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毕竟是个女孩子
柚子蜜哟2020-08-08 14:213,012

  嘶——好痛

  苏小意抬起头,双眸中含着水汽,一脸可怜巴巴地看向摊位老板,眨了眨眼睛,眸中水雾似是随时都能化为珍珠滚落下来,“不好意思了老板,我也是一时心急,前段时日好友送了我一只小狐狸,养了许久很有感情,但是动物都是热爱自由的,大自然才是它的去处,我想放生,可惜笼子的锁扣是一位高人所造,而钥匙却在送过来的半路上丢失了,这才心急火燎的买钥匙,也能早一日给小狐狸自由,是我那日太心急了,实在是抱歉。”说着还向摊位老板做了个揖,抹了把泪花。

  阿雅:……

  摊位老板:……

  这还是那刚刚怒气冲冲质问自己的公子吗?

  看着苏小意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又一脸诚恳地给自己道歉,摊位老板揉了揉眼睛想再看得清楚一点,仿佛刚刚怒气冲冲的公子是另一个双胞胎兄弟。

  由于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面前的公子还一脸无辜可怜地望着自己,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再多做纠缠,也不想影响自己做生意,摊位老板张了张口。

  “公……”可惜,话还未说完就被苏小意打断了。

  “但是,这钥匙既然不是万能的,就不能叫万能钥匙,也确实是您欺骗了顾客,我当时也是非常相信您,才花一两银子买的,您看?”

  “一两?咱一般打个普通的钥匙也才十文钱啊!”一旁的大婶瞬间转移了阵地,看向摊位老板,语气有些惊讶。

  “对啊,这贵了都不止一倍了。”

  “这不是抢钱吗!?”

  “老板,前几天定的几串钥匙我不要了,定金您要退给我!”

  “对对,我那把钥匙也不要了,我的也得退!”

  “……”

  摊位老板有些傻眼,没想到事态发展的有些控制不住了,连忙满脸堆笑,拱手对周围的人说:“实在是抱歉,抱歉了各位啊,这件事确实是我思虑不周了,这位公子的银子我会如数退回,也请大家给叶某一次机会,大家见谅见谅啊……”

  一次小闹剧完美收官,众人纷纷散去,摊位老板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苏小意拿着银子向上抛又接住,边走边玩,不亦乐乎。

  “公子,你这变脸的功夫在哪儿学的呀?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阿雅打趣了一句自家小姐。

  后者一脸傲娇,抬起下巴略微得意,假装摸着胡须,故意压低声音道:“咳咳,孺子不可教也。”

  小妮子闻言可不依了,撸起袖子就要对苏小意下手,苏小意扮了个鬼脸就跑,主仆二人嬉闹的一路穿街过巷。

  微风吹动,马车的帘子随风隐隐能看见大街上的景象,容无咎正坐在马车里,斜眼便看到了大街上追逐的两道白色身影。

  这身形……似是在哪儿见过……

  马车一直在前进,街上的铺子缓缓倒退,连着两道身影也不见了。

  容无咎快速的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痕迹,摇了摇头,许是近日过度操劳出现了幻觉。

  此刻最要紧的便是皇弟的身体。

  念及此,拿着盒子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

  太傅府

  苏文琮刚下朝,便看见两个白衣少年追赶着到了府门口,看清脸后,剑眉微微一横,有些怒意道:“小妹!”

  “谁叫我?”苏小意正挥舞着双手躲过阿雅的攻击,小脸一抬,便看到了苏文琮穿着一身青色官袍一脸怒火地站在太傅府大门口,立马拉着阿雅到自己的身前去,乖巧道:“大……大哥。”

  阿雅也发现了不对,忙站在了苏小意的身前,身体站得直直的,希望可以替自家小姐挡住些什么。

  苏文琮乃太傅府唯一的男丁,虽是夏姨娘所出,但为了把身份扶正,早已过继给了苏小意的母亲阮凤清,族谱上也算是正经的太傅府嫡长子,从小便足智多谋,文涛卓然,完完全全的继承了太傅苏伯淮的才智文学,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常年操持着整个太傅府,便更多了份稳重,苏小意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有些畏惧自家这大哥。

  “堂堂太傅府未出阁小姐,整天穿着男装在外面招摇过市,你……”眼前的白衣少年低着头,静静聆听的样,苏文琮心中怒火已然消了大半。

  哎,毕竟是个女孩子。

  在太傅府大门外训诫,也着实有些太过,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罢了罢了。

  苏文琮叹了口气,抬脚就进了太傅府,边走边道:“还不快回府。”

