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这么有钱的!我亲戚?
柚子蜜哟2020-08-08 06:593,011

  天承国,公元371年,秋。

  都城市集

  “哎让让,快让让。”熙熙嚷嚷的人群中探出了一个小脑袋,双眼放着光的看着前方被人群淹没的地方,巴掌大的小脸上贴着的胡子摇摇欲坠,像是风一吹就要刮跑似的。

  隔着人墙,一位束着头发的白衣少年伸出双手朝人群的另一边,脚蹬着地,表情夸张,咬着牙:“小,公子,快!拉住我的手!”

  或许是看热闹的人太多,也或许是力气实在是太小,两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从人群中过去。

  啊啊啊啊!想我苏小意无敌聪慧,居然被这区区人墙给挡住了!

  不行!

  小脑袋里快速提溜转了一圈,对着另一边使了个眼色,便松开了手,清了清嗓子,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对着天空喊道:“来人啊!抓贼啊!呀!那边的玉佩是谁掉的?”

  这一嗓子出去,人群纷纷四散,都在低头寻找“丢失”的玉佩,苏小意趁着这个空隙,一溜烟就窜到了人群淹没的位置,站定后还颇为自豪地吹嘘了自己一番,翘起大拇指得意地刮了下自己的鼻尖,一片不知名的像羽毛一样的东西飘然而落。

  吹嘘完毕后才发现少了个人,这才扯着嗓子喊道:

  “阿雅!阿雅!”

  听到喊声,一会儿就看见从人群中钻出一个叫阿雅的白衣少年。

  阿雅双手撑着自己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地呼着气:“公……公子,我可算找到你了。”

  “不是说这里有好玩的吗?怎么什么都没有?”苏小意原地转了一圈,瞪大着双眼看着阿雅。

  阿雅顺了顺气,直起腰,手指着某一处道:“喏!那不是嘛!”

  顺着阿雅指着的位置看过去,地上跪着一个小女孩,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浑身破烂的衣服还有着多处血迹斑斑的伤痕,凌乱又脏兮兮的头发,但是却掩盖不住姣好的面容,身前放着一块牌子,写着“卖身救父”。

  苏小意失望地叹了口气,什么啊!这年头,都多少个卖身救父的了!

  也没个新鲜的!

  白府

  阳光璀璨,从珠帘的缝隙中穿过,落到床榻上。

  白司华穿着一袭冰蓝色水袍慵懒地斜躺在塌上,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两弯眉微微上挑,双眸微微紧闭,朝着门外轻启薄唇:“那小麻烦如何了?”

  门外回道:“回公子,马车已等候多时,未见苏小姐前来。”

  “看这时辰,怕是已经赶不及了。”

  果然是个小麻烦精!白司华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现在在哪儿?”

  “有人看到苏小姐往市集方向去了。”

  市集?她去市集做什么?

  白司华睁开好看的双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床榻上跳了起来!

  糟!这丫头不会又迷路了吧!

  想到这,白司华立马随手拿了件袍子,朝外道:“快给本少爷备马!”

  都城市集

  分散的人们没找到玉佩,就又都集中起来围观热闹了,纷纷对跪着的小女孩指指点点,你一句我一句的。

  “这小姑娘也太可怜了。”

  “是啊!这么小就要出来挣钱,还有这满身的伤痕,也不知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打的。”

  “这好像是东街巷尾口老张头的女儿吧!听说她爹天天赌。”

  “莫不是那老张头又输了钱,逼着闺女来大街上讨钱呢!”

  艳阳高照,抬头被阳光晃得有些倦意,苏小意不由得用手遮了遮那刺眼的阳光:“太热了,我们快找小债主去。”

  虽然夏日刚过,但这烈日当空的,顶着烈阳站久了也经不住那灼烧的日头啊!

  白司华那小酒楼的冰窖里还囤了不少冰镇水果,配上那糯而不黏的小汤圆,一口下去,汤圆细腻爽滑,水果干脆爽口,清新香甜,甜而不腻……

  心口忽觉一丝丝凉意,也没那么燥热了,嘴巴不禁咂吧了一下,便要迈步往前走,忽然手腕处衣袖一紧,止住了前进的步子。

  阿雅一脸同情地看着小女孩,手死死地拉住苏小意,“公子,这小姑娘怪可怜的,救救她吧。”

  苏小意用力地掰阿雅的手,谁知这小妮子力气还不小,愣是没拽开。

  只得垂下了手任由小妮子拽着,反问道:“我拿什么救?我一个弱小公子还能把她那不负责任的亲爹打一顿不成啊?”

