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B加青年2020-08-18 17:382,108

  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周家驹反倒对反扒愈发感兴趣。凡是不值班的时候,都要跟着反扒队上街,时间久了,还真让他琢磨出来一点东西。小偷的眼神和正常人还真不一样,要说怎么不一样,周家驹总结不出来,只能说见的多了就养成了一种直觉。其次还要善于隐蔽,惯偷的警觉性比其他犯罪嫌疑人都要高得多,稍有不对立马抽身就走,绝不拖泥带水。这方面周家驹倒是学的很快,据他自己吹嘘,是学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抓住了“体验派”的精髓,才养成了如今出神入化的演技。杨亦晨听得直翻白眼,这家伙不知道在哪儿听来了这几个名词就又忍不住卖弄,难得的是竟然没有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名字读错。

  唯一有一点让周家驹觉得不爽的是,在刑警队的时候,只要是传唤涉案人员,一听说刑警队的名头,基本上都乖乖地按着周家驹给出的时间点按时到刑警队报到。有些心里有鬼的家伙,不敢直接来,也要先托人给周家驹说说情再来,但是很少有敢说自己不来的。

  派出所就不一样了,有时候周家驹打电话传唤一些治安案件的嫌疑人,对方一听周家驹自报家门是派出所的,大多会嗤之以鼻,有些嚣张的甚至还会在电话里挑衅说“派出所咋啦?有本事来抓我啊。”对于这种稀奇古怪的要求,周家驹一般都会满足对方,但是事后总会觉得有些受伤,觉得派出所的威慑力远不及刑警队。

  这天又轮到周家驹出警,他正在宿舍给几个辅警吹嘘自己在刑警队时候的光荣战绩,结果值班室电话通知“兰吧”有人手提包被盗。周家驹立马来了精神,叫上自己的辅警小马就往现场赶。

  “兰吧”是西州市有名的咖啡厅,因为开在风景区里面,又在商圈边上,寸土寸金,风景极佳,所以深受小资的追捧。周家驹还在半路上,所长的电话打了过来,问清楚是他出警后,叮嘱:“刚才严局长给我打电话了,被偷的是吴区长的女儿,你一会儿去了态度端正一点,工作都做到位,不管东西能不能找回来,最少让人感觉咱们重视。”

  到了“兰吧”,一个领班早都在门口等着,忙把他们俩领到一张桌子前,桌旁坐了两个姑娘,一个扎着丸子头,穿着露肩的小黑裙;另一个戴着一顶洋基队的棒球帽,一副大框平光眼镜挡住了半张脸,一脸冷冰冰的表情。不过看到两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周家驹顿时感觉今天的警出的值了。

  没用几分钟,周家驹就把事情弄清楚了。丸子头的美女叫吴琢言,虽然没明说,但是周家驹听了这姓氏就知道这位肯定是区长家的大小姐。原来吴大小姐今天约闺蜜出来喝咖啡,包就随手放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俩人聊得忘我,包什么时候被人拿走了都不知道,现在值班经理还正在查看监控。说完情况,吴大小姐还补了一句:“你们这儿治安也太差了。”

  周家驹最见不得这种语气,你爸要这样说还差不多,你算个干嘛滴,于是他阴阳怪气回了一句:“明知道治安差,你吴大小姐还往这儿钻,这是微服私访呢?”他们所长要是听见周家驹这样说话,肯定得给他后脑勺来一下,你把老子的叮嘱都当耳旁风呢?

  吴琢言被这句话噎的不轻,正准备回呛,却被她的闺蜜拦住了。她的闺蜜看了周家驹一眼,眼神犀利地周家驹都有点招架不住,然后她淡淡地开了口:“这位警官,我们报警是让你来处理事情的,不是来抬杠的。你们对待纳税人就这态度吗?”

  周家驹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是一副“衣食父母”的姿态,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你纳的那点税还不够我出警的油钱呢。”

  眼看对方柳眉倒竖就要发作,他见好就收:“在这儿等着,我先去看监控,等会儿回来给你们做笔录。小马,先把被盗物品都登记一下。”说完起身往咖啡厅后面走去。

  值班经理还正满头大汗地查看大厅的监控,因为两个姑娘坐的位置是个监控死角,值班经理正在调了大厅的监控一个个看,周家驹直接让经理调出门口的监控,看了十来分钟,就发现一个男子空手进来,拎着包出门。他用手机拍下截图,拿出来给吴琢言辨认,吴琢言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自己的包。

  吴琢言发现周家驹进去不久就发现了小偷,一下燃起了希望,语气也客气了不少:“请问你们什么时候能抓住这个家伙,包里东西都无所谓,我主要想要找回我的手机,手机里有很重要的东西。”

  这句话勾起了周家驹的恶趣味,心想该不会是裸照吧:“能不能抓住还不一定呢,这谁能保证,你先配合把笔录做完再说。”

  吴琢言觉得这家伙简直有意跟自己作对,跟她闺蜜要过手机又要给老爹打电话。周家驹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僵,回去又要挨批:“得了,你爸给我们局长都打过电话了,能找我尽量找。”语气转折的这么生硬,周家驹都觉得自己有点奴颜屈膝。

  吴琢言听到原来老爹的招呼已经打到位了,哼了一声,把手机还给闺蜜,说:“谁不知道你们警察都跟自己片区的小偷有联系啊,只要你们想抓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还好吴大小姐知道这会儿有求于人,没有说出“警匪一家”的话来。

  周家驹一听这种话,驴脾气又上来了,把小马面前做了一半的笔录本啪的一声合上:“你要不愿意配合,就让你爸自己来破案。”

  说完,拉着小马就往外走。出门后,小马说:“哥,这不合适吧?”

  周家驹当然知道自己笔录都没做完有点说不过去,这要是被投诉了,铁铁的一个处分是跑不了,自己上一个处分还没到期呢。但是羞刀难入鞘,这会儿回去又拉不下这个脸,只好推了一把小马:“哥不好意思回去,你去把笔录做完,我在车上等你。”

  小马一脸不情愿,心说那你刚才抖那么大的威风图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