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两个男孩
烟雨琯琯2021-03-04 07:062,181

  2002年冬天,李昰上小学六年级。

  他在某天的课间操时间去找班主任,希望能与倪宾燃坐同桌。班主任很好奇的问:

  “为什么呢?”

  “他不是请假了很长时间嘛,我想帮他补课。”

  “能主动帮助同学,你真的很棒。老师

  下午就给你俩调座位。”

  李昰如愿与燃成了同桌。他们六年级才同班,之前未说过一句话。其实是燃基本没有与班里任何同学多说过话,但是他的成绩很好,可是孤僻的性格同学与老师都不太喜欢。

  李昰第一次想和他成为朋友,是源于一次体育课。升入六年级的第一次体育达标测试,他们要测跳远、短跑还有跳绳。轮到男生跑一百米了,同学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人在小时候总是对什么事情都感兴趣,什么事情都想做好,越长大越失落,越害怕去尝试,去拼命。同样的跑步测试,大学的老师永远看不到这样的一幕。

  老师一吹哨,同学们立刻冲了出去。李昰不知被谁绊了一下,还没起步就摔倒了。同学们为了自己的测试成绩都跑了出去,只有一名同学扶起了他,把他带到了医务室,让校医帮忙检查,他没与李昰说任何话就离开了。

  后来,老师又单独给他俩进行了一次测试。跑完后,李昰喘着气还没来得及说话,那男生又走了。李昰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回到教室,他故意经过他的位置,看了他的作业本知道他叫“倪宾燃”。

  之后,他们俩仍和以前一样,没任何交流。再后来,李昰发现他请假了,从同学们的议论里,他好像知道是他妈妈去世了。李昰感觉震惊极了,六年级的孩子,大约觉得父母还是自己的庇护伞,他们怎么会离开自己?或者对于生死还不甚理解,不明白生命何其脆弱。

  李昰开始担心宾燃,担心他哭的嗓子哑了,担心他日后没有妈妈照顾,衣服怎么洗,饭怎么吃?他想去看看他,却不知他住在哪里。后来才知道他们住的很近,他后悔没有早点认识宾燃,这样他妈妈去世时,他就可以陪着他,让他去他家吃饭,穿他的衣服。尽管,以后的许多年,都是这样的,李昰还是觉得遗憾。

  他们成为同桌的第一天,李昰终于开口跟宾燃说了话:

  “我叫李昰,你缺了好多课,虽然你成绩很好,但是这些你都没学,如果还想考第一名,我可以给你补习。”

  “我确实落了好多,应该补的。”

  宾燃抬头看着他,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眼睛可能因为流泪太久,有些肿胀,但依然纯净、明亮。这是他与李昰说的第一句话。李昰高兴极了,

  “那今天晚上你就去我们家吧。”

  “今天不行,家里还有事。”宾燃没有朋友,他不知道怎么与朋友相处,他害怕、逃避李昰的热情。

  “没关系的,你有空和我说。”

  宾燃眼里有了泪,除了母亲,没人跟他说过“没关系的”。

  那天放学,宾燃背着书包,缓慢的往家走。他不想回去,回去他就会想到母亲,想到她再也不会出现在那个房子里,也会想到父亲,那个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的绝情的人,那个房子里除了有母亲的回忆,其余全是令他绝望的,他就想一直这么走下去,也许走着走着,母亲就出现在路尽头了……

  然而母亲并未出现,出现了几张故装老练却略显稚嫩的,宾燃熟悉的脸。

  “老规矩,拿钱。”

  宾燃取下书包,正准备取钱,李昰却冲了出来。原来他一直跟着宾燃,想要知道他的家在哪里,谁知竟然看到有人抢他钱,他想也没想就跑了过来。

  “为什么抢别人钱?你妈妈没给你零花钱吗?”

  “我抢他的钱,关你什么事,再说他是心甘情愿给我们的,是不是啊宾燃?”其中一个貌似老大的胖男孩说。

  宾燃冷漠的看着他们,与其说是心甘情愿,不如说是想用钱把他们打发走。父亲基本没回来过,但是他每月会寄回来一大笔生活费给宾燃母子,宾燃把钱给他们或许也是一种对父亲的报复。

  “如果再这样,明天我就告诉老师,让老师告诉你们家长。”

  “你少管闲事,不然我教训你。”那个胖男孩显然被吓到了,开始用武力壮胆。

  “来啊,谁怕谁,我可练过跆拳道。”

  胖男孩大约觉得他们四个人,李昰再厉害也就一个人,宾燃瘦弱到可以忽略,就跑过去和李昰撕打在了一起,还不时示意他的三个兄弟过来帮忙。

  不过都是十一岁的孩子,听到要告老师,告家长就开始害怕了,现在又打架,他们更怂了,谁也不敢过去。

  虽然李昰真的练过跆拳道,但胖男孩胜在重量大,他俩最后在宾燃极力掰扯下才分开,俩人都挂了彩,算是平手。最后互相用恶狠狠的眼神赠予对方,结束了战斗。

  “李昰。今天晚上我家里没事,可以去你家补习。”

  宾燃扶着李昰,轻轻的对他说。李昰,这个他还很陌生的人,带给了他除母亲以外唯一的温暖。他想起下午的欺骗,有点懊恼,在他看到李昰不顾一切冲过去帮自己,并为了自己与胖男孩打架时,就认定他会是他永远的朋友。

  李昰惊讶的忘记了伤痛,差点要跳起来,

  “真的呀,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晚上在我家吃饭,吃完饭再写作业。”

  走着走着,宾燃才觉得他住的小区也在这个地方啊!?

  原来,他俩住的小区是为老纺纱厂职工建的家属楼。他俩的爷爷奶奶原来都是纺纱厂的职工,所以都在这里住。只是小区非常的大,四十分钟才能在小区走一圈,难怪他俩不认识。

  那天晚上,宾燃在李昰家吃了饭,李昰又去宾燃家做了客。

  以后这两个小男孩就形影不离了。

  都说人与人之间是有磁场的,异性可以相吸,同性也可以。只不过同性的相吸不像异性的那么强烈,它是淡淡的,却绵绵无绝期。

  宾燃多么感激上苍,让他遇见了愿意走近他的阿昰。原本他的天空总是乌云密布的,可跟阿昰在一起后,天空乌云消散,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谢谢你,阿昰!”心里默念过无数遍,宾燃却从未说出口过,他觉得谢谢太轻了,太蔑视阿昰对于他的重要了。直到阿昰离世时,他都不肯说。

  下辈子,他一定会认出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