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你是我的!”
烟雨琯琯2021-01-21 07:232,352

  之后,阿昰被嘲笑了好久。都怪他在看西游记时不细心,琯琯后来也问他:

  “你难道不知道有个软件叫度娘吗?打电话问了一圈人,我都快羞死了!”

  “我当时不是发烧嘛,生病的人你要理解。”

  那天过后,琯琯和阿昰很自然的在一起了。琯琯在阿昰的帮助下很快完成了课程设计,大一也要结束了。琯琯的班长在放假前组织了班里聚餐,阿昰非要去参加,他要去宣示主权!琯琯曾简单给他提过赵广人的事,他一定要去班里让什么赵广人、周广人的知道,这姑娘是他的!

  琯琯班里的男生都是很珍惜琯琯的,看到她被别的学院的男生“掳”走了,都有种自家地里的好白菜被一个外地猪给“拱”了的感觉,一个个看到阿昰也没什么好脸色。只是觉得阿昰和琯琯站在一起,说不出来的般配,大约是两个人的电场线平行,电场强度相等,叠加在一起并无任何违和。

  放暑假了,只是他们的暑假很短,因为东北的冬天太冷,寒假很长,也就压缩了暑假。琯琯、阿昰和燃都没有回家。他们一起在国美电器找了促销的兼职,琯琯促销西门子家电,阿昰和燃促销三星手机。之前琯琯在饭店的兼职辞掉了,因为阿昰去过两次,非说店里的男服务员对琯琯图谋不轨。琯琯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会这么爱吃醋,除了燃,任何异性跟琯琯有稍微近距离的交流都不行。好吧,谁让她爱上了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呢。

  暑假里,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三人行”,早上坐公交车去上班,晚上一起再回来,到学校附近吃晚饭。有时,阿昰也会让燃先回去,他和琯琯在校园里散步。琯琯心里常常觉得,燃肯定恨死她了,她把燃的阿昰抢走了!

  兼职结束了,琯琯用发的工资给阿昰和燃买了纯白的T恤,她自己在衣服上画了头像。她想贵重的东西她买不起,自己动手做的礼物会比较有意义。她在阿昰的那件上画了自己和阿昰的头像,燃的那件上画了阿昰和燃的头像。她从小就热爱画画,只是家庭条件不允许,她从未专业的学习过,都是去借点绘画教程的书,一点一点的自己学,幸好她有天赋,画的还不错。先做自己应该做的,再做自己喜欢做的,是她很早就明白的道理。

  明明阿昰跟燃气质和感觉完全不同,琯琯在画的时候却对他们俩的长相有点区分不开。都说夫妻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会越来越像,朋友大概也是如此。在时间方面,琯琯是永远赢不过燃的。

  她把衣服送出去时,两个男生好像在比谁更高兴,都迫不及待穿在了身上!

  琯琯一直过阴历生日,她今年的生日在开学前三天。生日那天晚上,阿昰打电话让她到足球场,她到了后发现只有阿昰一个人坐在草坪上。

  “燃呢?”

  “燃说有事,没过来,这是他给你的礼物。”

  琯琯拆开盒子,看到是个沙漏,底座是个八音盒,琯琯轻轻拧动,熟悉的旋律“祝你生日快乐”就流动了出来,琯琯突然一阵难过,燃肯定不想打扰她和阿昰,才故意说有事的。

  “怎么了,不太高兴。”

  “阿昰,燃一个人会不会很孤单?”

  “他一个大男人不会胡思乱想的,不过他也该快点找个女朋友,把他嫁出去我才放心,只是他不近女色,只近我啊!”

  阿昰恬不知耻的说,琯琯被他逗笑了。

  “不想看看我的礼物吗?”

  “拿出来吧!”

  阿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黑色的绒布上是一条项链,有个形似闪电符号的宝蓝色吊坠。阿昰取出来,戴在了琯琯的脖子上。

  “为什么是闪电呢?”

  “你好像就似一道闪电,击中了我,把我电傻了,再也看不到什么莺莺燕燕,只能看到你!”

  情话怎么说来就来,琯琯猝不及防。

  “很贵吧,你不能乱花钱的。”

  “给我媳妇买东西怎么叫乱花钱,打工的钱,还有点节余,买了蛋糕!”

  “这么贵啊,你以后买东西之前要给我商量的!”

  “好啦,许愿吧,傻丫头!”

  阿昰摸着她头说,她总是不怎么打扮自己,他要好好疼她,把她宠成公主。

  阿昰点好蜡烛,琯琯许了愿,

  “许的什么愿?”

  “知道愿望不能说,还问我。”

  “就知道你不会说,我也许了愿,也不告诉你!”

  琯琯捶了阿昰一下,嘟起了小嘴。

  “吃蛋糕吧。”

  阿昰把蛋糕送到了琯琯嘴边,“甜品能解百忧”,这是琯琯的人生信条,她大口的吃了起来。

  正吃着,阿昰突然就亲了过来。

  “你干嘛?”

  “把你嘴上的奶油舔干净啊!”

  “舔干净?你是小狗吗?”

  “我就是小狗,汪汪汪!”

  阿昰一下子把琯琯扑倒在草地上,尽情的吻她,想吻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琯琯也顾不得害羞了,阿昰这么热烈真切的吻,她也沦陷了……原本草地上除了他们三三两两还有些人,等他俩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时,周围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只有当空一弯上弦月照着他俩。

  原来是足球场到时间要锁门了,不知道别人是看他俩吻的太投入不忍心也不好意思打断,还是人家叫了他俩根本没听见,总之,他俩准备离开时,门已经上锁了。

  幸好,阿昰有经验。之前他们宿舍四个人在这喝酒也是被锁在了里面,他们从看台那里翻了出去。他带着琯琯上到看台上,阿昰倒是毫不费力的跳了下去,对于琯琯来说,却有点高。阿昰在下面张开双臂,琯琯闭着眼睛跳到了他怀里。此刻,阿昰想起了第一次遇见琯琯的情形,他心想这丫头肯定还不知道,当时的人就是自己。于是,一边走着,阿昰便把当日的“趣事”说与她听。

  “那我当时是绊住了燃的腿,然后被你扶住了?”

  “是啊,从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不过,当时我摸到你那里了,你怎么没生气?”阿昰一边说,一边指着琯琯的胸。

  琯琯虽然瘦,却有一双傲人的胸。这是随了母亲,自发育以来,她的就比同龄人长的速度快。夏天,她穿的衣服稍微紧身一点,男人的眼神都得在她胸上停留片刻。所以,她大多数的衣服都是宽松的。

  琯琯听阿昰这么说,有点委屈: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打你一顿吗?你是为了怕我摔倒,又不是故意的,我打你不是显的我太做作吗?”

  阿昰对自己女朋友的“大度”有点担心,他挡在了琯琯的前面,搂着她的腰说:

  “琯琯,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你的所有都是我的,明白吗?”

  琯琯自然明白,阿昰又惹她得了一张桃花脸,索性她也豁出去了,抬起头,踮起脚尖,吻了阿昰。

  阿昰怎么肯罢休,捧着她的脸,又是一阵热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