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B加青年2021-06-21 11:213,593

  吴琢言见到手机后满心喜悦,输入密码解锁后,发现手机里的内容都在,早把下午的不快忘得干干净净,对周家驹的称呼也客气了几分:“警官,谢谢你。咱们现在抓紧把笔录做完了吧。”

  周家驹知道对方打的什么心思:“我先声明啊,手机现在你拿不走,过两天才能领走。”

  吴琢言把手机往怀里一捂:“为什么啊?我的手机我凭什么不能拿走。”

  “这个手机现在名义上是公安机关暂扣的赃物,还不属于你。等我们走完程序才能给你发还。”

  吴琢言有点不高兴了:“那我不报警了,这就不算赃物了,这样可以了吧。”

  周家驹又开始嘴欠了:“你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不要这么天真行不行?”

  一直旁观的梁晓亚忽然开口:“警官,我想请问下,手机你们是怎么找回来的?”

  如果这会儿小马在场,肯定会凑趣的把刚才周家驹智擒嫌疑人的过程吹得天花乱坠,然后周家驹在旁扮演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模样。可惜刚刚小马出去给他们俩买夜宵还没回来,周家驹觉得这种事情靠自己来吹嘘有点掉价,只好故作神秘的笑了笑:“保密。”

  梁晓亚看了周家驹的笑容,更加坚信肯定是“警匪一家”,心想若非吴琢言的父亲打过招呼,恐怕今天这手机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了。

  “那你们把偷东西的人抓到没有?”梁晓亚不动声色地问。

  “这不废话吗?人没抓到,这手机是天上掉下来的?”

  “那你们怎么处理他?能判多久?”吴琢言问。

  “不知道。”周家驹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你能不能配合把笔录先做完?”

  看着周家驹这种表现,梁晓亚百分之百确信周家驹就是传说中的“黑jing”,内心鄙夷至极,扯了扯吴琢言的衣服,示意她先配合。

  没过多久,周家驹就把笔录做完了,报案笔录在笔录软件里都有现成的模板,对周家驹来说更是熟练工种。但梁晓亚就不这样认为了,由于先入为主,她认为周家驹这完全是在敷衍,甚至有可能是想帮嫌疑人脱罪,于是忍不住质询:“你这也太快了吧!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敷衍我们?”

  周家驹一直对梁晓亚最初那犀利的一眼耿耿于怀,听到这儿就更不爱听了,周家驹无论在刑警队还是派出所都是以打字快著称,这得益于他大学时候跟姑娘聊QQ的积累。所以在周家驹看来,梁晓亚这么说,纯粹是质疑自己的办案能力。于是又把不住嘴了:“这也就是个盗窃案,我还要做的跟强奸案那么长吗?”

  梁晓亚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俏脸一红,紧跟着脸泛寒霜。吴琢言也反应过来:“你流氓,我要投诉你。”

  梁晓亚从没遇到过如此惫懒的人物,气的拽着吴琢言转身就走。临出门前想起了什么,问道:“警官您贵姓?”

  “免贵姓周。你要送锦旗的话千万别写错啊。不用多写,五个字就行——警民一家亲!”

  俩人刚离开,小马就提着两份炒面走了进来:“哥,刚才我在门口停车的时候看见出去一辆smart,好像是下午出警那俩女的开着。”

  周家驹一边扒拉着炒面一边说:“我刚才把笔录做完了。赶紧吃,吃完咱俩去审人。”

  周家驹吃饭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把饭吃完了。吃完后,他把腿搭在桌子上,点燃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小马问起刚才的情况,周家驹手舞足蹈地给小马学了一遍。小马嘴里塞着面,还不忘竖着拇指含糊不清地说:“哥,你牛!”

  小马对周家驹是真心服气。小马是个拆二代,家里不差钱。因为从小不爱学习,高中毕业后便被家里送去参军,复员回来后因为觉得当警察威风,所以一心想当警察,可惜文化水平不行,考了好几次警察都没考上,最后家里只好找了关系把他塞进派出所当辅警。不过小马家里光收房租都收不过来,也不指望靠他的工资过活,反而常常不停地补贴他。于是,小马成了派出所唯一一个开宝马X7上下班的人。

  小马之所以佩服周家驹,源于几个月前的一次跟周家驹出警的经历。

  那天也是轮到周家驹出警,辖区有单位报警称有人开车把地下车库的门堵了。周家驹和小马到现场以后,发现是四个男的用两辆车把小区的地下车库出口给堵住,车库里面堵了好多车出不来,起因是他们跟小区开发商有债务纠纷。

  周家驹上前交涉了半天,要求对方先把车挪开,对方压根就不接周家驹的茬,反而把车窗都摇了起来,还把车载音响开的震天。周边围观的群众很多,这近乎挑衅的行为让周家驹觉得很没面子。而且前车里的三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周家驹直觉认为这几个王八蛋肯定没放什么好屁。

  以前小马跟别的民警出警,遇到这种对方人数较多的情况,都要先跟所里汇报呼叫支援。所以小马便问周家驹要不要再叫几个人来,周家驹一摆手:“不用,今天非要让这几个王八蛋认识一下什么叫人民民主专政。”

