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是bug还是阴谋?
云云兮2020-08-24 12:063,102

  陈樱边和东逸聊天,便试探性地朝着海棠林深处走去,不知小心翼翼地挪了几步,才终于准确地踩到了触发副本的地点,只瞧着脚下瞬间闪现如烟花一般的光圈,再抬眼,这儿的一切都变成了白露露的掌中之物。陈樱无法控制移动,只瞧见白露露伸出纤纤玉手与胸前展成兰花状,施法将月明珠控与两手之间。那月明珠在昏暗的环境下发出明耀的光芒,映得白露露微微眯起了双眼,但她眉间的那点朱砂却和飘动的手链一同泛着红光。

  白露露本是要借以神器催动月明珠,虽然无法控制,但是陈樱明显地感受到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顺着胳膊蔓延到手腕,那手链忽明忽暗却突然刺痛了自己,深深地嵌进了她的肉里,吸取她的血脉。很快,海棠林的结界被白露露打开了一个缺口,却瞬间飞出数以百计的黑色蝙蝠,白露露开始一心催动神器,无暇驱赶,后来实在招架不住,才不小心脱了手。在月明珠落地的那一瞬间,好似突然有一股力量从体内炸裂开,疼得白露露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溅在了那月明珠上。也是这时,陈樱好似被弹开了一样,不再以白露露的视角参与剧情,而是变回了一个透明的玩家。

  她正惊讶之时转过了头,正瞧见东逸站在远处手里握着长剑死死地盯着白露露,陈樱一慌,想不明白他这是为何,“他本是要杀我,还是要杀白露露?”正想着,只见从结界缺口慢慢走出数十名高大的守卫,白露露瞄了一眼,轻蔑一笑,抬脚冲了上去,与他们拼命搏斗。刀光剑影之中,陈樱却开始对这剧情产生了怀疑,原本白露露遭到反噬之后便躲到了暗处,那花族小郡主才挨下来这守卫的一刀,可如今白露露这般恋战的神情倒是她看不懂了。

  NPC打架,围观玩家最好避而远之,不然说不定哪道剑气就甩了过来,就算你是服务器里最高等级也招架不住。可陈樱意一时忘了这点,一直站在原地观察白露露的一举一动,差点被面前交战甩出来的剑影砍伤,看着脚下泥土被砍出来的深深一条坎,她才突然意识到这里的危险,连忙撤到了最安全的地方。这一撤不要紧,却看见了海棠林后藏着的另外一人,她小心谨慎地盯着另一边作战的位置,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陈樱瞧她眼熟,凑近了几步却愣在原地,那个藏匿着的人,竟是另一个白露露!

  “你怎么回事!”她似乎瞧得见陈樱,小声询问,伸出手将她拽了过去,“不是叫你在林子外守着,怎么还是有人闯进来了!”

  陈樱懵了,眼前这场景才是正常的剧情节奏啊,就连面前这个白露露的头发都没有被她修剪过,穿着也是原本设定的那一套,说话的声音竟然和录音棚里的一模一样。她猛地回过头,结界内已经慢慢散出一股毒雾,那个杀疯了的白露露实在招架不住源源不断的守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刀。

  所以,先前说的bug,是这里,不是妘烁被刺杀?陈樱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巨大的疼痛从身上传来,东逸慌张地从身后跑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扶起,

  “丫头?!”

  “变了……一切都变了……”

  或许是由于她的出现,所以游戏世界里生出了另一个故事走向,在这段新的故事中,发生了她无法掌控的事情。

  妘烁从灵社回来的时候正好经过华城,他化作普通人与朝夕走在路上,皱着眉头看着这边城中最混乱的城池。据朝夕坦言,他是在这里捡到的水族公主,那时候她就有些神经兮兮的了,朝夕观察了她很久,身上的法术和神力也是时有时无,而后进了神明宫更是少之甚少。妘烁站在集市中央回过头,周围的一切瞬间凝固,只有他一个人行动在这空间中,他瞧见一个小丫头的影子,从城外一路跑来,又有模有样地穿梭在各个商铺之间,像一个好奇的外来人,对每个人每个角落都仔细查看,可她又像一个在这城里住了千百年的人,对每个角落都了如指掌。他看见了那小丫头与朝夕相见的场景,她像个惊慌失措的小猫,可再一眨眼,那小丫头就变成了白露露的模样。

  “原来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是她自己撞进去的……”

  他轻轻地笑了笑,周围又突然恢复了原状,嘈杂的闹市吵得他心烦,便起步朝神明宫回去。他和别人不同,只要穿过了华城那个传送点,就可以去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前一秒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公子哥,下一秒他便披着暗红色的衣袍站在了凤栖殿的长廊上,却正好将慌里慌张回去还月明珠的东逸逮了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

  “我来瞧瞧你回来没,结果发现还没有,正打算回去呢。”

  “少胡诌,如实招来!”他死死地抓着东逸的胳膊,后者一阵吃痛抬手表示投降。

  “白露露偷了你的月明珠,我是来帮那小丫头换回来的。你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白露露每个时辰都能玩出花来,可把我累死了!”

