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候车室的离别
烟雨琯琯2021-02-11 08:491,778

  光棍节后,大姐开始了她长达七年的恋爱。她和梁越结婚时,琯琯和果儿给他们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从2009年11月到2016年11月,整整七年,七年之痒他们已经平安熬过,剩余的日子尽是平淡里的幸福。

  大姐恋爱后和她们在一起时间就少了,去上课就剩下了她们仨。后来天气越来越冷,果儿不想出宿舍,缺了好多课,只有枝子和琯琯一起了。琯琯因此忙碌了很多,每节课都认真记笔记,还得帮果儿应付老师点名,回去还要给果儿带饭、讲笔记。

  日子过得很快,许多课都结课了,期末来临了。最后两周是考试周,图书馆人突然就多了起来,去的晚了连位置都没有,大家都在拼命复习,不想挂科。琯琯懒得去占座,就每天在宿舍复习,只买饭时才出门。

  阿昰在最后一个月的高数课,每次看到琯琯她都是匆匆忙忙的,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阿昰站在走廊望着她,实在找不到理由与她搭讪,甚至觉得搭讪这个词用在她身上好像玷污了她的什么似的,所以他还是远远的看着。后来结课了,一直到放假回家那天他再也没有见到琯琯。虽然失落,不过从安达那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叶琯琯。他不相信大学四年的时间他不会在琯琯的生活里留下痕迹。

  安达把那天联谊会上看得过眼的女生都打听了个遍,从安达嘴里阿昰知道琯琯平时在班里人缘很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她,当然男生只是止于朋友的喜欢。大学里,在本班找对象是极冒风险的事,成了便罢,不成以后还要日日相处,毕业可能还会再聚,太尴尬,再说大家也都明白中国的古话“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琯琯又是这么珍贵的“草”,没有兔子舍得吃,所以她还在那里茁壮成长着。

  不过阿昰不知道的是琯琯班里有个男生,在他们班第一次聚会后,加了琯琯的QQ,就非要认琯琯作妹妹。琯琯高中时学校就盛行男生女生认兄妹,琯琯觉得那是什么认兄妹,分明是为搞暧昧找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有人对琯琯有这么个意思的,都被她扼杀在摇篮里了。谁知上了大学竟又被这种事缠身,她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了,那人仍一心一意的行使作为一名“好哥哥”的权利。琯琯宿舍在一楼,每天傍晚他都准时出现在宿舍窗户外面,往里面递东西,烤地瓜、巧克力蛋糕、烤串、水果甚至有琯琯考四级需要的新东方四级词汇……还有这次回家,他执意要送琯琯,琯琯费了好大劲才劝住他。他站在窗户外面,喃喃的说了句“那你一路平安,到家了要立马告诉我”才离开。

  琯琯长长舒了一口气,开始收拾行李。她是下午六点的火车,和三个老乡一起回家,准备四点往火车站去。此时,好多同学都要离校了,校园里充斥着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行驶的声音。因为不是毕业季,大家都很高兴的离开,不到两个月他们便会再相见。

  下午四点,琯琯和她的三个老乡两男一女往火车站去。琯琯的老家在宜市,距离沈阳1500公里,坐普快火车得22个小时。琯琯因为钟情于东北的雪和冰雕,报的志愿全是东北的大学。尽管之后无休无止的雪让琯琯觉得有点无福消受,她也没有后悔当时的决定,因为她觉得她遇到了一群极好的人。她岂知不是她遇到的人好,是她好,她就是去了别处,也会遇见一群极好的人。

  公交车行驶了一半路程,女老乡突然想起来忘记带学生证了,琯琯赶紧和她一起下车回学校取。沈阳有两个车站,南站和北站,南站是开往北方的车,北站是开往南方的车,南来北往,错落交织,行色匆匆里有几分浪漫。琯琯家在南方,要去离学校远一点的北站,中途下车再回学校恐怕时间会来不及,她和那个老乡一起来回都打了车,结果还没进站就听到广播里说她们的火车已经开始检票了。两人拖着行李箱飞速的跑到了检票口,好在赶上了,琯琯喘着气不过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出了检票口,琯琯看着停在那里等待上客的火车,像一条长长的蛇,把一群漂泊的人送往各自的目的地,“可以回家了”她满心的期待着!

  李昰坐在北站的候车大厅里,等待他七点的火车。宾燃拿了一本书在打发时间。李昰看着候车大厅里的一幕幕场景,仿佛在看一场黑白电影。车站是最具人情味的地方,有人离别,有人相聚,有人归心似箭,有人正踏上征途……他看着这场“实景电影”却只觉得人像木偶,毫无生机。

  正觉无聊,突然画面里有个姑娘穿粉色的羽绒服,栗色的长发搭在胸前,拉着行李箱迅速的往前奔跑,那不是琯琯吗?好久没看到她了,在离开前居然又遇见了,本来别人要回家都满脸兴奋,只有他闷闷不乐。此时,他望着琯琯奔跑的方向,看到了她检票的位置,看着她走过检票口,进入到站台……脸上忍不住开始微笑,看到的一切都开始变的鲜活有色彩,世界瞬间华丽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