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早知道学个轻功了!
柚子蜜哟2020-08-08 14:183,003

  翌日太傅府

  黑夜中,一轮明月高高挂起,空中流云遮去了近半,似是随时要覆盖住那弯月。

  “袁府大宅位于城西郊外三十里处”

  嗯,小债主办事就是利索,苏小意捏着纸条,一口气喝完杯中的茶水,走到床边拿着自己准备好的包袱就往门口走。

  “小姐,你又要去哪儿?”阿雅端着水盆子进来伺候洗漱,便看到自家小姐穿着一身夜行衣拿着包袱往外走,不禁提高了音量。

  苏小意连忙捂住了她的嘴,竖起食指放到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瞪了一眼阿雅,轻声道:“大晚上的,要是把我爹他们吵醒了,你负责解释吗?”

  阿雅呜呜呜地摇头,苏小意这才慢慢松了手,紧了紧包袱,摆了摆手道:“你在屋里呆着,小姐我得去办正事儿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阿雅一把拉住了自家小姐,压低声音道:“小姐,我也去!”

  自家小姐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万一丢了,明早怎么跟大少爷交代?

  禁不住小妮子那小媳妇儿的样儿,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搞得好像不带她去就是犯了多大的罪一样。

  “好吧!”

  得到苏小意的允准后,阿雅快速的从房中换上了同款夜行衣。

  这速度不由得惊呆了苏小意!不愧是跟随了我多年的!

  只见主仆二人一身黑布隆冬的从太傅府的侧门溜了出来。

  出了侧门后,阿雅左右看了看,最后看向自家小姐,“小姐,我们怎么去?”

  “……”对哦!

  城西听着好像还有点远的样子,早知道备个马车了……

  苏小意晃了晃脑袋,哎!失策!

  “哒哒哒”随着这声音驶来了一辆马车,停在了主仆二人的面前,马车的帘子被掀开,露出一张清新俊逸的脸,“还不快上车”

  苏小意正思索着去城西的路线,抬头便看到了白司华,一脸惊讶,“小债主!你怎么在这儿?”

  白司华挑了挑眉,“怎么?平时没事儿老使唤我,还不许我凑个热闹啊!”

  想想也是,这小子平时也帮了自己挺多的。

  这不,正愁没法过去呢,就给自己送了辆马车。

  “那行吧,到时候别拖我后腿就行了。”苏小意爽快的一口应下了,还不时警告一句。自己好歹还会几招功夫,哪像白司华,白长了这一高个子,一点武功都不会。

  说是学武的就是莽夫忒粗俗,自己是文人雅士不沾那玩意儿,仗着自己那张好看一点的脸到处招摇,惹得姑娘们各个芳心暗许,最后告诉她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吊足了那些豪门贵女的胃口。

  主仆二人上了马车后,便启程了。

  城西郊外袁府

  此时已是亥时三刻,袁府上下都已入睡,府中一片寂静。

  走廊上闪过两道黑影,直往书房而去。

  书房门缓缓被打开,两道黑影顺势从半开的房门中而入,其中一人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火折子,吹了口气,火折子瞬间起了微弱的光芒,二人从书房中散开,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不一会,子枫走到另一道黑影面前,摇了摇头道:“主子,没有。”

  容无咎穿着一身夜行衣,黑色面布遮了半脸,只露出了那狭长而幽深的双眸,低沉的嗓音响起:“无事,看是否有机关,仔细搜寻。”

  “是”接到命令,子枫便沿着墙壁和角落查询异样之处。

  书房不大,靠墙的一侧有两排并列的书柜,桌案的上方,墙上挂着一幅字。

  “主子,这好像有个暗格。”

  子枫沿着墙摸到了书柜那,发现并列的书柜缝隙处有些异常,稍稍移开两边的书柜,漏出缝隙处的墙,墙上似有一扇小门。

  容无咎拿着火折子走近,借着微弱的光,手指摸了摸墙上的缝隙,确认后轻声道:“想办法打开。”

  “是。”

  城西郊外,马车一路颠簸着。

  “小姐,醒醒!”阿雅推了推那靠在自己肩膀上快闭上眼的自家小姐。

  苏小意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睛,嘟囔道:“嗯?到了吗?”

  白司华卷起手指给了苏小意额头一记,“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额头的痛意瞬间就让苏小意的脑子清醒了大半,瞪着双眸刚要对某人发火。

  某人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让我查那袁府的住址时,我顺便让人摸了摸此人的底细,此人姓袁名宽,一个多月前到的都城,原是云城一做古玩生意的富商,听说都城稀罕玩意儿多,便来这掏点物件儿回去好做买卖。”

  “此人就是一普通做生意的罢了,你怎么会对他有兴趣?长的也不如我英俊潇洒啊。”白司华摸了摸自己俊俏的脸,一脸怀狐疑地看着面前听得认真的苏小意。

  “小姐?”