  于是,小马便看到了至今仍让他叹为观止的操作。

  周家驹摘下车载喊话器,试了试声音,然后开始喊话:“小区开发商欠了你们的钱,你们可以找开发商去要。你们堵门的行为,这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却去侵害他人利益和公共利益。我想问你们一下,被堵在里面的群众欠你们钱吗?万一里面有人因急病现在需要去医院,却因为被你们堵着耽误了救治怎么办?这会儿要出门的,谁不是因为有事?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涉嫌寻衅滋事,我限你们两分钟之内把车挪走,否则我将对你们采取强制措施。”不得不说周家驹很鸡贼,这话看似说给对方听,实际上是给围观群众听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掏出喊话器。

  不过周家驹这发动群众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两句话就把围观人群的情绪煽动起来。尤其被堵在里面的车主里有几个也不是省油的灯,有了周家驹撑腰,这会儿也强硬了起来,跟着叫嚣。

  周家驹转身对围观群众说:“两分钟后,如果对方还不挪走,请各位帮个忙,不用大家动手,帮我把后面那辆车的车门堵住,别让车里的人下车就行,我先收拾前面这辆车里的人。”

  围观的人一听都来了劲,纷纷响应,还有人跃跃欲试地问需要不需要帮忙收拾对方。看着周家驹开始掐表,车里的人明显有些慌张。眼看还不到两分钟,周边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已经按捺不住。上前就把后车的几个车门给顶住了。周家驹一看别人已经提qian发动,也无意再等,叮嘱小马用执法记录仪录好,同时悄悄从单警装备带中掏出催泪喷射器塞进裤兜,然后上前朝副驾驶敲了敲车窗,笑吟吟地示意自己有话说。对方毫无防备的摇下车窗,周家驹从裤兜里掏出催泪喷射器,对着车内就猛pen一气。车内顿时一阵惨嚎,只见三个人连滚带爬的钻出车子,坐在地上一边拼命地搓脸一边狂嚎。紧跟着周家驹又甩开甩棍,跨到后车旁边,拉开帮忙顶着驾驶室车门的小伙子,司机正在里面拼命推门,结果被周家驹拉开车门这一下给晃了一下,跌了出来。周家驹上去就准备给对方上手铐,没想到对方拼命挣扎,差点把压在身上的周家驹给掀翻。气的周家驹用甩棍劈头盖脸的就抡了上去,直到对方求饶,周家驹才捡起手铐铐上,又返回来收拾前车的三个人。

  其中一个人因为坐在后排,受催泪喷射器影响较小,看周家驹走过来了,从旁边的花坛里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砖块就向周家驹扔来,还好这家伙因为边揉眼边扔,失了准头,砖块擦着周家驹的耳朵就飞了过去。周家驹大怒,对站在对方身后的小马吼了一句:“别拍了,弄他!”小马最是热衷于这种场面,如果不是周家驹让他录像取证,他早都忍不住下场了。听到周家驹这句话顿时如聆仙音,一个飞踹就将对方踹倒在地,周家驹也顾不上周围的群众都在用手机拍摄,上前骑在对方身上就开始左右开弓抽对方耳光,只打的自己双手生疼才起身。站起来后还不忘撇清:“大家看见了啊,这家伙袭警。”周围群众纷纷回应:“放心吧警官,我们都看着呢,打得好。”听了这话,周家驹深为群众们朴素的正义感而感动。

  后面两个人就简单了,两个刚才帮忙顶车门的小伙子上来帮忙,将对方的皮带抽下来捆住了双手。眼看把人都控制住,周家驹还不忘继续拉拢人心:“谢谢大家啊。都说zhong国人胆小怕事,但是我看,这纯粹是胡说,中国人是最有正义感的。今天要是没有你们帮忙,肯定还收拾不了这几个王八蛋。我向你们致敬。”这话说完,还装模作样地立正向四周敬了一礼。围观人群里顿时掌声雷动,小马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马原本就没指望靠这个工作生活,当辅警主要是因为看起来神气。可是跟其他民警出警的时候,大都是以和稀泥的方式为主,甚至有时候不得不唾面自干,这让小马的心理落差极大。当然,这也是当前的执法环境迫使其他民警不得不采用这种屈辱的方式自保,否则的话,轻则脱掉警服,重则有牢狱之灾,甚至还要因为维护法律尊严而被某些谄上欺下的领导斥为害群之马。山西的王某某和贵州的张某就是前车之鉴。

  但是跟着周家驹出警,确实让他找到了扬眉吐气的感觉,认为这才叫做当警察,这也跟周家驹不停地给他洗脑有关。周家驹说,咱们出警的时候就代表了fa律的执行者,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给fa律丢脸。别的人出警被欺负被侮辱我管不着,那是自己的选择,但是我出警就一个原则,不能让别人骑在法律的头上。虽然周家驹说的冠冕堂皇,一副法律代言人的模样,可是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纯粹是个不受气的性子,所以他的真实想法是不能让别人骑在自己的头上。周家驹有句话在派出所流传甚广:“我出警什么都不怕,就怕遇到遵纪守法的老百姓,因为我拿人家没办法。至于其他的货色,我巴不得他们在我跟前蹬鼻子上脸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