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安相义女
Yiwaer2021-03-18 19:392,284

  月夜,在被火烧毁萧家的废墟中,一抹殷红的身影出现了。

  少年手中一把红纸伞,姣好的容颜,似笑非笑的模样,正观察着这废墟中独存的阁楼……

  另一只手里捏着串红狐吊坠,轻轻笑了笑,眼中似有无尽柔情。

  “姐姐,你还有东西没拿呢……”这时,他笑得阴邪,令人发指的恐怖。

  汴京城……

  “你……就是萧任之女?”

  安相府内,衣着华贵面带胡须的男人看着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声音颤抖般说。

  “家父的确是萧任,此番前来中原面圣,也是来投奔安相的。”萧挽很诚恳的样子,说着,她便理了理衣裙,想要下跪。

  “挽儿知道……”

  “唉……”安相扶住了她的手,叹了口气,“不必如此……”

  “我也是没想到,萧兄竟遭此劫难,当初就该让他留宿府中的……”言此,他就表现的十分难过的样子,眼角居然还有泪珠。

  “家父与安相素来交好,家父能交到像安相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友,实在难得。”萧挽掩面而泣,随后道:“可惜……”

  安相见状,赶忙说到,“挽儿啊……以后就把安府当成自己家,有安府给你倚仗!我认你做义女!”他口气豪迈的说。

  “可是……”萧挽有些迟疑,余光看了看他,不过这里倒是一个暂时落脚的好地方……

  “这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他严肃的说,随后直接叫来旁边的一个婢女。

  “言芷,以后你就在萧小姐身边服侍,把东苑去收拾出来。”他神情严肃的说。

  “是。”在他们旁边走出来了一位粉衣婢女,这想必就是言芷了吧,萧挽这样想。

  随后,言芷领着萧挽去了她的院子――东苑。

  “你……叫言芷?”路上,萧挽看了看这个粉衣女子,长相倒是干净。

  “回小姐,奴婢本名确实是叫言芷,不过小姐如果不喜欢,奴婢可以改。”言芷微低着头,很恭敬的样子。

  “哦。”萧挽恢复冷漠的神情,淡淡道,却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言芷微微抿唇,小心偷看她几眼,总感觉这位有些不好相处啊。

  “东苑?”萧挽站在院前,念着这俩字,“明明是南边的院子,干嘛要叫东苑?”她自语自语道。

  言芷正收拾着东西,听她这一话,以为是在问自己,便说,“小姐,其实这原本是叫冬苑的,冬天的冬……”其实还是有些原因的。

  “冬苑。”萧挽淡淡一笑,“哦~”莫名的笑,让人感觉十分的阴森。言芷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位小姐似乎有些可怖。

  院里一棵梨树,树下一张石桌,边上生了些野花,院里空气也很清新,看来是很久没住人了。萧挽走进屋内,观察了好一阵。

  她把包袱一丢丢到了床榻上,轻快地扑到了上面。

  闭上双眼,今夜,好梦么……哈。

  ……

  “吱吱~”女孩皱眉,又是这讨厌的老鼠声,她干瘦的手揉了揉眼,强撑着身体,从木板上起来。

  几只肥大的老鼠正爬在桌子上,争抢着吃那几个剩下的馍馍。

  女孩见状,瞬间两眼猩红,可恶!她抄起木板,就像那几只老鼠摔去。

  “吱~”老鼠被压扁了一只,脑浆炸了……剩下几只被吓的四处窜。

  想跑?女孩眼疾手快,拿起砍刀,一挥,“吱~”老鼠死了,女孩厌恶的咬了咬牙,那老鼠似是吃了很多,肚膛里的米粒随着血液流出……

  这下好了,又要挨饿了……女孩瘦小的身子蹲了下来,抱头,无声哭泣。

  明明她也是小姐,为什么,她就要遭这罪……

  “噔噔――”

  女孩闻声去开门,可是一打开门,除了一轮明月,一丝晚风,什么人也……不,在她脚下有几个包子,哦,还冒着热气。

  能吃吗?女孩拿起包子,这包子,还挺香,肉包子,但是,这里面会不会下毒了?

  女孩迟疑着,忽然肚子咕咕叫了几下,好饿……有毒就有毒吧,总比吃那些老鼠吃过的好,反正她是这样想的。

  女孩咬了一口包子,她惊的睁大了眼,这包子,不像那些下人吃的啊,皮薄馅多,肉汁流入嘴里,满满的香甜感……

  吃了一口,她就不敢再吃了,用衣服把包子包了起来,留着,明天还能吃,她开心的笑了笑。

  殊不知暗处还有一个人在看着她,也笑了……

  ……

  翌日,萧挽梳妆打扮了一番,换上了府里送来的衣裳。

  还算不错的容貌,一双桃花似的眼,再配上这身兰色锦衣,还真有小姐的样子,可惜,太瘦了,好在该有肉的地方有肉。

  “哇,小姐真好看……”言芷一副惊呆了的样子,看着梳妆镜前的人。

  “呵,是么。”萧挽微微垂眸,嘴角勾起,“是该用早膳了吗?”她笑问。

  言芷以为她高兴了,便开心回答道,“回小姐,快到点了。”

  “走吧。”萧挽淡淡道,左右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确认好后才起身。

  她在心底自嘲了一番,到底还是之前受了太多白眼。

  安府有二千金,一个叫安尚画,一个叫安清阮。这俩位小姐的相貌那是倾国倾城的,在汴京城那是有名的美女,若说当今华遥公主是南宁国第一美人,那这二位,就能称的上第二了。

  不过前几日,安尚画和安清阮都前往不远的南安寺了,因此她也见不到了。

  直到萧挽在见过府里的大夫人,二夫人后,才发现了,原来,同样是小姐,还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听说,安府大小姐和二小姐也会武呢,哈,有机会,比试比试?

  “挽儿来啦,坐下吧。”安相一副慈容,好像对谁都很和善。

  就这主席上,她是不敢坐,就离安相隔了一个位子。

  见她此举,安相脸色变得有些僵硬,随后说到,“挽儿不必如此拘谨,把这当自己家。”

  “谢安相好意,挽儿毕竟……唉。”萧挽面带歉意又有些不好意思,略笑了笑。

  “嗯?怎的如此称呼?”安相皱了皱眉,严肃起来。

  萧挽惊的忙改口,“义父。”

  “哈哈哈……”安相这才欣慰的笑了。他旁边的大夫人,二夫人也掩面窃笑,不过很是雍容华贵的样子。

  萧挽也尴尬的笑了笑,微微抿唇,面色微红。

  桌上的菜甚是丰富,玉花糕,寒酱鸭……这哪里有点早膳的样子,这就是他们平时吃的山珍海味么,萧挽偷偷瞄了瞄那两个夫人,面色平静,看来是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她毫无反应,但她确实想吃的很,想要扑过去,但她得注意形象啊。

  话说,这些菜啊,真是太美味了,可是不能吃太多,万一,他们嫌弃她……

  待会用完早膳就该进宫了,毕竟还得处理――萧家命案呢!其实她是挺不情愿的,因为她对萧家没有感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边勿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边勿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