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别说认识我
百喜千忧2021-06-09 11:092,268

  “我会帮你保守秘密,将看到的全部忘记。”

  南寒川没有应下,他今天来可是赶二月出府的,又怎能再稀里糊涂被她随便忽悠。他想要谨慎些,面前的女人就是个爱算计的厚脸狐狸。

  二月一看他没答应,立马转变攻势。“莫不是王爷怕了?”

  “我怕什么?”

  “怕在这期间你会喜欢上我,不舍得我走?”

  “哼………”南寒川无语至极,别说他早已是个无心之人,就算是在情之始初,他也绝不会恋上这个让人倒胃口的不明物种。

  他起身拿了笔墨,在纸上快速呵成,然后招呼二月过来。“签吧。”

  二月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万一他就是不吃自己的这种软硬,执意写了休书给自己。那岂不是志未酬身先死了?

  接过一看,幸好是份契约书呀,二月心里乐开了花。

  南寒川这是有多不信任二月呀,怕她无赖耍滑,连契约书都亲自写了。

  二月签字盖印,保证一旦查明真相就立马出府,永不出现在南寒川面前。

  南寒川拿到契约,片刻都不想做停留。最后警告,“记住,老实安静的存在别犯坏,否则我不能保证这个契约还有效。”

  果然,南寒川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点。他想不过就是给了二月一点时间而已,让她安安静静的待着调查,然后查完就走。

  二月要是真能按他所想,那就不是二月了。

  她嬉皮笑脸朝着南寒川离开的背影,“喂,王爷,你不留下来吃饭了,我可以喂你的。”

  南寒川一个回头,寒冷眼神杀到,二月立马闭嘴给假笑。

  不知为什么,南寒川现在就有些后悔了,干嘛要写契约放过她,赶出府不好吗?

  南寒川昨夜只披了一件外衣,就去王妃处,还赶出丫鬟滞留了好长一段时间。今早又去单独相处,这在王府里简直是炸了天的事件。

  流言如被捅的蚂蜂窝一样到处飞,说什么的都有。王府的平静瞬间被打破,各处的人心也一下子就暗潮涌动,危机四伏了。

  惜颜本是在静心修剪花枝,丫鬟在说这件事的时候,她手里的动作也不由得停了一下。

  周将军的母亲七十大寿,邀请南寒川去参加寿宴。南寒川本意没想带二月,奈何人家送来的请柬上明明白白写着王妃二字。

  南寒川不想驳下这个面子,更何况自从他成亲后,也确实没带王妃露过面。为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他才勉为其难要带二月出席。

  二月倒是挺愿意参加这个什么宴席的,毕竟整日窝在府中也不是她的性格。能出去转转还有好吃的好喝的,何乐而不为?

  出府门的时候,南寒川看到穿着随意的二月,极为不屑的白了她一眼,便自顾自的上马车了。

  他这是什么眼神,是嫌弃我的意思吗?二月不自觉的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装束,也确实有些过于普通了。

  但今天不是去吃席吗?又不是去觐见谁。穿那么好干嘛,束手束脚的还怎么大吃大喝。

  二月随后上了马车,南寒川不仅闭眼把脸扭向了一侧,还把坐的位置也向里面移了移。这是该多嫌弃自己呀,还要超出眼不见为净的程度。

  自己是有传染病还是怎么了,至于吗?这家伙。

  二月撇撇嘴,找个位置刚要坐下。那家伙开口。“离我远点,成吗?”

  二月那个心火呀,直接从喉咙里窜出,想忍都来不及。

  “这个马车就这么大,你让我坐哪?坐车顶吗?”

  南寒川睁开眼,一脸同意的回了句。“可以”

  二月要炸了,“你以为我喜欢和你这种人待在同一空间里吗?眼睛里有你我也不舒服。”

  “既然这么不舒服,那就下去吧,这是我的马车。”

  南寒川那高高又冷冷的样子,可真是让人不爽呀,分分钟都让人想上前去教训。

  如果不是考虑到以后还要在王府里待,二月今天一定会给他好好上一课,太嚣张无礼了。

  下去就下去,有什么了不起的,谁稀得坐你的马车。本姑娘这点骨气还是有的,不坐你的马车我又不会少条腿。

  二月从马车上下来,刚走两步就后悔了。想着自己有马车不坐,非要用腿,是不是傻?为那个人的几句话值当吗?骨气也不能当马用啊!

  要不算了,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和没心的冰块较这个真干什么。好赖有马车坐就行,管他说什么。只要自己不气,气的就是他。

  果然,二月的骨气从来就没长久过。这才一会儿,自己就和自己达成了和解。正当她准备没脸没皮叫白羽停车时,那马车突然加速跑走了。

  她在马车后面追都追不上,气喘吁吁的二月此刻杀了南寒川的心都有了。

  南寒川在车里看着后面一路追跑的二月,一下没忍住,竟笑出了声。多久没这样笑了,原来他还有笑的能力。

  他让白羽将马车停在离周府不远的地方,等二月过来。

  “主子,新王妃她来了。”白羽朝车内的南寒川报告。

  “让她上来。”

  “那个………她……”

  白羽挠挠自己的脑袋,语气里明显是为难,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状况。

  “怎么了?”南寒川掀开帘子。

  朝他们走来的这个人是谁呀?这才多久的功夫,怎么变得更不能入眼了。

  二月的头发乱糟糟的,额头上还沾了好大一块黑。本就普通的衣服上挂的到处都是稻草,她这是逃难来的吗?南寒川无语到直翻白眼。

  二月也是没办法,出门没带钱,又一向吝啬的她就只能去蹭运稻草的车。

  “白羽,我们走。”南寒川放下车帘,示意白羽驾车离开。

  白羽忍不住多嘴,“那新王妃她…………”

  “叫她自己走。”

  喔,二月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想压制一下心底的怒火,奈何真是忍不了哦。

  天呢,这还是个人吗?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就算我现在看起来有那么一丢丢不让人赏心悦目,也不至于这么势利吧。

  “我是鬼吗?把你吓成这样,那我祝愿你以后天天梦里都有我。”

  二月对着经过的马车一阵儿嘟啦,怨气冲天。

  二月正骂的起劲儿时,前方的马车突然停了。南寒川掀开帘子露出头来,还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不会是他听见我骂他了吧?离得这么远,应该不会吧。那是他良心发现了?要请我上车。

  我就说嘛,人总不至于坏到这种程度,再怎么说也都是从同一个大门出来的,基本的面子和情谊还是要给我的嘛。

  二月喜滋滋跑上前,准备听南寒川的那个请字。

  结果却是怄到要吐血。

  南寒川等她靠近了,欢喜笑着时,冷冷丢出一句。“一会儿进去,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