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不解行为
百喜千忧2021-09-18 16:532,475

  二月的旁边竟然坐着一个男人,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竟然有说有笑。

  南寒川胸腔中的怒火如烈火燎原般,迅速蔓延着四散开来,大有倾泻毁灭之势。

  他的这股愤怒来的太猛,情绪是忽的一下就起来了,根本不知道它的起点在哪。

  他在四处寻她,还曾为她担忧,怕她遇到坏人或是出意外。也曾为此自责和内疚,懊悔惹了她。

  还以为她躲到什么地方哭呢,没想到呀没想到…………。她竟然和一个男人在这里休闲饮茶,还有说有笑,脸上挂的那个甜呀,都能溢出来做树脂了。

  二月那样欢乐又崇敬的小女人表情,南寒川竟从未见过。她竟然把她这样的一面展现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南寒川的脸黑的都可以研磨了。

  这般娇柔造作,光天化日之下还与男子亲近笑语,简直是胆大妄为,没规没距。

  楼上的二月和登南谈的正欢,哪里想到南寒川已带着盛怒直冲过来。

  “宋二月……”南寒川几乎是飞奔着上到二楼,直接大声呵斥二月的名字。

  二月听到名字转头,惊掉下巴似的无语。他怎么到这儿来了?自己什么时候被他看到了?

  想要转头装不识,已经来不及了。南寒川大跨一步,直接到了她跟前。

  南寒川的怒都粘在脸上,二月看了疑惑,这家伙想干什么?

  “你还真是清闲啊,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喝茶。”

  南寒川看着二月,笑的泥泞,此刻生吞她的心都有了。

  “你怎么来了?”二月起身,想推南寒川往外走。用极小的声音含了点哀求说道:“这是我朋友,你别乱来。”

  南寒川不但没有随着二月的步子走,反而直接坐在了二月的位置上。还在坐下前非常亲昵的在二月耳边,看着登南笑回了句。“是不是朋友,你说了不算。”

  南寒川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二月在一旁干着急,对此却无计可施。

  “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南寒川这话问的,太过明知顾问了,本来人家两个待的确实挺好,他这突兀的横插一脚。

  还没等二人回话,他又继续开口说道:“你说你昨天晚上我们俩折腾到那么晚,早上你怎么都不说一声就跑出来见朋友呀?”

  二月的脸忽的一下就黑了,然后变红。着急的朝着南寒川嚷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叫…………折腾。”

  南寒川不慌不忙,故意在表情里裹了点宠爱和不好意思的言说。“在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你说还能折腾点啥?”

  二月气得满脸涨青,“你………”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她低头警告,“你究竟想干什么?别太过分了。”

  南寒川根本不接二月这个茬,直接将目光带着攻击性的投到对面的登南身上。“怎么?不介绍介绍吗?”

  “我识得你,寒王。”登南与南寒川眼神对峙。

  南寒川从座位上起身,非常严肃的说道。“既然识得就该记得我先前对你的警告,她是你能接触的吗?”

  小小的客栈里,这一刻火药味十足,危险爆炸的氛围很浓。

  二月不明白南寒川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想凑过来打断一下。结果被南寒川一个强拉,直接揽进了他怀里。

  二月这脑子一下又跟不上反应了,任由南寒川非为。

  “这茶留着你一个人喝吧!我们不奉陪了。”

  南寒川拉着二月出茶楼,临到下楼的拐角时。他还回头再次警告登南,“记住我的警告,不要靠近她,她是我的。”

  南寒川这一套流程走的是快速顺畅,如行云流水斜街晃过。待二月能反应时,抗拒性的反抗已基本不起什么作用了,惯性让她由拉带扯,被南寒川带下了楼。

  “你干什么?你疯了吧?”一出这个茶楼,二月就挣脱开南寒川,对其大声质问。

  她根本想不到南寒川会有今日的这一系列操作,他在干什么?他说的那些都是什么话?

  整个下来二月有些懵,对于南寒川刚才的一系列异常行为,她真是大惑呀。这抠破脚趾头也说不通呀,都什么跟什么呀。

  什么叫折腾一晚上啊?什么她又是他的了?他还动手在登南面前抱她,他是疯了吗?他有什么资格,他凭什么这么做?二月气的不行不行的。

  “为什么要和他一块儿喝茶?我不喜欢他,以后别有下次。”

  南寒川说的理直气壮,竟还训斥上了二月,这还真是猪八戒的耙子,现在倒打一耙了。

  二月简直是无语呀,南寒川这人莫非是脑子有毛病,管的也太宽了点吧。“他是我的朋友,你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是我的……王妃,我说的话你自然要听。”

  “我不是,我都被你赶到别院了,你凭什么还要再管我?”

  “休书一日没下,你就还是王妃,就得听我的。”

  二月眼看吵不过了,有点急。“你不喜欢我那个朋友是吧?好。”她直接拿出了那个小牌子,举到南寒川眼前。“那我告诉你,我们这几日的吃喝行全靠它,这就是我那个朋友送的,有本事你……………”

  二月的话还没说完,想不到南寒川直接从他手里夺过牌子,然后一把奋力甩手丢进前面的河里。

  “你你你………”二月字不成句,懵的不行,脑瓜子嗡嗡的。“你赔我。”

  她大吼一声,懒得再和这个脑子有毛病的人计较,跑到河边准备下水去捞。

  却被跟上来的南寒川拦住了,“不要找,我赔你,我不会让你饿着。”

  二月看看南寒川,又回望了身后的河水,最终选择放弃了下水。

  她不找了,不是因为她相信南寒川所说的话。而是那河水又宽又深,她没信心能找到,估计下去也是徒劳。索性看看南寒川怎么实现他的这个承诺?她想看到南寒川懊悔,因为丢了这个牌子。

  南寒川其实心里也有很大的疑惑,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只是看到二月和一个男子坐在一起而已。

  那种烈火燃烧的愤怒就冲到了嗓子眼,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他没敢往下深究。

  南寒川把二月带到一个别人废弃的破房子里,然后自己出去为二月找吃的。

  临到傍晚时他才回来,只带回来了一个馒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给到二月,“今天晚了,你先凑合,明天我指定给你大鱼大肉。”

  二月第一次没出言呛他,因为看到了他衣服上的污迹。来岛上也有一段时间了,她知道在这里如果没有黑币,想要获得食物或其它会是多么艰难。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馒头,可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王爷来说,这或许是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你当我是猪啊,给我这么多。”二月把馒头掰了一半,装作生气的给到南寒川。“我是女人,晚上要少吃保持身材的,不知道吗?”

  南寒川愣了一下便笑了,他看着二月笑容从未有过的甜,还小声嘟囔的附赠了一句。“就你这样,还用保持,有身材吗?”

  二月怒着起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想听我就要说啊!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了吧?”

  两人又开始斗嘴了,由语言冲突又引起了肢体追逐,真是天生的爱斗冤家,友好不过三秒,也不知他们都是什么属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