似乎知晓事情稍过晚了些,陈樱都准备歇下了,他才气呼呼地跑过来,直接将她从寝房内拎出来一顿说教,“花族的女人自小都是喝露水长大的,那有的为了永葆青春可以连命都不要,你可倒好,一下子把人家驻了几百万年的美貌瞬间就吸干了。”

  “奇了怪了,这整个神明宫那么多人,偏园的仙娥小厮就几百号,他们都没来指认是我干的,花族都没人言语你一个幻族的跑过来叨叨个什么劲?”

  陈樱坐在前殿端起茶杯,慢慢地用杯盖刮了刮上面的浮沫,又挑了挑眉毛,不知道是这杯茶泡的有问题,还是她照着电视剧里的葫芦没画好瓢,于是撇了撇嘴,又一本正经地放回了原处。东逸听了她的一番狡辩,一时语塞愣在原地,以前一直以为这丫头只是生性活泼才招妘烁注意,原来这俩人都是一类人,耍无赖时的神情都一模一样。

  “以吸他人颜灵以唤自己容颜虽然现在是禁术,但好歹曾经也是你们水族女子的引以为傲的技能,这必然会怀疑到你的头上。你现在连是谁都难以探究,若是花族或是哪个尊老真追究起来,把你拷在祭祀台上百针穿骨看你受的受不了!”

  “那你让妘烁赶紧来把我抓了去。”

  陈樱伸出双攥着拳头的双手,一脸无所畏惧,这让东逸气不打一处来,快速地扇着扇子坐在一旁给自降火,“你就是算准了妘烁这时候不在神明宫所以才跑去惹事的吧!”

  “明明是你算准了吧!”陈樱因为白露露施法耗神耗得困得要死,实在没闲心听他叨叨,一只手落下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面,疼痛瞬间蔓延开来,可她却仍忍着保持淡定,将手镯扯下来就朝他扔了过去,“我被人从神台上面推下去,朝夕、荷芷甚至羽族人他们都是惊慌失措的,唯独你站在原地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虽然白姬误认为我这镯子也是枷锁,可也不能就那么巧一个刚被咒法控制的巨灵兽突然焕发灵性了,你是当我傻呢啊!”

  “啧,我这不是帮你呢嘛,若不是你一举收服白姬,别人怎么会开始巴结你,水族又怎么会有动静要来这边为你助阵呢?”

  “你少扯!明明是添乱!”陈樱提升了一个语调,这幻族人若是修行到了一定境界是可以拿来当月彤镜使的,她如今幻族除了那几个走火入魔的,估计修行最深的就是面前这位了,“再说了,白姬本是温顺的灵兽,那日怎么就突然撒欢地往外跑,说让我顺应天命的是你,结果违背天命的还是你,你到底想要干嘛?”

  “你这话说的,你有你的天命要顺应,我也有我的啊,只不过我们俩重推了一下,我自然是要以幻族利益为重了。不过有一点我可得澄清,那白姬突然撒欢把你引导偏园可不是我的主意,这年头谁摊上花族谁倒霉,我可不想像妘烁那样惹麻烦。”

  陈樱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他,甚至想给他颁发一个演技大赏的奖杯。可转念一想,在神台所见确实东逸设置给众人的一个幻象罢了,但在偏园,她是实实在在地如同以往触发剧情了一般不能左右自己得思维和动作,她就如同一个玩家观看剧情动画一般作为旁观者注视着白露露的一举一动,感受着她阴邪的情绪以及惩治盼夕之后的快感。甚至,她伸出另一只手,上面还留着与盼夕交战时冰刃碎开划伤的伤疤,疼痛感告诉她一切都不是幻觉。她看了看东逸,后者正坐在面前一脸纳闷地侧头盯着门口昏昏欲睡的白姬,看来他也想不明白出了什么差错。

  “我要去海棠林。”陈樱脱口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人同时的惊讶,可她想了想,若是真的有剧情牵制着她,那她接下来也不得不去一趟了,“不过可能会出事,或许还会有无辜的人死在里面。”

  她先前曾在夜里偷偷去过海棠林,找到了触发剧情的地方,但是由于时间的拖延已经和剧情对应不上,所以她还没有来得及进去,仅仅只是象征性地在海棠林外做了迷晕守卫的动作,剧情任务就结束了。现在仔细想来,那几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可以用bug这一个词来解释,这游戏世界里的bug修好了,她就自然要重新再过一次任务了。可就算修复了bug,花族小郡主也并没有死而复生,所以她害怕,会有另外一个人在盼夕的算计下跟她一起进入海棠林,为她挡下那一刀。

  “海棠林是你说想进就能进的吗?”

