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吐槽式教育
柚子蜜哟2020-08-09 10:243,044

  佟氏接过药方,向萧太妃福了福身子,恭敬地回道:“谢母妃,臣妾定会日日服用,不辜负母妃的期望。”

  “嗯。作为一个妃子,要时刻谨记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余的……”萧太妃手轻敲着桌岩,话中点到为止。

  佟氏知道这件事对泽王要闭口不言,免得母子二人又要生出嫌隙,便向萧太妃一脸保证,说道:“请母妃放心,臣妾一定时刻谨记,王爷要是知道母妃很喜欢他送的这份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萧太妃见常嬷嬷的神色有些异常,便朝着佟氏说道:“好了,你也回府吧,皓儿这么久不见你,怕是得到哀家宫中来要人了。”

  “是,臣妾告退。”

  等佟氏出了门,听不到脚步了,萧太妃才说道:“把人带进来。”

  “是。”常嬷嬷应了一声,走到门口领进来一个太监服的公公。

  “奴才叩见太妃娘娘。”

  “起来吧。”萧太妃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谢太妃。”太监张德才四十六岁的年纪,身材中等,一双小眼睛周围有几条笑纹。

  萧太妃不动神色,常嬷嬷开口问道:“听说南渊王今日进宫了,在御书房跟皇上待了有一个时辰。”

  张德才满脸堆笑,笑道:“是,嬷嬷的消息可真灵通,小的就是为这事儿特意来禀报的。”

  常嬷嬷见萧太妃的神色有些不悦,大喝了一声:“大胆!一个奴才也敢跑到太妃的寝宫里来危言耸听吗!?”

  扑通一声,张德才忙往地上一跪,身子抖了几抖,回道:“太妃明鉴啊,奴才句句属实,绝不敢有丝毫隐瞒,奴才愿意此生忠心于太妃,若有半分异心,便千刀万剐身首异处。”

  “好,哀家就信你一次,说吧。”萧太妃幽幽地开口。

  “谢太妃。”张德才见萧太妃没有继续为难,便也是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心中想着一定要把握住这才机会,投靠萧太妃,才能在宫中立足。

  “今日皇上问起今早送给南渊王府中的两位贵女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就换掉,南渊王没有拒绝两位贵女。奴才知道贵女是太妃安排的,所以听见南渊王面圣为的就是此事,怕这事有什么变化,才亲自去探了探消息。若有变化,奴才也好赶得及送来给太妃,好早做其他的打算。”

  “嗯,你倒还算机灵。”萧太妃深看了一眼张德才,也顺便打量了一番,“但此事哀家早已知晓,你既有投靠之心,也得拿出你的忠心给哀家看看。”

  张德才听言心中一喜,早就知道这事萧太妃可能早就知道,但还是禀报了上去,也因这一点,萧太妃定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张德才赶紧说道:“是,奴才对太妃定然是忠心不二的,对此事奴才有一看法。”

  “在太妃面前还卖什么关子,还不快说!”常嬷嬷见惯了这种人,但还是有些不屑。

  “常嬷嬷说的是。”张德才看了常嬷嬷一眼,哼!等有一天老子站住了脚,必定不会给你好脸色看,张德才心中这样想,脸上笑意却不减:“太妃,两位贵女虽貌美如花,也擅长取悦男人,但毕竟来自烟花六巷之地,身上的那股子野花味儿终归藏不住,奴才觉着,应该给南渊王找一个家世清白,毫无城府的闺阁女子做王妃。”

  张德才话说一半,顿了顿。

  “接着说。”萧太妃听言来了些兴趣,示意张德才继续说。

  “一来南渊王性格淡漠,也从未近过女色,万一两位贵女无法留住,又加上身份低微,很容易被南渊王产生厌恶之心扔出府外,而王妃就不同了,皇上钦赐,又是发妻,若无旨意,南渊王必定是不会随意胡来。二来,闺阁女子都是养在府内精心培养的,在气质身份上都压了两位贵女一头,说不定也能因此打动南渊王。三来,可以选择朝中未投靠太妃的臣子,让其女儿嫁入南渊王府,以此牵制,同时可以让其女儿从王府中传递真实的消息出来。”张德才说完后,恭敬地侯在一旁。

  半晌,萧太妃才缓缓开口:“张公公,哀家知道你一向与那王顺不合,先帝仙去后,王顺做了太监总管,处处打压你一头,你如今可在尚衣局?”

