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是奸商呀
百喜千忧2021-06-03 21:262,446

  这是一条官道,路面铺沙,走这条道的人一般都非富即贵。

  宋二月女扮男装守在这里,盼星星盼月亮,期待有马车从这经过,这是去盐城的唯一官道。

  太阳由日出到西沉,二月已经守候了整整一天,心情由望眼欲穿变成了百无聊赖。

  若是再碰不到活人,估计她也不能好好活了。二月眉间的忧虑不止。

  哒哒哒……,是马蹄的声音,还有车轮的声音。

  来生意了,二月一下子站起来,兴奋的向前看去。

  两匹纯白色的五花马正拉车急驰,离她越来越近。

  没有任何犹豫,她把心一横,闭眼跳到了马路上,直接逼停了马车。

  不管车上的人是谁,她必须把他变成她的客人。说不定这几个月那么多人的活路,可就全指望这一把了。

  她没得选择,这条路上的人都是可求不可遇的。既然遇到她就必须拦下,能用五花马来拉车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车上的人紧急拉动绳子,止住了马车,生气的大吼了一声。“何人?”

  真的是好险,再有一点,马就踏到二月身上了。

  二月缓缓睁眼,暗自庆幸自己刚才只是虚惊一场,而不是命丧马下。

  她打量眼前,眼睛吃惊到要掉出来。

  马车上一个白衣少年,白面英气,持剑而立,洒脱奔逸,他正怒目看着二月。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手中所用的马鞭竟然是金鞭,金鞭呀······二月看得是两眼冒光。

  再往后看,二月的眼睛更贪婪了。

  少年身后是一驾奢华七香车,有七种香木所制的车,其名贵程度一般是只有王侯将相才能使用。

  天哪,这次她可是要走大运了。二月欣喜着,一边猜想马车里坐的是谁,一边已经开始构思要如何狠狠敲他一笔。

  马车前面的那个少年又出声质问了,“你究竟是何人?敢这样拦车。”

  二月快速回神,开始营业。

  她伸手去自己的衣服里掏东西,想把客栈的旗子拿出来。谁知那少年一下子从车上飞下来,用剑抵住了她的喉咙。“你想干什么?”

  “不不不,别误会。”二月小心拿出旗子解释,尽力陪着笑脸。“我是这附近的客栈掌柜,想请你们去店里休息。”

  “让她走”马车内突然传出声音,低沉阴寒,让人望而生畏。

  白衣少年立马收剑,对着马车的方向点头行礼,然后示意二月快点离开。

  二月不死心,试探性的挤着笑劝客。这可是到手的大财主,怎能轻言放弃呢。“那个,你看天都快黑了,要不就去………下我的客栈?”

  “滚”一声来自地底的声音旋风而出,能吓退山兽。

  白衣少年的剑立马又从剑鞘里出来,对准二月。

  二月半张的嘴赶紧闭上,不情愿的让到路边,让马车通过。

  风吹起了马车的帘子,二月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

  高挺的鼻梁,一双眸子如湖海一般深邃,像星辰一样耀眼,就是有点冷。唇在脸上就是红梅踏雪般的存在,诱人。

  黑发飘逸,轻抚在高山镌刻般的脸部线上条。整个人俊朗,帅气,美到山水画的那种极致。不可复制,一气呵成,天之馈赠。

  仅是个侧脸,就足以让二月一时沉沦失我。

  二月摇摇头,努力使自己回归清醒。虽然他长的是很好看,但说话太没礼貌又凶,足以说明他不是什么君子,不值得她倾慕。

  她平日虽然也喜欢美色,但自认为是有文化之人,不会肤浅到只看样貌。

  做正事要紧,她从衣服里拿出一袋东西,打开看了看,然后别有意味的笑了。

  从她眼前经过的客人,她怎么能让他这般完好无损的就离开了呢?怎么着也得留下些买路钱吧。

  二月抄近路提前到达马车下一个的必经地,然后将袋子里的东西沿路撒上,一直到自己的客栈门前。

  这可是她招揽客人的必杀技,用盐水煮过的豆子,是马的最爱。何况里面还加入了她特制的香料,马一旦吃了就只能跟着豆子走,打死都不挪步。

  二月回到客栈就吩咐春寿去准备食物,满是信心的坐等客人上门。

  鱼饵已经撒出去了,不怕那个黑脸鱼不上钩,还敢凶她,看她不让他脱层金装。

  二月暗自计划着,自顾自的开心到不行。

  果然,拉车的马一闻到香味立马就停下来,任凭白衣少年怎么驱打,都不肯按照原来的方向前行。一路吃着豆子,来到了二月的客栈。

  车内的南寒川察觉到异样,问侍卫白羽。“什么情况?”

  “回主子,我们的马像是被什么引到了此处。”

  南寒川撩开帘子查看,二月一脸笑嘻嘻的出来迎接。

  “呀,怎么是你们呀?”二月笑的好假,夸张掩饰自己的无辜。“我们还真是有缘,这么快就又再见啦。”

  “主子,属下觉得有异,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白羽提醒。

  “客官,天色这么晚了,不如休息一晚再赶路。”二月以为自己的计谋没被识破,继续揽客。“前面可是没有休息的地方了,就算人不饿,马也是要吃东西的呀。”

  南寒川从马车上下来,示意白羽留下来。不就是一家黑店嘛,他堂堂一个赤骋沙场的寒王还能怕了不成。他倒想看看这人要玩什么花样,能想到用豆子来引他的马,也算是有心了。

  “主子,……”白羽有些担忧,他怕有人会对主子不利。

  “无妨”

  南寒川是真的好看,无法形容的俊美,身材配上脸蛋,这种完美像是只存在于传说中。

  二月的目光不自主的跟着南寒川,时不时的就想晃神。她扪心自问,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知,对这样一人花痴。

  “我的马·······用你刚才撒路边的豆子喂。”

  南寒川黑脸经过二月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二月猝不及防,紧张得表情全乱了。“啊,豆子?什…………什么豆子?”

  “有还是没有?”这张冷脸问得极其认真。

  二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然后点头咬牙挤出了一个“有”字。

  太尴尬了,二月在心里将此人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二月在南寒川身后狠撇嘴,然后迅速跟上,溢出满满的笑意。

  “客官,我们店里有上好的酒菜,您要不要尝尝?”

  南寒川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态度是相当傲慢无礼。

  二月隐下心中不爽,继续满笑推荐。虽然眼前的这个人不怎么样,怎么看都怎么让她倒胃口。除了长相,还有那身财气,所以她才会这么卖力。

  “我们这儿的可都是美味佳肴,天下独一份,错过您就遗憾了。”

  南寒川许是被二月的滔滔不绝听烦了,耳朵不能受,一会儿的功夫听到的言语比一个月还要多。

  何况二月这架势,不说动南寒川她是绝对不会罢嘴的。

  南寒川手一挥,同意二月上这些她推荐的美味,两百两的天上人间,和一百两一壶的琼瑶玉露。

  酒菜上来后,看得人是直想笑,食欲是一点点没有。六个菜里的五个都是青菜,只有一个鸡,还是半只。酒虽没品,但闻不到任何酒味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南寒川的脸更冷了,指着桌上的食物,瞟眼看二月。“天上人间?”“琼瑶玉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