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李昰,很高兴认识你”
烟雨琯琯2021-01-18 07:342,301

  自从上次在网球课砸到人之后,琯琯再也没有上过网球场,还是老老实实的对墙打。她还一度担心那人有后遗症再来找她,不过两个多月过去了一直相安无事,她就渐渐忘了这事,及事里的人。

  琯琯原本就很难记住陌生人的脸,看美剧看好久才能分清女一女二女三脸的区别。不过她却一下子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找到自己要找的人,这样的“顾此失彼”琯琯倒从来没介意过,却令阿昰耿耿于怀。后来,阿昰再三追问琯琯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吗?琯琯总是特别认真的摇头。所以,只是几周以后她骑三轮车载过的两个人的面孔已经在她脑海里打上了马赛克,任凭她如何提取,得到的图像已然是一副20世纪抽象派画。

  大一下学期的课程很多,几乎天天满课。不管是阿昰还是琯琯,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琯琯周六上午还要去实验室做无机分析化学实验,实验结束又要整理实验数据写实验报告,琯琯觉得比高中还要忙。

  不知不觉,又到了学期的期末,夏天也悄悄的到了。校园里变得五彩斑斓起来,除了各色各样的花在你争我夺的盛开,还有各式各样的花裙子在校园里翩翩起舞。男生们一个个算是饱了眼福,李昰却无暇欣赏,弱水三千,他只想取那一瓢。那次被琯琯砸了之后,他就再没见过她,因为要和别的学院打比赛,他们的体育课被拉到室内篮球场里训练了。就这样,这学期又快要过完了。

  这天中午,阿昰和宾燃吃完饭回到宿舍,难得大哥和安达都在,他们四个在白天是很难一起凑到宿舍的。阿昰看见大哥桌上放了一摞作业,是大哥选修课上收的作业。缘分使然,琯琯的作业本正放在最上面。“叶琯琯,化学工程学院化工0906班”,阿昰看到这名字,心里好像放了一面大鼓,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选修的什么课?”阿昰拿起琯琯的作业本,问大哥。

  “民商法,还剩最后一节课了,去考个试就结课了。”

  “课在周几?”

  “周四下午第二节。”

  “ 我跟你一起去!”

  “跟我一起?为什么?”大哥有点懵,

  “去找一个人!”

  周四下起了雨,从夜里就开始下,越下越大,低洼处积的水足能淹没住小腿。阿昰跟随大哥来到教室,一会儿琯琯就走了进来,拿着一把紫色的伞,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坐到第二排,阿昰在第四排,因为雨把裙子打湿了,裙子紧紧贴在了琯琯身上,里面的内衣内裤若隐若现。阿昰环顾教室,幸好人还不是特别多,没人注意到琯琯,他心里盘算着下课要怎么提醒她。刚好他今天因为下雨,多穿了件衬衣在外面,他瞅着那蓝色的格子心里就有了主意。

  那天把衬衣给琯琯后,阿昰回到宿舍,抱着电话,一会儿看一眼一会儿看一眼,连上课和睡觉时间都把音量开到最大。晚上他妈妈因为做梦梦到他被南斗星君捉走了,急忙给他打电话,把宿舍人全吵醒了,安达差点没上到他床铺上打他。

  终于,第三天上午,叶琯琯的电话号码闪烁在了屏幕上。阿昰急忙接起,琯琯约他中午在学校外面的茶餐厅见,要还他衣服同时请他吃饭以表感谢。

  足足十个月时间,李昰才和叶琯琯有了真正的交集,仿佛两条不平行的线,在相交之前总会有漫长的遥遥相望!

  琯琯把衣服折好放到袋子里,走到了茶餐厅。阿昰已经等在门口,他远远的看她走过来,终于她是来找他的!

  他俩打过招呼,一起走了进去。服务员都是年轻的小姑娘,拼命向阿昰献殷勤,却对琯琯嗤之以鼻,大概觉得她何德何能可以和阿昰坐在一起吃饭。琯琯却没在意这些,她在阿昰面前还是有稍许的尴尬,不过她倒发现对面的男生也有点慌张局促的样子。他俩看着菜单,阿昰一定要让琯琯点,他想多一点了解她。琯琯只好问道:“你喜欢吃什么?”

  “都可以,我没什么忌口的。”

  “那我可就按我的喜好点喽!”

  琯琯点了毛血旺,烧青菜,两杯果茶,两碗饭。

  这傻丫头可是真傻!稍微有点小心机的女生,都不会在初次见面的男生面前就点这么重口味的菜,显的自己太野蛮不说吃相也不好看。

  阿昰看着面前的姑娘大口大口的吃毛血旺里乱七八糟的菜,辣的鼻尖沁出了汗,却是一脸的满足,她的真实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你吃辣的不怕长痘痘吗?”李昰忍不住问她。

  “我从小就喜欢吃辣椒,我爸给我叫辣椒王,可从来没长过痘,我自己也觉得奇怪,高中时大家都长痘,我差点被孤立了。”

  “你也不怕胖?”

  “我吃的又不多!”琯琯认真的回答。

  阿昰忍不住“噗嗤”笑了。

  “是是是,不多。”眼睛望着旁边已经吃完的一个空碗。

  琯琯看着空碗,还有捧在手里正在吃的第二碗,有点尴尬!

  “我每天要跑去上课,晚上要去打工,还得忙着写作业,写实验报告,准备期末考试,不多吃点,哪有力气!”

  “你还打工啊?”

  “嗯,就在学校附近的中餐厅。”其实就是他们光棍节联谊的饭店,还是梁越介绍的。

  “很辛苦吧?”

  “还好啦,不算什么的。”琯琯突然想到还不知道他叫啥,

  “聊了半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李昰。”

  “李shi,哪个shi?”

  “上日下正。”

  “这个字不多见啊,你的名字一定有什么含义。”

  “没什么含义,是因为哥哥叫李昱,跟着他的名字取的,父母总是对第一个孩子的名字很用心的取,之后的跟着随手就能拿来。”

  “不管怎么样,你的名字还是与众不同的。”

  “小学时同学们不认识我的名字,老师点名叫李昰,他们以为是李屎,总是被笑话,我小时候极不喜欢我的名字。”

  “还好饭我已经吃完了。”琯琯笑着说,这时她看着眼前人,怎么觉得有点熟悉,她迅速将脑海里的人脸一张张提取,然后把这张脸按到那张打了马赛克的抽象派画上,发现竟然把画面复原了。

  “你是……网球课被我砸的男生?”

  阿昰被他这么盯着看,脸竟红了。

  “是,你想起来了?”

  “不好意思,我本来也不怎么能记住人。被砸的地方怎么样了?还疼吗?”

  “当时确实挺疼,上面有块淤青,现在已经好了。”

  “没想到能再见到你,李昰,很高兴认识你,你是个好人!”

  好人?一般不是男生表白被拒时才被定义成好人的吗?阿昰不明白怎么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好人”,叶琯琯的世界真是奇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