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破门而入
百喜千忧2021-06-04 19:082,321

  小侍女给二月端来饭菜,二月特地给了几两银子做打赏。

  虽然她有的钱不多,但这些小钱不得不花的。

  进城前,她偷偷交代抬嫁妆的脚夫,让那人在抬嫁妆入府的时候,捡人多的地方故意摔一跤。把有财宝的箱子摔开,露财气。

  二月用了三十六计中的虚张声势,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无所依靠又不清楚形势,想要暂且立足,就得靠壮大声势唬别人。

  让人觉得有所忌惮或是有利可图,自己才不至于被人无视欺负。

  这是她被赶出府后,一个人摸索出来的生存技能。

  大吃大喝后,她躺在床上,回忆着从前和长姐的种种。

  心里暗自下决定,我会帮你讨回来,不管那个害你的人是谁。

  忧心卷着困意,二月渐渐睡去。

  上床前,她特意锁好了门窗。出于安全考虑,也是为了睡个好觉。

  南寒川不知道二月已经睡了,他随意翻着书闲耗时间,就是不肯去洞房。

  末了,他吩咐白羽。“你去告诉新来的王妃,说我今夜有事,让她不用等了。”

  “主子,不用了。”

  “怎么?难不成她又堵门口了?”

  “那倒不是,只是她已经安歇了。”

  白羽是从伺候二月的人处得知,起初他也不敢相信。虽然天下奇事多,但新婚夜王妃不等王爷独自安歇的倒是头一次听说。

  他完全不懂新王妃的这波操作,为防出错,他还专门又找人去看了,结果那房间的灯还真熄了。

  “什么?”果然,南寒川吃惊不小,表情都起涟漪了。

  这个新王妃还真是让南寒川出乎意料啊,心中又多了份不爽。

  他冷哼一声,继而转念一想。“也算是她有自知之明了。”

  然后南寒川出房间,带着白羽去了惜夫人住处。

  惜颜正在看书,见南寒川进来,起身问安。

  细眉杏眼,鼻高唇小,肤白细腻,凝脂如玉。身材纤纤似柳树,婀娜多姿花都妒。

  标准的画中美人,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的魂牵梦绕。

  如镜中水月的容颜沾着笑,温情款款,声音绵绵。“你怎么来了?”

  她眼睛里有惊喜,有期盼,但没让过分流露。

  南寒川此刻表情温和,嘴角挂着淡笑。一向冷寒的他,也恐怕只有在此处才有些许笑意。

  南寒川没回答惜颜的问题,他走过去拿起惜颜刚才看的书,翻了一下又重新放下,然后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东西还喜欢吗?”南寒川指的是在盐城交代白羽为其购买的丝绸。

  惜颜柔然一笑。“嗯”

  南寒川示意惜颜坐下,两人暖意四起的下起了棋。

  没有太多言语,宁静里有安然和惬意。

  惜颜在南寒川眼里是个温顺乖巧又懂事的人,而且单纯善良,像她的姐姐惜芷。

  他不是不明白惜颜对他的心思,只是他还没能完全忘记惜芷,放下过去。

  南寒川总会在不经意望到惜颜时失神,错觉中,她就是她,心上的那个她,从未离开。

  三局棋结束,惜颜开口。

  “王爷,您该回去了。”惜颜起身向南寒川行礼。“今日可是您的大喜之日,不能让王妃等太久。”

  南寒川看着惜颜,轻声叹气。“我知道了,你早些休息。”

  这辈子,他只爱过惜芷一人。自惜芷死后,他便和所有的女人从心里绝缘了。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靠近他,那或许就是惜颜了,因为她和惜芷身上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若如那一天他真的对过去放下,唯一会迎娶的王妃也应该是惜颜,而不是宋家的另一个女儿。

  南寒川离开后,惜颜的丫鬟用很是惋惜的口吻问道:“主子,您今晚为何不留王爷过夜?”

  惜颜笑而不答,看着远处,她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南寒川的心,而不是人,为此她愿意等,直到他心里再没那个人的影子。

  又是独自醒来的一天,他已经习惯一个人长久睡在书房。南寒川刚起床,白羽就慌慌张张跑进来,说新王妃又出事儿了!

  新王妃的住处被人从里面进行了反锁,今早去伺候梳洗的人怎么都叫不开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只怕是要出事儿。

  白羽将情况汇报给南寒川,南寒川没做多想就直奔了新王妃的去处。

  他虽然不喜欢自己被逼着娶来的这个妻,甚至可以说成是厌恶。但他也不希望,这个人刚进王府就出事。

  南寒川对着婚房叫了门,里面没有动静回应。南寒川示意白羽踹门,白羽几脚过去,别在门后的栓子就掉了。

  南寒川刚要推门入内,一盆水从里面泼了出来,直中他的头部和全身。一旁的白羽还来不及给其做保护,他就由一个衣冠楚楚的俊公子变成了狼狈落汤鸡。

  南寒川的脸瞬间就乌了,寒气直往外冒,高高在上的他哪里遭遇过这种状况。众目睽睽之下,这比暗箭还伤人。

  二月昨晚反锁了门,她不清楚这府里是什么状况,只能先用笨办法防人自保。哪里想到会睡这么沉,以至于外人叫她她都听不到。

  她在白羽踹门的时候苏醒,睡眼朦胧,脑袋也不是很清醒。只知道这里没有她的朋友,那破门进来的人自然也不会是友好之人。

  不管三七二十几,抓到东西先甩出去再说,旁边放着昨夜用茶水泡过的洗脚水。这是离她最近的武器,所以她想都没想端起用力给了出去。

  可怜了南寒川的一身白衣,若是知道这是二月的洗脚水,估计杀了她的心都有。

  二月一看这阵势就知道闯祸了,下人们的表情在那儿摆着呢。任她再傻,也能看出她惹了不该惹之人,一下子睡意全无。

  快速跑过来,二月嘴里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用手要帮南寒川清理衣服上的污渍,结果被南寒川直接嫌弃推开。

  蓬头垢面,粗俗不雅,别说身上没有一点新娘该有的样子,就连像女人的地方都是少之又少。

  南寒川对二月的第一外在印象,是差到极致,看过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眼。

  “你在干什么?”南寒川怒气发问。

  二月收起不悦,确实是自己刚才鲁莽了。

  她赔着笑脸看向南寒川准备再次赔礼道歉,这一看却让她直接愣住了,话也说到一半就断词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

  二月看了南寒川足足有两秒,然后快速转身。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这不会就是她在这里的夫君吧。

  那也太倒霉了点,冤家路窄也不能窄到这里吧。

  怎么会在这里碰见这个人呢,她可是看过他全身啊!若是被认出来,不会直接被扫地出门吧。

  二月心虚的不敢再回头,生怕露了脸容被认出。她可是来替姐姐查清死因的,绝不能现在就被赶走。

  但这次是二月想多了,南寒川根本没有打算再看二月。

  “你以为……,不要想多了,这府里不会有任何人对你有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