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闪了老腰了
柚子蜜哟2020-08-08 14:243,027

  没想到宫中还有还有如此俊逸出尘,气质非凡的男子。

  能够进出这御书房的,想必也是哪家王公贵胄吧。

  “哟!这不是苏太傅吗?可是多年未见了啊。”王顺刚服侍皇帝在里间睡下,送了容无咎出大殿,便看见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

  “王总管。”听到喊声,苏伯淮有些遗憾地回过头,恭敬地朝王顺回了一句,想问问刚走的是何人,刚要开口。

  “是来找皇上的吧?”王顺问道。

  “是。”这一提醒,苏伯淮才想起了今日的正事,“皇上在里头吗?”

  “这还真不巧,皇上今儿高兴,多聊了几句就觉得有些困乏,老奴刚伺候皇上歇下。“王顺笑道:“若不是要紧的事儿,可以改日再来,要不,您先回府?”

  “王总管,老夫也是难得进宫一次,这事确实要紧,劳烦您通报一声。”毕竟关乎到女儿的终身大事,能不着急吗!

  “这……”王顺有些为难。

  此时,御书房内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

  “让他进来。”

  王顺立马迎着苏伯淮进入大殿,又恭敬的退出了殿外。

  “苏太傅,可是为了令爱的事?”皇帝身上无力,头昏脑涨,更是无法入睡,听到是苏伯淮来了,便想着把事都了了。

  苏伯淮朝着内室行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傅免礼。”

  “谢皇上。”苏伯淮起来后,朝内室回道:“回皇上,老臣此次进宫,确是为小女一事。”

  此事刚被容无咎给回绝,皇帝正愁怎么跟苏家交代,苏伯淮就进宫了。

  不过,听到这话中意似是不满意这婚事,皇兄性子一向淡漠,拒绝实属正常,但苏太傅若是拒绝,淳于照倒是想听一听这其中缘由,脸上不禁有了几分趣味。

  “莫不是令爱嫌弃朕给的贵女身份太低微,才让您进宫?”

  在天承国,贵女身份仅次于侧妃,只有大臣们的女儿才有资格被封为贵女身份,也算是一份殊荣。

  “臣惶恐——”苏伯淮似是没想到皇帝会来这么一句,边说边朝着内室行了个大礼。

  “苏太傅这是做什么,朕只不过随口一说罢了,快请起。”淳于照笑道。

  苏伯淮谢恩起身,回道:“南渊王乃人中龙凤、天之骄子,小女能入王府是她的荣幸,能给个贵女身份已经是无上尊荣了,哪还敢奢望侧妃之位,只是……”

  “哦?那就是太傅您不愿意咯?”淳于照打断苏伯淮的话,故意打趣了一句,声音却有些严肃起来。吓得苏伯淮双膝一软,又连忙行一大礼:“臣惶恐——”

  “苏太傅多年未入宫,难得一次进宫,是打算一次性把之前未行的礼都跪完吗。”淳于照的语气放松起来,没那么严肃了。

  “行了,快起来吧。”

  听见皇帝没有怪罪之意,苏伯淮抬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才谢恩起身。

  虽然皇帝没有什么实权,但那股帝王之气也是令人生畏的。

  “皇上真是折煞老臣了。”苏伯淮语气恳切地说道:“并非是老臣不愿,主要是臣的夫人去世得早,老臣对小女难免疼爱一些,便疏于管教,导致性子顽劣,不受拘束。若是嫁入王府,恐怕会给南渊王徒增烦恼,闯下祸端,怕是辜负了皇上的美意。”说着又低头微微行了个礼,以表诚心。

  内室里突然没了声响,显得偌大的御书房只有苏伯淮一人的呼吸声。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苏伯淮低着头,等待皇帝的回复,过了半晌,内室里才缓缓传来淳于照的声音。

  “苏太傅。”淳于照叫了叫苏伯淮,顿了几秒,才道:“朕……”

  苏伯淮听着话头语气不对,以为皇帝又要质问自己,直接打断了皇帝的话,双腿一弯曲,便准备再行个大礼,大声道:“皇上恕罪,臣——”惶恐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见面前有一角明黄色的衣袂。

  “朕是想说,朕允了。”淳于照觉得苏伯淮许久未进宫,故意打趣了几句,发现老头子倒还和以前一样可爱好糊弄,就叫了叫名字,从塌上下来,穿了鞋子想出来看一看现在老头子脸上是何等表情。

  谁料,刚出了内室就看见苏伯淮正弯着腰,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仰头看着自己,也来不及怪罪他打断了皇帝说话,淳于照问道:“太傅这是?”

