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哪儿脏了?
柚子蜜哟2020-08-08 14:183,035

  白府老爷的恩情无以为报,这一世,便让自己用学习的医术好好报答吧!

  “这丫头的脑子不大好。”白司华突然折起宝扇敲了敲苏小意的脑袋,“方叔,您给看看?”惹得后者一阵痛呼。

  苏小意挽着方力的胳膊,捂着受伤的脑门气呼呼地告状:“方叔,你看他!”

  方力早已习以为常,这俩孩子打小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总是小打小闹的,算起来倒也是青梅竹马。

  “不是说好在兴家铺门口等吗?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

  什么兴家铺?苏小意揉着脑门一脸茫然,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掌拍向自己的脑袋,对啊!我怎么给忘了!

  “哎哟!”又是一阵惊呼。

  阿雅低头别开了眼,这脑子确实该治治了!

  “少东家,您也让着些苏小姐,咱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少的。”方力忙着去给屋里头的人配药方,临走前委婉地嘱咐了一句。

  白司华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还是略微心疼的表示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苏小意连续被拍的脑门:“好了,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拍卖会,我已经差人去查了,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好的也还比不上我雁阁的一张椅子,也不知你非要去那拍卖会干什么。”

  这倒是真的,白司华的父亲可是都城中第一富商,白司华是这白府唯一的儿子,将来的继承人,而雁阁便是白府中硕大的产业之一,里面尽数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奇珍异宝,珠宝首饰古董之类的,很受皇室子弟以及达官贵人的青睐,就连里面普普通通的椅子也都是由西月国运来的上好黄花梨制成。

  一想到错过了这场拍卖会,苏小意就皱起了眉,该死的!都怪自己路痴!走着走着到了市集,看到很多人围在一起才被吸引了过去。一时才忘了正事。

  “对了,今天拍卖会上倒是发生了件事。”白司华道。

  苏小意黯淡无光的眸子瞬间亮起了光,显得灵动的双眸更加耀眼,急急道:”那你不早说。”

  饶是见惯了眼前女子,白司华仍旧有一瞬间失神。想起自己有些失态了,咳了一声,敛了敛心神,便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拍卖会上一共也就没几样物件儿,有个从云城来的富商一下就拍了大半,姓什么袁的。”

  听完,苏小意想了想,一个小型的拍卖会,而且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此人远道而来却一下子拍了这么多,是有些奇怪。

  “帮我查那姓袁的住址。”

  “不是吧?你又来?”

  最近这丫头似是着了魔一般,特别喜欢掏带玉的东西,关键还不用自己的钱,家里那老头儿闲的没事儿查了查账目,还以为家里遭了贼!

  想到这,白司华不禁有些头疼。

  “常玉怎么样了?”

  哈?谁是常玉?

  白司华看向阿雅,你主子疯了?

  阿雅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青天白日的,平白冒出一个人名!

  笨!苏小意白了二人一眼,笑嘻嘻地指着屋里头说道:“她的新名字,常玉常玉,希望我能经常遇到玉。”

  “多么吉利的名字!”预示着离目标又更近了一步了呢!

  这一下,白司华更加确定了,回头真得让方叔配点药了。

  要真在自己的地盘疯了可如何向太傅府交代!

  “她身上的伤痕都是新伤夹着旧伤,又常年未吃过一顿饱饭,太过虚弱,方叔已经去给她配药方了,期间暂时不能移动,必须得好好静养。”阿雅想到刚才的一幕就有些触目惊心!

  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上竟然毫无完好之处,不仅有鞭伤,还有烫伤的,这亲爹居然能下得了如此狠手!

  太泯灭人性了!

  原来是真的……

  苏小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有些发愣,好一会儿,才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走到桌前,拿着自制的小笔埋头写下一串串数字和看不懂的文字。

  走近一看,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还以为这小丫头有些愧疚了,原来心里还念着那些账目。

  可怜的常玉,被亲爹打的伤痕累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又落入了虎口。

  可叹这年纪轻轻又背了一身债啊!

  白司华不由得朝屋里投去一道同情的目光。

  阿雅看向屋内却有些担忧。

  “近来也闲着无事,你可以来多陪陪常玉。”苏小意写完最后一笔,收起小册子揣到了怀里,抬头便看到这小妮子瞧着屋里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比对自家小姐还要更上心几分。

  阿雅瞬间收起担忧的神色,一脸开心地点头傻笑。

  这么多年,才发现小姐是个好人呢!

