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看光了
百喜千忧2021-06-03 21:262,588

  “客官,凡事不能只看外表,食物最重要的还是味道。”

  白羽用银针试过后,尝过一筷,然后对着南寒川摇头。味道只能说是勉强可以,能吃但和美味却差着几条街,白羽深知这是绝对达不到主子动筷要求的。

  二月求生力强,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都这样了,还在出声往回找补。“其实食物的味道固然重要,但其本身的营养价值才更重要,我们这里的青菜都是………”

  南寒川眼神下沉,极为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起身上楼。

  二月紧随其后跟上,“你看,这菜你们也吃了,饭钱是不是付一下,小店不赊账。”

  白羽塞给二月一张银票,示意二月见好就收,别再烦他们主子。

  但二月哪里肯停下,这可是她的大财主,不看人面看財面,她的宰客才刚刚开始。

  从客栈房间到室内陈设,二月是一个没落下,穷尽口才挨个宰了个遍,连加床被子也要收五十两。

  南寒川接下来一直没说话,用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斜眼看之,像是看一场戏剧。

  他让白羽应下了二月所有的狮子大张口,不知是心中早有对策还是想看看二月这店家到底能黑心到什么程度。

  入夜,白羽被南寒川吩咐去了城内,南寒川一人在客栈的房间内。

  二月拿着一个熏香炉上楼,轻轻拍了拍门没人回应,直接推门进去。

  结果看到了正在浴桶中闭眼休息的南寒川,二月短啊了一声,立马捂嘴转身。

  她背对南寒川,心跳成了马蜂窝。紧张又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我不知道您在沐浴,我等下再来。”

  “谁让你进来的?”南寒川缓缓抬眼,目光打在二月身上,表情和声音一样冰。

  “我····我刚才敲门了,没人应以为你是默许。”看到了南寒川洗澡的画面,二月的声音一下子变的极小,低着头嘀嘀咕咕,不敢再抬眼。

  南寒川斜眼看之,冷哼一声。

  二月的这解释过于强词夺理了,什么叫没回应就是默许。要是按照这个逻辑,世上就没有小偷一说了,都是主人没回应的默许。

  二月尴尬换话题,“我就是来问下你,要不要熏香?”

  “不需要”南寒川的声音并不友好。

  “噢,那我不打扰了。”二月赶紧开溜。

  “等等,过来·······”南寒川重新闭上眼,“给我洗背。”

  “什么?”二月惊诧的扭过头,看到南寒川裸露的双肩后又迅速转回去,两颊的绯红开始成片。

  “还愣着干什么。”南寒川不耐烦的催促,发布命令催。“还不快过来”

  二月此刻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自露阵脚逃了吧,说啥也得先糊弄过去再说。

  她咬牙放下犹豫,半睁眼挪到南寒川洗澡的木桶前。只要稍微一睁眼,整个南寒川最原始的东西将会被她一览无遗看进去。

  所以二月只给自己双眼留一条缝,虽然那裸露出来的双肩宽阔健美,挺有让人看下去的欲望。奈何是女人啊!女人!二月强行按捺住自己已蠢蠢欲动的爱美之心。

  她拿起一块棉布,摸索着放到南寒川的背上。因为不敢看,她的这个手只能盲擦。一会儿不小心戳到南寒川了,一会儿又不小心擦越界了。

  “怎么这么笨手笨脚,你到底会不会擦?”二月弄得南寒川大为恼火,怒着喊停。“好了好了,不用你了。”

  二月深松一口气,心中喜悦,想着是终得解脱了。她绕到木桶前,欲行礼离开。“那我就不打扰……………了。”

  南寒川突然从木桶里起身,整个人光着就映入了二月眼里,二月直接懵着傻掉。

  几秒种后她才反应过来,半张着嘴定格,真是惊到了。反应完全跟不上,连转身和闭眼这样的措施二月都忘记做了。

  南寒川不满二月的这种反应,厉声道:“你看什么,还不快拿我的衣服过来。”