  打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

  咱家小姐的逻辑果然非常人能比的!

  阿雅习以为常,自动忽略这句话,还是有些不死心,试探地问道:“要不,咱把她买了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不定小姐突然大发慈悲了呢!

  苏小意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荷包,一脸护犊子:“我没钱!”

  阿雅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家主子,果然,还是高看了自家小姐!

  虽知道平时小姐爱财如命,但没想到遇见弱小竟如此铁石心肠,简直没救了!一边想着还一边摇头。

  “不过,小姑娘家家的是挺可怜的。”听着旁边那些大婶儿们说的话,某女眉头似乎有些动容。

  “救她也不是不可以。”

  阿雅一脸欣慰,难得自家主子终于想通了,要做一回散财大侠。

  苏小意看了小女孩一眼,对着阿雅眨了眨眼睛:“我记得你那还有一点银子吧,先给了小姑娘,就当本公子借的,怎么样?”

  说着还把自己的钱包往衣服里使劲塞了塞,便腾出手来朝阿雅的衣袖伸去。

  阿雅此时已经惊呆石化了!这?这是咱自家小姐?

  这是咱自家主子干的事儿吗!?

  还借?

  太傅府大小姐爱财如命!全府上下谁人不知!

  她的荷包都是有进无出的!

  阿雅迅速收回了抓住苏小意的手,双手捂住自己的钱包,坚决捍卫自己作为侍女的最后一点尊严!

  果然啊!什么样的主子就什么样的侍女!一样的!抠门!

  茶馆二楼雅间

  一扇敞开的窗户,刚好能一览街上的情景。

  当然,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此时所发生的一切。

  “没想到这位公子看着眉清目秀,一副好人的样子,竟为了点钱财就枉顾可怜女子的性命,简直是丢了我们天承男儿的颜面!”

  “万一人家真的是缺银子呢。”

  那白衣公子长相清秀,身材娇小,一双白色鞋子上都是泥垢,鞋底和鞋面已有些分离,像是已经穿了多年的样子。

  许是家道中落,食不果腹造成的营养不良,个头都比正常男人矮了一截。

  “如今我天承国国泰民安,繁荣昌盛,只不过五十文罢了,这点钱能救一条人命,难道不是我天承男儿该做的事吗?”安生撇了撇嘴,有些不信。

  “若是真的繁荣昌盛,为何我都城还会有如此一幕。”似是触及到心里的某一处,话语间隐隐透着些怒意,子枫抿紧了唇,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

  安生明白自己又好像说错了话,便紧闭唇瓣,站在一旁,不作声响。

  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

  容无咎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双深邃的眼眸望着街上的一抹白衣,面色清冷,让人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女扮男装,举止轻浮。

  天承国虽然民风开放,女子不拘泥于女工女德,但也不至于如此行为不堪,作为女子抛头露面,如今还扮成了男子,的的确确损了天承国的颜面。

  “来来,都给老子让开!没看到我们公子来了吗?识相的赶紧给我让开!”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谁啊!好大的排场!

  主仆二人同时停下手中的钱包争夺战!顺着声音望去。

  一顶镶着金边的华丽轿子停了下来,除了四个抬轿之人,十几个小厮围住了苏小意主仆二人以及卖身救父的小女孩,其中迎面走来一个小厮,极为嚣张地打量了苏小意二人,一脸不屑:“不相干等人速速让开!一个小白脸也敢挡我们公子的路!”

  “咱都城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物了?”

  屋内过于安静,让街上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了,安生听到声响,忍不住朝窗外瞅了一眼,嘴里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一条走狗罢了。”算什么人物。

  子枫心底由衷地啐了一口。

  终于有人愿意理自己了,安生不禁又来了兴致,打算把平时刨根问底儿的劲儿发挥到极致。

  期待的小眼神儿把子枫看得有些发毛,只能继续解释:

  “此人乃太傅府二姨娘的胞弟,夏家唯一的男丁,从小备受宠爱,父亲夏中延为人刚正不阿,承蒙祖辈为国捐躯,才得以就任云城知府一职。可惜……”

  “可惜什么?”

  这不正是天承国应有的男儿本色吗?

  随着子枫叹息一声,安生忍不住发问。

  “因此人贪污受贿,使得很多无辜百姓有冤屈无处申,却还要被反按个莫须有罪名,甚至还有的含冤而死,父母相劝还殴打父母……”

  靠!这他妈就是畜生!

  “这种人就应千刀万剐!丢下油锅里滚个来回再扒了皮!”

  安生听得摩拳擦掌,恨不得跳下去一刀劈了这个畜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