  听到小妮子的轻唤,苏小意回了回神,习惯了眼前男子的自恋,但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才缓缓道出刚刚的疑虑,“我就觉得吧,这个人有些奇怪……”

  “小姐,你都没见过他,怎么知道他奇怪了?”

  果然啊!智慧者和愚者还是有着区别的!

  苏小意怜惜地看了一眼小妮子,继续分析道:“你想想,云城同属天承国境内,除了都城为首,云城也算是一个富庶的城镇,并且只相距短短几日的路程,物质应该相差无几才对,为何非要到都城来找稀罕货?”

  “可能确实都城有的,云城刚好没有呢?毕竟天子脚下,什么好东西没有。”阿雅接了一句。

  这话好像也有些道理……苏小意想了想,谁知面前男子一脸笃定。

  “不可能!”白司华摇了摇头,扇着宝扇,“我的雁阁遍布整个天承国,若是都城有好东西,肯定也得经过我的雁阁才能出手才对。”

  也对,白司华的那张脸可不是摆着看的。

  “况且,在这一行,圈子就这么大,两个城镇离得又不远,若是从都城进货回云城去卖,几乎没什么利润,又何必来回折腾几日。”

  白司华毕竟是雁阁的少东家,对行情价格清楚得很。

  “那也可能不是来进货的呢?”

  苏小意和白司华同时看向阿雅。

  “难不成还有别的原因吗?”

  阿雅扫了一眼白司华,若有所指地道:“男人嘛,都是喜新厌旧三妻四妾的,这府邸这么偏僻,说不定就是用来养着外室的。”

  小妮子陡然的一句吓了白司华一跳,连忙道:“你看我干嘛?我可和那些朝三暮四的男人不一样……”

  两个丫头同时用异样的眼光看向白司华身下的某一处……

  白司华赶紧用宝扇一挡,面色有些红润,“我……我说的不是这个。”

  俩丫头收回目光,哈哈一笑。

  “我可是特别专一的,而且,我……我好着呢,”白司华面色微红,一脸认真地看了看苏小意,然后移开了目光。

  “嘶——你干嘛!”莫名被苏小意踢了一脚,白司华揉着小腿处,一脸不满。

  苏小意不免觉着好笑,一语戳穿:“装什么装!顶多蹭点皮,骨头断不了。”

  “有这贫嘴的力气,你还不如好好看看你那黑眼圈,还说自己是都城第一美男子。”

  白司华:……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牺牲了我睡午觉的时间,靠着这张帅脸去女人堆里打探消息!

  苏小意又指了指旁边幸灾乐祸偷笑地小妮子:“你阿!少看点那些话本子,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打小闹了一会儿,马车已经行驶了大半里。

  “对了,袁宽在大半个月前来过我雁阁,但是转了一圈,空手就走了。”白司华突然想起这件事,不免有些奇怪。

  照理说,一般进雁阁的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好面子,几乎不会空手而归。

  而且,既然是来掏物件儿,雁阁内多得是境外的稀奇货,怎么说,也得挑走一两件才是。

  “算了,先去看看再说。”

  “吁……”马车停下,两个黑人儿从马车上跃下,苏小意回头朝马车里道:“你就在这等我吧,最多半个时辰我就也出来了。”

  “行,那小爷我就先眯一会等你。”

  因不知这丫头几时出门,便在府外足足等了一天,是有些累了。

  听着主仆二人的脚步渐渐远去,白司华靠在车窗边也缓缓合了眼睛。

  苏小意带着阿雅摸索到了袁府的侧门墙边。

  眼前的墙大概有两米高,苏小意抬头用手比划了一下,叹了口气——

  早知道学个轻功了,也能方便一些。

  不过还好,自己有所准备!

  于是快速地打开了带的包袱,在里面乱翻一通,最后,只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钢丝,钢丝尖处有着一个小头,上面有着像梳子一样的小锯齿。

  “小姐,这是什么呀?”阿雅一脸好奇。

  苏小意昂了昂自己被黑色面巾包裹住的小脸,只露出了一双乌黑发亮的双眸,但不难看出那一脸得意的表情:“这可是我花重金买来的一把万能钥匙,据说什么锁都能开的。”

  重金?自家这位小姐什么德行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