  这话幸好是没说出来,要是苏小意知道跟随自己这么多年的贴身侍女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坏人,那不得又在另一本小册子上划上一笔。

  “小债主,等你消息咯。”苏小意丢下一句,便拉着阿雅回太傅府了。

  说不定能从这姓袁的富商查到些什么。

  南渊王府傍晚

  一道黑影轻轻一跃便跃过了墙头。

  书房内桌案前,端坐着一身墨青色织锦长衣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本书,正好遮住了面庞,仔细一听,还隐隐有着呼噜声……

  侧边的窗户“吱呀”一声打了开来,黑影熟练地跳进来,轻轻地又关上了窗,闪身进了屏风处。

  不一会儿,从屏风后走出同样一身墨青色织锦长衣的男子,此刻正静静看着桌案前呼呼大睡的人。

  身前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安生早已转醒,只是不敢抬头,心里没一丝底气。

  呼噜声一阵大一阵小,又一会小一会大,声音此起彼伏,宛若快断了气的老牛。

  “怎么,才几个时辰没见,去哪学了这口技?”容无咎冷不防地一开口,吓得安生立马放下手中的书,露出脑袋讪讪一笑。

  果然,自己拙劣的演技瞒不过自家主子洞察一切的双眸。

  “今日一切正常。”安生日常报备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墨青色织锦长衣,露出一身蓝色飞云长袍。

  还是自己的衣服合身,主子的衣服总是那么沉沉的,快压得人喘不过气了。

  “王爷。”

  “进来。”

  书房大门被推开,子枫一身深灰色长袍走了进来,朝着容无咎微微颔首,“王爷。”

  容无咎嗯了一声,便径直走到桌案前,把那桌案上被扰乱秩序的物件儿一个个归回原位,桌案上正中间有一摊晶莹发亮的……

  一眼望去,那不是自己的哈喇子吗!

  安生连忙嘿嘿一笑,跑上前去拿起帕子仔仔细细地把那一滩晶莹剔透的哈喇子给擦掉,又乖乖巧巧地后退几步站定。

  容无咎一双眼眸盯着桌案的中间处,不声不响。

  一时间,子枫不知是否要继续说下去,毕竟,主子的面色有点不太好看,微微有些发青的样子。

  半晌过去了,屋内三个人,却无一丁点的声响,安静得有些让人害怕。

  子枫想了想,觉着还是应该上报的,咳了一声,率先开口打破了宁静。

  “属下今日本来要救下那位姑娘……”子枫一五一十地把今日看到地说了出来。

  安生张了张口,忍不住想发问,又一想到今日多嘴被点了哑穴好几个时辰,差点没憋死自己!便压抑着内心的波涛闭紧了嘴巴。

  不过,这白衣公子当真那么厉害?

  三言两语就把那畜生给骗得团团转,让他人财两空!

  虽然没把这畜生绳之以法,但也算小惩大诫,让他吃了个哑巴亏,那也算给那些未丧命的人家出了口恶气了!

  果然还是人不可貌相!今日是自己小人之腹了!

  “有人来了,属下告退。”听见外面脚步越来越近,安生朝着桌案方向作了个揖,便娴熟地从侧面窗口跳了出去。

  “咚咚咚”

  “王爷,给您做了点夜宵。”门外敲了敲门,朝着里头叫唤了一声。

  见容无咎点了头,子枫回应了一声:“进来吧。”

  门推了进来,福管家双手端着盘子,盘子上有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旁边还配了两份小菜。

  “刚看到子枫进来了,就命人做了点吃的给您。”福管家关切地道。

  长寿面么?

  今天又是自己的生辰,这么快吗……

  容无咎的双眸盯着盘子上的那碗长寿面,有些出神。

  “王爷?王爷?”福管家端着盘子喊了几声,桌案前的人陡然回神。

  “您在书房坐了一天了,厨房的人说,您到现在都没进食。”

  “多少吃点吧。”

  “双琼来过了?”容无咎神色冷清,顿时了然。

  “双琼公主今日没来,托人捎了口信,让老奴照常给您准备着。”

  福管家有些心疼地看着面前的王爷,这么多年了,只有双琼公主记得他的生辰。

  “不必了。”容无咎淡淡道,但看见福管家关切地目光,有些不忍,松了松口:“换些其他的吧。”

  福管家小声地叹了口气,对这回答早已习以为常,依旧原封不动地端着盘子默默退出了房间。

  顺带领着刚下达的命令:换张干净的桌子。

  书房每两日便有人来打扫一次,自己也是亲自盯着的,

  哪儿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