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一念之差
烟雨琯琯2021-02-25 22:402,565

  1988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倪一念跟随他们的地质勘探队来到了云南某个山村。他们要在这里进行为期两年的勘探工作。

  他们驻扎在村子里,白天背着设备到山里工作,晚上回来开会研究讨论勘探结果。有时候白天他们赶不回去吃饭,村里会派一对父女去给他们送饭。他们推着小推车,走十几里的山路才到达一念他们所在的地方。女孩十八九岁光景,面庞清秀,笑起来眼睛弯弯像天上的月牙,牙齿晶莹剔透如刚刚成熟的石榴籽。她总是害羞的躲在父亲身后,等着他们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再和父亲一起离开。

  一念疲惫的工作之余,看到那个女孩就觉得轻松了不少。之后的每一天,与那女孩相见变成了一念的工作支柱。他也没去问过女孩的名字,年龄,就只每天从她手里接过饭便觉得这孤独的、漫长的工作变得极有意义。

  一天中午,一念又盼着女孩快点到来。他抬头向远去望过去,女孩果然来了,只有她一个人。她推着车子,艰难的往前走,这么远的路,她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一念看到后,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跑过去接过了小推车。女孩先用云南话说:“谢谢!”后来可能害怕一念没听懂,又用普通话说了声谢谢!

  “你多大了?”一念也用普通话问她。

  “我十九岁了,高中毕业了。”

  “不继续上学吗?”

  “家里有三个弟弟,我没办法上。”

  “那你最喜欢学什么?”

  “我英语是最好的,我想成为英语老师,不过好像不太可能了……”她的眼眶红了,一念也跟着难受起来。

  “没关系,你要是还想学,我可以教你,我的英文不差的。学的好了,你可以去代代课,也算是英语老师了。”

  “真的吗?可是你工作很忙啊。”女孩看到他们工作着实辛苦,不想再让一念为自己费心。

  “放心吧,男子汉,怕什么累。”

  “那就再一次谢谢你喽。”女孩对他甜甜的笑了,一念觉得她要什么,他都会想去满足她。

  后来,一念只要有空就会教女孩大学里他学习过的英语。教的也不系统,想起来哪些就教哪些,女孩学的很认真,记了好多笔记,还会用一些生单词造句、写作文。

  女孩和一念接触的多了,村里人难免会议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人们的思想还特别保守,特别是偏僻的农村,男女关系是非常敏感的。女孩的父亲不允许她再和一念单独相见,也不让她再去送饭。

  一念的领导也找到了他,让他注意影响。一念很不服气,他问领导:

  “我们见面就是影响不好了?什么年代了,男女还不能说话了。”

  “我们自然理解你的,可人家村子里的人不这么认为,你工作结束就走了,让人家女孩怎么办?女孩子的清誉多重要你知道吗?”

  “那如果我说我要娶她呢?”

  “你疯了?这可不是小事!”

  “我没疯,我明天就去她家提亲。”

  第二天,一念真的去到了女孩家里。他对女孩父亲说要娶女孩,女孩的家人吓了一跳,一念拿出了他来这里近一年的工资,对女孩家人说:

  “这是我攒的工资,没来得及买礼物,这些钱你们需要什么就买什么。只望你们答应我娶她!”

  “那你的父母呢?他们会同意吗?”

  “会的,你们放心。”

  在女孩家乡里,女孩子到她这个年龄也该嫁人了,父母亲不会再想去养个终究要嫁人的孩子。何况一念仪表堂堂,又是吃国家饭的文化人,女孩的父母很快就点头了。他们就这样订了婚事。

  半年后,勘探队提前完成工作,他们要离开回武汉了。

  一念向女孩保证,等他回去后,向父母说明情况,就和父母一起来迎娶她回家。女孩点点头:

  “我等着你!”

  他们接吻了。是他们的初吻,旁边有潺潺的流水声,还有不知名的虫叫声。他们吻了好久好久,却不知这正是今生的吻别。

  一念回去后,立马就向父母说了女孩的事。他以为父母会理解他,支持他。谁知母亲“啪”的一巴掌,让他开始害怕。

  “她连大学都没上过,还是个农村人。娶回来让别人耻笑吗?”

  “农村人怎么了,没上过大学又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她,我们已经订婚了。”

  “想娶她,不可能的。”

  母亲拿走了他的身份证,户口本和所有的证件,还去找他领导,暂时不让给他安排去外地的工作。他根本无法出远门。

  母亲害怕夜长梦多,为他挑选了妻子,定了良辰吉日,准备大婚。他不同意,母亲便以死要挟,无奈他只能妥协。心里却觉得下半辈子都无法好过,想起女孩还在那小山村里心心念念等他,他真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母亲为他选的妻子,是与他父母同厂的王家的女儿。王家女儿从小就倾心于一念,即便知道他心里有别人,也铁了心要嫁给他。她想着婚后漫长的日子她总会走进他的心里的。

  新婚当晚,一念喝的烂醉。他走到新房,看到床头坐着他的新婚妻子,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她冰雪聪明,气质贤淑。可不爱就是不爱,他没有办法。她嫁给他,他却不能全心全意对她,他不知怎的竟伤了两个女人。他越想越觉得恼怒,觉得自己无能,端起桌上的酒杯又喝了起来。

  新婚妻子走过来,夺走了他的酒,为他擦脸擦手,扶他躺在床上。他看着她,流下了泪:

  “姝儿,我对不住你……”

  “一念,我们会幸福的,嫁给你我永不后悔!”

  姝儿抱住了他。他意乱情迷,和姝儿有了夫妻之实。

  第二天他醒来时,姝儿已经起床为全家人准备早饭。她是无可挑剔的好儿媳,好妻子。一念一看到她,总会想起若自己娶的是那个云南姑娘,她是不是也是一样?再想起她还在苦苦等他,他就心如刀绞。

  新婚后,他只在家呆了两个月,又有勘探任务他就参加了。母亲觉得他已经成婚,不会再怎么样,就由他去了。

  他去了青海,一去一年。他甚至都不知自己在家呆的两个月,为自己留下了这辈子唯一的儿子。

  青海任务结束后,他声称有事,没和同事一起回去,偷偷去了云南。

  到了女孩家门口,女孩的父亲一棍子把他打了出去,闭门不见。他从邻居那得知,女孩等他等了几个月,他都没来,在一个雨夜里,女孩离开了,大概是要去寻他。至今下落不明。

  他两腿发软,一阵眩晕。她到哪里了?她没有钱,没有出过远门,她要到哪去找他?她生死未卜,他又怎能回家享天伦之乐?

  以后的许多年,他都跟随勘探队,全国各地跑,一方面工作,一方面找她。有缘无分正是如此,他今生再没找到她。

  家里的儿子,他从未抱过。妻子在家伺候公婆,带孩子,十年如一日,从未抱怨,正如她新婚之夜的话:“嫁给你我永不后悔。”

  只是终日思念爱人,郁郁寡欢,疾病缠身多年。在儿子十一岁时,她离世,终于结束了这苦味的人生。

  可怜了儿子,从小没有父爱,唯一视他如生命的母亲也离他远去。他总是一个人,不想去交朋友,因为不想看见他们有父母的呵护备至。有人欺负他,他也不愿意反抗,最痛的事他都经历过,这算不了什么。

  直到有天,有个小男生带他从黑暗里走向了阳光下,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是倪宾燃,小男生叫李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