  “噢……噢”二月连声应着,这才醒神反应过来。赶忙慌乱着侧过脸去,给南寒川找衣服,羞臊的红晕已铺满了整张脸。

  二月从未这么紧张过,像是刚才做了贼。她的心砰砰砰,如鼓点的快节奏,减不了速。

  “磨蹭什么”南寒川已经开始不耐烦的在催促了。

  二月拿起衣服,低眼看地,慌慌张张送衣服过来,想快点弄完出去。

  哪知脚下一个不小心,鞋子在湿水的地上打了滑,二月趔趄着直接撞上南寒川的胸膛,正入他怀中。

  二月抬头看到南寒川,好尴尬呀,赶紧不好意思的赔笑。“我····我不是故意的。”

  南寒川极嫌弃的看了二月一眼,立马将二月从怀里推出。

  “笨手笨脚。”南寒川自顾自的披上衣服,脸色难看的对二月下了逐客令。“出去。”

  二月趁南寒川不注意迅速翻了一个白眼回他,拽什么拽,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声音却恭敬的说道:“哦,小的这就出去。”

  终于能够离开了,此地不宜久留啊。二月快的似猫一样要闪,门都打开了。

  那冰块又说话了,“等一等”。

  二月心里一阵狂跳,难道被他发现了自己女扮男装?他想要赔偿?

  “给多少?”南寒川从后面绕到了二月面前。

  “什么?”二月只看了南寒川一眼,便又迅速低下头去,做贼心虚。

  他这是在跟我要钱吗?二月心里悄悄盘算,这人也太小气了吧,不就看了他一眼吗?至于吗?还真跟自己要钱呀。

  二月不由得捂紧了自己的钱袋,往后退了一步。“我没钱。”

  “蠢”南寒川又冷哼一声,“我是问你这次搓背多少钱?”

  南寒川眼中,二月就是个贪得无厌的黑财迷,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收钱,这次帮忙搓了背竟没提钱,他自然觉得奇怪。

  “噢,那个………那个算是赠送吧。”二月支捂着,快步从房间逃离。

  虽然她贪钱,但这次真不能要钱了,不然还是个人吗?偷看了别人还收费。

  自己刚才是在干嘛,竟然看了一个男人的全身。二月甩甩脑袋,又羞又恼,想把刚才看到的画面从脑中甩出去。

  夜深,进城打探的白羽回到客栈内。

  “回主子,宋家现在还有两个庶出的女儿。”白羽将了解到的大概情况,一一汇报给南寒川。“一个因为败坏门风已逐出府,现在就只剩三小姐待字闺中。”

  “败坏门风?”南寒川打断。

  “说是与人在闺房厮混,衣衫不整被当场撞见。”

  “哼,商人之后。”南寒川冷冷的脸上飘出不屑和鄙夷。

  “这次宋家要给您续弦的人恐怕就是这位三小姐,听说才貌双全,可谓是盐城第一美人。”

  南寒川顺手拿起一本书,垂下眼去翻看,好像对此根本就不感兴趣。他的心早在多年前就跟一个人走了,现在所有的女人于他而言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明天你随我入宋府,聘书一下,我们就回城吧!”

  “主子,可老夫人说要我们把人迎回去。”

  南寒川一个眼神,白羽立马闭紧了嘴巴,把所有该说的话都收了起来。

  “是她们非要强嫁过来,那就自己来,不然就别嫁。”南寒川的声音依然没温度,想起了什么才移出书中视线交代白羽。“明日进城后你挑些上等的丝绸带回,惜颜应该会喜欢。”

  “是,属下记住了。”

  南寒川一个人一张冷脸看书至深夜,迷糊中打起了盹,他与一个姑娘正一同抚琴吟诗,好不惬意自在。笑容浅浅爬上了他的嘴角,这是他的美梦。

  然而,很快痛苦便蛰现在他脸上。“不要离开我,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