  “是。”张德才回道,心中满是不服,王顺那狗奴才,当年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如今做了太监总管,自己却被贬到尚衣局做一个小打杂的,连那些新入宫的小太监都能对自己颐指气使的。

  “从今日开始,尚衣局便由你来掌管,此事也交由你来办,若是办的好,便重重有赏,若办不好……”萧太妃说着眸色一冷。

  张德才连忙跪地,信誓旦旦地道:“请太妃放心,此事奴才一定办得妥妥的,谢太妃。”

  “期间若是有任何需要,可以找常嬷嬷,下去吧。”

  “是,太妃,奴才告退。”张德才谢恩后就退出了寝殿。

  望着张德才离去的方向,常嬷嬷有些不放心,说道:“太妃,此人就是棵墙头草,当年就是因为背叛了主子才被贬到了尚衣局中做个下等太监,这件事这么重要,不如交给老奴来办?”

  萧太妃却不以为然,扯出一抹讥笑:“如此小人,若是不加以利用岂不可惜?何况,有些事也不方便你亲自出手,让他去做反而掩人耳目,此外,哀家还有其他要事交给你做。”

  “请太妃吩咐。”既然萧太妃开口了,常嬷嬷也不再多言。

  “两位贵女的身份他是如何知道的?”萧太妃微微有些怒意。

  “这……”做这件事的人都已经处理掉了,常嬷嬷也实在想不出哪里出了差错。

  “这件事连张德才都能知道,你以为南渊王可能会不明白吗?这两枚棋子怕是已经废了,张德才的这件事你要好好配合,切记不可再露出马脚。”

  “是。”常嬷嬷回应道。

  太傅府

  苏文琮此时已经卸下了一身官府,换上了一袭月牙袍子,剑眉星目,清新俊逸,一脸焦急地站在大门口朝皇宫方向看着。

  远远望去,有一顶熟悉的轿子往这里驶来,没一会儿,轿子就停在了府门口,苏伯淮从轿子里缓缓出来,身子向一侧偏着,一手撑着后腰。

  “爹。”苏文琮见状连忙迎了上去,扶着苏伯淮道:“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进屋说吧。”

  苏文琮扶着苏伯淮躺在了床上,眉眼间都是担忧:“爹,是不是皇上不同意?”

  “没有,皇上同意了。此事本来就没有定下,估摸着南渊王那边没有答应,所以为父也没有多费唇舌。”苏伯淮侧身躺在床上说道。

  “那就好。”苏文琮点了点头,又不放心地问道:“难道此事真的跟萧太妃没关系吗?”

  “若真是萧太妃所为,怕是此婚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但当年您拒绝了萧太妃的拉拢,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按照萧太妃的行事作风,难不成就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了吗。”苏文琮表示怀疑。

  苏伯淮当然也不信,这么多年下来,苏文琮又顺利入朝为官,到了今日也不见得有什么半分报复的苗头,也不免令人心中生疑。

  “此事已成定局,若是萧太妃有意横插一脚,皇帝也不会如此轻易答应。”苏伯淮不想去想这事了,反而更担心苏文琮,“倒是你,你如今刚上任都察院右都御史,朝堂上风云变幻,你这职位刚好处于风口浪尖,稍有不慎,就会被抓住把柄,说不定萧太妃正派人盯着你,你在宫中必得小心再小心。”

  “父亲放心,孩儿自有分寸。”

  “不过,既然此事如此顺利,您这进宫一趟,腰怎么还扭伤了?”苏文琮这话问的,让苏伯淮想起了在御书房的糗事,瞬间就老脸一红,这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爹!”房中闪过一道黄色的身影,一下子就到了苏伯淮的床边。

  苏小意闪烁着大眼睛趴在床边,盯着苏伯淮的腰,担心地说道:“爹,听说您身子不适,你哪里不舒服啊?”

  苏文琮站在一旁,有些无奈,拉起苏小意说道:“爹他没事,就是腰闪了一下,静养几日就好了。”

  “是吗?”苏小意似信非信,凑着小脑袋又到床边,“那您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说着就要把手覆上苏伯淮的额头去探一探。

  “爹真的没事,不信你问你大哥。”苏伯淮侧着身子没法动弹,只能向旁边的儿子投去一记求救的眼神。

  苏文琮又一把拉起苏小意,弹了弹她的额头,板了板脸色说道:“这才关了几日,又开始闹腾了,爹什么事都没有,快回你的碧玉阁去,我让你抄的诗经你都抄完了吗?”

  苏小意立马躲开眼神,支支吾吾的:“诗经,哦诗经啊,差不多了都……”五百遍的诗经能抄的完才怪。

  “小妹啊,你说你一个姑娘家,从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稀松,没一样拿得出手的……”苏文琮忍不住又开始了日常吐槽式教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