  “试试不就知道,更何况我背后不还有你堂堂幻族长君子的帮助嘛~”

  陈颖笑了笑,朝窗外和门外望了望,又看了看东逸示意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天机不可泄露,东逸十分无奈地抬手摇了摇手指,就见整个屋子被围绕上一层雾光,虽然这是旁人肉眼不可见的结界,可是对于她这种游戏玩家而言却明显又笨重。接着只见她伸出右手,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的掌心,希望自己可以如同先前白露露那样幻出自己的东西,可是一时半会都没有反应,看起来像是傻子一般。她尴尬地眨了眨眼睛,说实话她进来一直没有搞清楚在白露露体内如何召唤出自己装备栏的物品,然后她看向东逸投去求助的目光。楚楚可怜的模样配上白露露的脸看得东逸浑身一毛,叹了口气,拿起扇子朝她的手心一指,瞬间幻化出一颗泛着月光的珠宝,吓得东逸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你不要命了!”虽然以前没见过这东西,可瞧着形态可像极了月彤镜上面嵌着的月明珠,他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试图掩盖那耀眼的光,压低了声音,却掩盖不住喉咙里发出的慌张,“你什么时候去偷的!”

  “就……从偏园出来的时候,侧妃娘娘与白露露将进海棠林这东西必不可少,所以我就直接去了……正好妘烁和朝夕进来都不在……再加上……”再加上那时候她着实还在游戏副本之中,一路也不用担惊受怕,死了也能原地复活,本来还理直气壮地,但越说越没底气,突然意识到她现在不在剧情内估计是灭族的死罪啊!

  “披着白露露的皮,胆子却也跟她一般野!”东逸直觉得头晕按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抬起头伸手抓住转身要去休息的这丫头的后衣领就往外走,“那就今晚速战速决,然后赶紧还回去。”

  陈樱从来没这么直观地感受到瞬移,就被东逸直接绕过神明宫守卫拽到了海棠林深处的入口,还好她敏捷,没有一脚踏进剧情的触发点,这里阴森恐怖,根本不如外面那海棠树茁长生长的假象。她用指尖碰了碰一旁干枯的树杈,又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东逸的衣袖,本想提醒他利用幻术藏匿在她身后,因为一会儿等她迈出一步,估计身体和思维就不受控制了,要是被白露露发现她的存在就会又出bug了。但是转念一想,一旦她触发剧情,他们这种不相干的NPC就都会被屏蔽,到时候就算他贴着脸白露露也看不着他,于是便提醒他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惊讶。看着这丫头咬着牙往前迈出一步之后,东逸正想反驳她,却发现她的身体突然幻化出层层水波纹,若不是他是幻族人,定是看不出这些变化,难道这就是一体二魂的原因?那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杀了白露露,那个小丫头是不是就能彻底地拜托束缚?

  东逸站在原地,一本正经地盯着她的背影,果然白露露根本发现不了她的存在,便右手一垂,原本的折扇幻做一把长剑,刀刃锋利反光似乎正等待着鲜血的淬炼。可这时,只见白露露伸出双手,动用那手腕上的手链的力量催动月明珠,神器的威力绊住了东逸的偷袭,让他一时之间止步不前。

  那月明珠并无称号,传言是先主之时那只混沌而生的九尾灵狐的一条尾巴炼化而成,一直点亮在海棠林中为她所爱之人的长明灯续命,后来发生“海棠一梦”之后,便被先主从海棠林内取出,嵌在了被打碎的月彤镜之上,修复了那枚镜子,而后传言凡是想要进入海棠林的人,定是要携带着这枚珠子才有灵族护体的资格。但是催动月明珠不禁需要耗费心血还需要灵族神器做引,白露露为了这一刻做了不少准备,本来以为只是传言,但在雪族灵山见到妘烁跟她一同抢夺这手链的时候,她便坚信传言是真的。可是她低估了那只九尾灵狐的爱情,虽然催动了月明珠,也在海棠林的禁咒打开了一个缺口,但是瞬间从里面飞出一群沾着魔血的蝙蝠,撕扯着飞过惊得她停止了施法。也是这一时的耽搁,让她没能注意到随之而来的禁卫,最矮两米多的高壮禁卫穿戴着厚重的盔甲,提着百米的刀就朝她而来,站在后面的东逸一惊,害怕即将面对的事他们俩招架不住,再引来祸端,便收了手里的长剑,抬手对着那月明珠施加幻术,在那把巨大刀朝着白露露砍下去的时候,幻出层层暗紫色的法术用尽全力将他们又封印回去。

  陈樱只觉得瞬间双腿无力,整个人朝地上跌坐下去,苍白着脸色看着身后的东逸,他也满头是汗地虚脱般向她走了过来,陈樱红着眼,哑着嗓,“一切都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