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有一点动心
烟雨琯琯2021-01-19 07:351,387

  茶餐厅之约过后,阿昰和琯琯会经常在QQ上聊天。琯琯也很乐意与这名“好人”聊,因为她觉得他不仅是个“好人”更是个极有趣的人。

  比如,他会告诉琯琯整理《白夜行》的时间轴,会更容易注意到细节,还把书里复杂的人物关系画出来,拍照发给琯琯。还形象的把她们化工专业比作是设计“蒸馒头工艺流程”的,他自己的机制专业比作设计“蒸馒头设备”的,而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是负责“烧锅炉”的,经济管理专业是负责卖馒头的!精辟啊!

  他俩约过一次打网球,琯琯的技术实在太烂,阿昰就差手把手教她了。他教她怎么握拍,怎么走步,怎么正手转反手,怎么打旋转球,尽管琯琯都没学会……可她看着他,穿着白色体恤,发稍挂着一颗颗汗珠,笑起来或是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温柔体贴,她似乎有点恍惚,这个大男孩真可爱,和他在一起感觉好微妙!

  打完球走在路上,阿昰总让她走在里侧,去食堂吃饭上楼梯他也总是让琯琯先上,他跟在她后面。这一下午,不知道琯琯脸红了多少次,琯琯不太确定,这是喜欢吗?如果是,为什么和上次暗恋学长的感觉完全不同呢?

  他俩一起在二食堂二楼吃了冷面。琯琯觉得夏日的黄昏,空气里还有一丝丝余热,坐在洒满夕阳的食堂里,吃上一碗冷面,就仿佛在夏夜里乘舟泛西湖般惬意。她如是向阿昰说,阿昰更觉得她的独特,又多了几分爱慕!

  好多学生都嫌弃自己学校食堂的饭,琯琯却觉得她学校的食堂就是“别人家”的学校食堂,荷叶炒饭、小碗拉面、红烧茄子盖饭……毕业许多年,她依旧怀念这些味道,或许更是怀念彼时的他和她吧!

  打完网球的第二天下午,她和果儿、枝子一起下课走在校园里。道路两旁栽满了桑椹树,如今正是桑椹成熟的时候,那紫红色的椭圆形的小果子,像一个个吊坠挂在梢头,好不诱人!已经有好多同学在爬高上低的摘了,果儿看到了馋的流口水,枝子也想吃,琯琯说:“这有什么难,我去摘!”

  这桑椹树说高不高,说矮不矮,琯琯的身高就是掂着脚也恰恰够不到。她忽然发现天鹅湖旁边有个石头堆成的假山,假山紧挨有颗树,正好可以爬到假山上摘。她刚爬上去,拽到一根树枝,正要摘,怎么觉得身后暖暖的,一个长长的手臂伸了出来,帮她拉下了树枝。她回头便撞到了他的胸膛,她再抬头看,原来是阿昰,她的脸又红了。假山下面果儿和枝子在捂着嘴偷笑,还有一个男生也在旁边站着,仰着头,深邃的眼睛望着他俩。

  “你怎么在这儿?”

  “上完课走到这,看到一个小姑娘为了解馋不顾一切登高摘果,想来帮帮她。”阿昰一边说一边摘,然后递给下面站着的燃。

  “谢谢啊,经历过一番辛苦摘的果子才甜嘛。”

  琯琯也把果子递给了枝子,她原本要给果儿的,谁知枝子跑着过来接,枝子今天好活跃哦!

  摘的差不多了,琯琯才从假山上爬了下来,阿昰在后面护着,生怕她摔着。

  他们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一起吃桑椹,结果手、嘴唇、舌头都被染成了紫色,都不禁大笑了起来。此时此刻,云淡风轻,湖水澄明,夏虫高歌,最好的朋友在身边,想爱的人在眼前,只愿此时的一分钟可当一辈子!

  回宿舍的路上,琯琯和阿昰走在最后面,他们几个不知什么时候都悄悄快步走了。

  “明天晚上有空吗?”

  “刚好有事。”

  “方便说吗?”

  “当然,和班里一个同学约了去吃徐记烧烤。”

  “男生啊?”阿昰有点忐忑。

  “对。”

  琯琯并未多解释,她一向不爱解释什么,何况她现在和阿昰的关系只是朋友,说多了倒显得她在报备什么,让人误解。

  阿昰却是真担心了,他回宿舍就拨通了他们篮球队教练的电话:

  “教练,我们聚餐地点可以改一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