  苏伯淮顺着龙袍往上看,淳于照正一脸诧异地打量着自己,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些怪异,不禁有些尴尬,原来自己误会了,忙直了直身子,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苏伯淮眉头一皱。

  刚跪的太急,又同一个姿势久了,起得又太急,一下子就闪了腰了。

  “太傅没事吧?”淳于照关心地问了句。

  “没……没事,年纪大了,身子骨太硬了,呵呵呵。”苏伯淮一手撑着老腰,面不改色地回道。

  “那就退下吧。”事情总算两头了结了,淳于照的心口像是落下了一块石头,脑袋也不那么昏昏沉沉的了,便又走到桌案前继续翻阅奏折。

  “谢皇上,老臣告退。”

  华春宫

  院落中的菊花翠绿欲滴,一株株排列的非常整齐,花瓣都尽力向四周伸展,把菊花与菊花之间的空隙都挤得满满的。远远看去像是好些银白色的雪球嵌在绿色的枝叶上,中间的淡黄色花蕊正在迎风点头,辉煌夺目。

  主殿内

  萧太妃一袭华服,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容华贵,正坐在内室中间的圆桌面前,旁边的一个女子恭敬地站在一旁,似是站立了太久,柔弱无骨的身形有些微颤。

  桌上放着一个红木盒子,萧太妃看了一眼那女子,神色淡淡,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可抗拒:“好了,也站了那么久了,坐下吧。”

  佟氏温顺地福了福身子,柔声道:“谢母妃。”便弯着身子准备坐下。

  “身子那么虚,万一站坏了,皓儿又得来责问哀家的不是了。”

  萧太妃语气淡淡,话中却隐隐透着一丝不喜。佟氏一听,脸色霎时有些苍白,咬着唇连忙又站起身子,跪在一旁低着头,说道:“臣……臣妾不敢。”

  “你可还记得嫁入王府之前答应过哀家什么。”

  “臣妾记得。”佟氏低着头回道。

  这回答,萧太妃显然并不满意,金色眉微微上挑,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连带着语气也有些怒意:“哼!哀家看你已经全忘了!”

  “你入府已经两年有余,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要不是当年怜悯你对皓儿的痴心一片,皓儿也非你不娶,你以为你的身份能安然嫁入王府做个侧妃吗?”

  佟氏看不到萧太妃此刻的表情,但她说出的话已经足够震慑,佟氏明白萧太妃的意思,低声回道:“臣妾自知家父官阶低微,无法帮到王爷什么,承蒙母妃当年的成全,臣妾才能嫁给王爷陪伴身侧,以解相思之苦。母妃的恩德和王爷对我的真情,臣妾一日都不敢忘。”

  瞧着这话也算是恭顺,萧太妃脸色稍缓,语气依然透着丝威仪:“哀家知道皓儿喜欢你,你对皓儿也算是真心一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哀家才希望你能尽快为皇室开枝散叶,诞下你与皓儿的结晶,难道你不想吗?”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要有属于自己和王爷的一个孩子,可是……佟氏的心里不由得苦笑一声,温顺回道:“请母妃放心,臣妾会尽快为王爷诞下一位皇子,以报母妃和王爷的恩德。”

  萧太妃这才有些满意,伸手拿起桌上的红木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串棕红色的佛珠,每颗珠子上都镌刻着经书上的文字,萧太妃拿起佛珠细细地看着,有些爱不释手。

  佟氏听到桌上有盒子打开的声音,便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看见萧太妃正在抚摸着佛珠上面的字,不禁开口说道:“这是臣妾和王爷一起去清心寺里求的,王爷说您素来喜欢礼佛,便让庙里的清广大师作法开了光,说是日日带在腕上礼佛就能心想事成,万事皆顺。佛珠上的字也是王爷亲自镌刻上去的。”

  “皓儿?”萧太妃捏着佛珠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佟氏,见她清瘦白皙的脸庞,语气诚恳,没有半点怨艾。抬手把佛珠放回了红木盒子里,便道:“你也是有心了,地上凉,起来吧。”说着朝门外喊了一声。

  “谢母妃,母妃喜欢就好。”佟氏谢恩后便重新站起来候在了一旁。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一身嬷嬷的宫装,迈步到萧太妃面前,行了个礼,道:“太妃,有何吩咐。”

  “常嬷嬷,把它放到佛堂里,再把哀家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给佟侧妃。”

  “是。”常嬷嬷拿着桌上的红木盒子,便朝内室走去。没一会儿就从内室中出来了,手上拿着一张折叠的纸,走到了佟氏面前。

  “佟侧妃,这是一张求子药方,按照上面的请每日按时服用,也是太妃对您的一片期望。”常嬷嬷面无表情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