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补个洞房花烛
百喜千忧2021-06-07 16:002,354

  二月基本上就没看到南寒川笑过,如今他这样的表情,二月不由得心头一紧。

  突如其来的笑意让二月有些懵,自我感觉是哪里不妙了。不然这冰块脸怎么会怪异到给她笑容,但那笑容是真好看。

  “王爷,您操劳一日了,不如早些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日再说。”

  二月想把南寒川早点打发离开,他这样莫名其妙,二月觉得有些小恐怖。

  南寒川的笑又浓了几分,语气确是不容反驳的命令。“是该休息了,还不赶快过来帮我宽衣。”

  什么鬼,让我帮他宽衣,难不成他今晚还要睡在这里不成?二月心里打着问号鼓,怨气直往外冒。

  “还不过来!”南寒川又催促了。

  二月磨磨蹭蹭,极不情愿的上前,心里快速想着应对之法。

  手刚触碰到南寒川要帮其脱外衣,就闪电般的迅速撤回了。

  天呐,他里面没穿衣服,二月接触到南寒川的双肩才意识到。

  他这是想干什么?他该不会是变态吧?二月还在思索。

  一只大手突然就从后面环在了她的腰上,然后一个猛然用力。二月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南寒川揽了过去。

  “怎么?本王今夜留下来陪你,王妃不开心?”

  “王爷哪里话,你能留下来陪我,我又怎能不开心。”二月一边挣扎着想从南寒川的怀里挣脱,极力挤出笑,但那笑比哭还难看。

  一面夸张的捂嘴咳嗽,“咳咳咳,但我的伤寒还没好,怕过及王爷,所以…………”

  “伤寒而已,本王不怕。”

  南寒川似乎是看透了二月,这女人不是喜欢演戏爱装吗,那他今天倒要看看她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南寒川加码,一只手快速穿过二月的双膝,两手同时用力,他起身把二月横抱起来。

  二月瞪大双眼,懵掉………。

  南寒川把二月抱起放床上,然后又俯身下来,一气呵成。

  “你想干什么?”

  二月的心嘣嘣嘣,跳的快要炸了。这离得也太近了吧?他的睫毛好好看。

  他眼睛里有湖水,二月止不住的想沉沦进去,像是被迷惑了。颜值的魅力有些难以抗拒,所以反抗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有气无力。

  “我差你一个洞房花烛,现在补给你。”南寒川离她越来越近。

  这声音也太魅惑了吧,不会是自己在做梦吧!那这梦也太那个点了,自己什么时候变这么色了?二月摇摇头,嘀咕着回神。

  “等等,那个我们还相互不了解,不如先聊聊。”南寒川这样,二月确实有点招架不住,想拖延着想办法。

  “好,聊聊。”南寒川把身子往后退了点,“说说你为什么进王府?”

  压迫感不是那么强了,二月的谎话张口就来。“这不是父母之命嘛,他们把我嫁哪里我自然就要去哪里。”

  “噢,那你可有事瞒我?”

  “这我哪有什么事瞒你啊,王爷可真会说笑,呵呵呵……”

  二月的假笑南寒川是一点都不买账,“那就不聊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噢,等等……”眼看着南寒川又俯身下来了,二月赶紧喊停。“其实我有一事瞒了王爷,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呀。”

  “说”

  二月特别难为情的说,“其实我………有狐臭,真是迫不得已,还请王爷不要怪罪。”

  “是吗?”南寒川一眼看穿二月的小把戏,靠她靠的更近了。“那还真是不错,我自小就喜欢异味。”

  “什么?”

  眼看着南寒川就要亲下来了,二月赶快出手制止。奈何一个小身板,又怎能与练过武的人对抗。

  二月的双手瞬间被收缴,动弹不得的身子拼命挣扎。

  结果是不但没逃出包围圈,慌乱穿上的外衣也被自己给踢挣开了。

  脖颈处都走光了不说,里衣的上半身也有些开缝。好尴尬呀,这氛围。

  “你别看”二月又急又羞,那么厚的脸皮此刻也有了颜色。

  若是被旁人看到,他俩现在这情况,估计就只剩一种解释了,那就是爱的太热烈。

  南寒川愣了一下,然后迅速侧过脸去。心跳突突突轰着油门加速,猛的登顶炸开。

  本是吓唬二月的,现在怎么啦?他莫名紧张了,还害羞。

  不自觉咽了下喉咙,然后快速出气调整。他俯在二月耳边说了句。“你不会以为我对你有什么想法吧?”一把扯下二月的面纱。

  南寒川从二月的身上挪开,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下,心有余悸。

  二月起身,慌乱的找东西遮脸。

  “别找了,黑店主,现在还打算瞒呢。”

  二月想是自己露馅了吗?赶快打着哈哈想蒙混过关。“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客………官。”

  唉,这该死的职业病。二月开店开久了,只要一听到店主两字,说话不由得就会带上客官,这都已经成本能习惯了。

  二月捂嘴时已经来不及了,这算不算不打自招啊?真是蠢到家了。

  南寒川的嘴角忍不住偷偷上扬,憋笑。“好了,说说你为什么女扮男装偷看我洗澡?”

  什么叫我偷看你洗澡,明明是你自己让我过去的,谁愿意看你呀。现在这样是要找我算账吗?

  我眼睛里看见了不喜欢的东西,我又该找谁算?二月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嘴里嘀嘀咕咕个不停。

  南寒川怒眉一横,“你说什么?大点声。”

  二月赶快转变态度,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又被人拿了把柄。多少忍一忍吧,嘴里的牙齿气的直痒痒,脸上却堆满假惺惺的求饶笑。

  “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王爷您真的不用太过于挂心了。”

  “我现在问你的是为什么去偷看,而不是看到了什么。”

  “那个我真没偷看,我………”想不到二月也有有口难辩的时候。

  “要我派人去那家客栈吗?问问你里边的人。”

  “不不不,我说……”

  客栈是二月的软肋,谁都不能碰。她要保护那个地方,那里面对她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人。

  不是要理由吗,狠狠心就给个吧。二月把心一横,没什么大不了。

  “你不是我未来夫君嘛,我就想提前看看。”

  南寒川瞪眼看二月,疑惑又慌张。“看什么?”

  二月眼睛一闭,“当然是看………身材了,看你行不行。”

  “什么”南寒川气愤起身,耳根红了,脖子上的粗筋暴起。“你……你……是女人吗?”嫌弃的要离开。

  二月一看,噢,原来刚才是在吓我呀。那对不起了,我也不客气的回击了。

  她马上颤笑着靠近南寒川,眼睛里放出虎视眈眈的目光。

  “如今你我已是夫妻,既然王爷不嫌我,不如我们就……”

  “无耻”

  南寒川推开二月,慌也似的逃了。

  二月咯咯笑了,敢和我玩这种,看我不把你吓飞。本姑娘别的不行,就是脸皮厚,以后敢再来这样招惹,就别怪我不客气下狠招。

  说是这样说,其实二月刚刚也确实吓得够呛,而且还有点小动心。

  这不,现在她正大口喘着粗气,慢慢恢复心跳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