  “那小丫头呢?”妘烁一脸淡定,似乎他早就知道白露露会在这神明宫内做些什么。

  只听东逸叹了一口气,“白露露遭到了反噬,你那小丫头还在西苑昏睡呢。都怪你这神明宫连个药局都没有,害得我耗了百年的法力……诶,那你去哪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妘烁转身就走,下一秒就移步到了西苑,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在他朝着昭华殿迈出一步的同时,时间便也跟着静止了,可他仍放轻了脚步,慢慢来倒那丫头床边。只见她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死死地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他俯身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如蜻蜓点水一般却舒缓了她的疼痛。东逸这时候才追了上来,轻声告诉他除了被反噬的内伤,其他皮外伤都经被他治好了,不过因为白露露为邪器之主,所以他害怕物极必反,再伤了她,就只能任由她挺过这一关。

  “你不是说,要她顺应天命吗?怎么会隔着白露露伤到她?”

  “白露露有自己的命要走,她也有自己的路啊,虽然我不知道她和白露露在海棠林深处遭受了什么,但好像所有的反噬都会加倍到她的身上。”

  妘烁轻轻闭上了眼,伸出手将白露露的手从被子里拽了出来,那条手链仍散发着危险的信号,他睁开血红的双眸,死死地盯着那手链,手心施法顺着白露露的胳膊流淌到她的心脏,直到手链泛着的光黯淡下去,才缓缓松手,为她盖好被子,“怕就怕,这邪器要易主。”

  陈樱慢慢睁开眼,身上已经没有先前那般撕扯的疼痛,她侧过头,荷芷正守在床边,瞧见她醒来连忙起身询问状况。

  “荷芷,刚刚是不是有谁来过?”

  “没有,只有幻族长君子送您回来的时候为您疗伤耽搁了些,然后说是帮您还什么东西,就匆匆走了。公主,你是去哪了,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没什么,你不用太过担心,我饿了,你去给我煮点粥吧。”

  荷芷点了点头,连忙起身去准备清淡的吃食,这时朝夕正好送来一瓶药,说公主若是有疼痛难捱的时候,给她吃了便能缓解,荷芷便想着自家主儿不喜苦,便再寻一些糖块一同带回去。可她端着满满一盘准备好的东西踏进寝殿的时候,却瞧见公主已经起床,甚至穿好了衣服坐在铜镜前描眉,她便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制止她,没想到对方转过身就是一巴掌扬了过来。

  “本公主能把你买回来,就能再将你送回去,不要以为吃了几天甜食,就可以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瞧着她眸间那一闪而过的杀意,荷芷瞬间明白了过来,捂着脸跪在地上,连忙磕头求饶,“奴不敢,奴不敢!”

  白露露抿了抿朱唇,傲慢地扬起了下巴,轻蔑地笑了笑,走到她面前蹲下,伸出手指挑起荷芷的下巴,轻轻摩挲她泛红的脸,“不过,你这件事有功,本公主还是要赏的。”

  原来那白姬突然顽劣是泠澄做的手脚,正好被荷芷撞见也只好顺应主子的意愿,在白露露教育侧妃娘娘之后,荷芷很快便跑了过来,将凤栖殿此时无人坐阵,守卫也被她下了迷药一事告知,跟着她一同去偷了那月明珠回来。白露露自知自己手中的乃是邪器,若擅自用它催动月明珠,难免会发生反噬,可泠澄突然出现告诉她,通过他跟踪东逸发现,她体内还有一个灵魂,那灵魂是妘烁的软肋,若能加以利用,便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结果,于是利用邪器控制自己的思想,陈樱便在白露露和泠澄设计好的圈套中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海棠林。

  这丫头若真是妘烁的软肋,那她如果承了反噬之伤,妘烁定是要亲自出面的,到时候利用邪器吸取他的神力为自己所用,便可不被这突然出现的小丫头占据自己的身体。

  这一步,她终于赌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NPC当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