  主仆二人松了口气,忙跟在苏文琮的后面进了府。

  “皇上,如今皇室人丁稀薄,绵延皇嗣才能国祚延续啊。”

  “爱卿说的极是。”淳于照一身黄袍正坐在大殿上方,点了点头:“天承国已历经百年,多亏了先帝们励精图治,福泽百姓,才有了如今的国泰民安,可如今到了朕一辈,唉……”

  都怪自己的身子,自幼便患上了心疾,看了多个名医都只说只能以汤药续着,切不可过多劳累。

  “众卿可有什么良策?”淳于照觉着有些累,往龙椅后靠了靠,眼神瞥向大殿下方。

  “皇上,泽王虽已有侧妃,但至今未有子嗣,南渊王已过弱冠之年却还未娶亲,不如给二位王爷分别送两位贵女,若他日诞下皇嗣可扶为侧妃。”左相提议道。

  “这主意不错。”

  “是啊是啊”

  其他大臣也纷纷同意这建议。

  “哎,岑大人,令爱快及笄了吧?年纪倒也和南渊王相配啊。”

  “小女已经许了人家,聘礼都收了,及笄后就要嫁过去了。”岑大人讪讪一笑,抬袖擦了擦虚汗,幸好,早早给女儿订了婚,嫁个毫无实权的外姓王爷,还不如嫁给世家的远亲,好歹知根知底的。

  “那可惜了。”

  “听说太傅府的大小姐,刚过了及笄之龄,容貌端正,秀外慧中。”

  “苏大人,莫不是令妹也许了人家吧?”

  居然打起了自家小妹的主意了,苏文琮压下心底的不悦,脸上带着官腔,笑了笑道:“张大人说笑了,令妹还未许人家,还待字闺中。”

  “嗯,这样看倒也算是匹配,不失为一个好的人选,也不算委屈了南渊王。”

  “不知苏爱卿意下如何?”皇帝淳于照听着朝臣们的议论,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便把问题抛给了苏文琮。

  “回皇上,也谢各位同僚抬爱,只是舍妹的婚事在下还无法代父亲做主,恐怕此事还得回去禀告家父,且南渊王还不知此事,若贸然定下,只怕会委屈了南渊王,也怕辜负了皇上的一番好意。”苏文琮说话滴水不漏。

  “嗯,也好,那此事就交由苏爱卿了,也代朕向太傅问声好,苏太傅劳苦功高,为朝廷贡献了大半辈子,就算此事不成,朕也会为令妹找一门好的婚事,定让太傅他老人家安心。”淳于照话题一转,就把这场婚事变为了朝臣之事,从而告诫朝臣们,能为国家肝脑涂地,一心为国的,国家也一定不会亏待了他。

  “谢皇上。”

  “皇上英名,臣等必会忠心为国,肝脑涂地!”

  “皇上英名……”

  “……”

  苏文琮想起今日在朝上之事,心中思绪万千,前进的脚步陡然一停,跟在后面的苏小意没注意差点一个趔趄。

  转头看见自家妹妹冒冒失失的样子,不由得更愁了,也怪自己平时太过于宠溺这个妹子,家中也无人好好管教,才养的如今这般自由拘束,半点没有名门闺秀的样,若是真的嫁进南渊王府,就南渊王那冷清的性子,指不定哪天闯一祸,人就直接给她丢出去了,那得多难看啊……

  “阿雅,盯着你家小姐,这几日在府中闭门思过,没我的允许,不许踏出府门一步!”

  最近因为这婚事肯定有很多人盯着太傅府,关着这丫头能收收性子,也省的出去添乱!

  这件事得赶紧跟爹去商议商议,最好能把这门亲事给推了。

  苏文琮留下句话就迈着大步直奔书房。

  苏小意看了一眼阿雅,道:

  “你觉不觉得大哥今日有些奇怪?”

  从前自己再如何胡闹,大哥都只是嘴上说几句,从不动真格的,这次只不过是男装出了个门,大哥就要把我关在府里。

  “许是在朝上遇到不顺心的事儿了吧。”阿雅回应了一句。

  “可能吧……”

  说的也对,朝堂的那些弯弯绕绕属实令人烦忧。

  而且,前晚刚去人家家里走了一遭,顺手带走了一样东西,万一人家发现来寻,那可就不好了,刚好这几日在府里呆着,避开着点也行。苏小意宽慰了自己几句,就往碧玉阁走去。

  阿雅紧紧跟了上去。

  苏文琮风风火火地进了书房,把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通,过了半晌,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哪还有那翩翩公子的模样。

  反倒是太傅苏伯淮正悠闲地躺在罗汉椅上,拿着放大镜在那看书,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成了正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