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这张脸好熟悉
百喜千忧2021-06-07 08:002,542

  二月的亮相惊呆所有人,华贵的首饰,明艳的衣服,一张脸让所有的东西都成倍的闪闪发光。

  本来这些东西都是万真珠为让她的丑形成鲜明对比,为羞辱她而送,没想到却成就了她的惊艳出场。

  白云般柔和明透的脸庞,细叶的眉毛,散发着宝石般诱人光亮的眼睛。睫毛又浓又黑,羽毛般如扇形散开。

  小巧玲珑的鼻子,明艳如红花的双唇,尖尖的下巴如弯月。浓墨般的黑发丝丝垂下,清风拂过,如扬柳飘丝给人留下人无限遐思。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美到极致,画中人也不及她万一,如妖孽般让人不可相信。

  二月的美貌如一颗深水炸弹,突然引爆在看热闹的人心中。震惊过后,是面面相觑的尴尬。

  “我不信,你这脸上明明是有胎记的。”万真珠哪里肯信二月眼前的这张脸,吵吵嚷嚷着就要上手去撕二月。“告诉我,你的胎记在哪儿?你把它藏哪了?”

  二月趔趄着后退,然后顺势斜依倒地,她满是委屈的叫了声。“老夫人,救我。”然后掩面,假装难过的掉眼泪。

  这样的情势被大家看在眼中,即使老夫人有心要偏袒自己的侄女,现在这一刻她也不得不出声制止了。

  侄女这次确实做的是太过分了,她要再不管,这长者和王府的脸面该往哪放?

  老夫人大声呵斥万真珠,“闹够了没有?还不赶快向王妃道歉。”

  当着所有人的面,万真珠被训斥还是头一次。她哪里能接受,面子上也挂不住呀。

  气愤上来,哪还有理智,一如既往的嚣张。指着二月向老夫人嚷,“老夫人,她在骗人,这张脸不是她的,她是个丑女人。”

  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瞪着万真珠发火。“还不快闭嘴,还没闹够吗?”

  万真珠不懂这是老夫人让她适可而止,她想让那两个小妾出面为她澄清。“老夫人,我没说谎,青飒和烛怜都看见过,不信你问她们。”

  青飒和烛怜本能的往后退,不公开树敌是她们的处事原则。何况现在这样的形式,她们站出来也是白搭着挨处罚,不如先暂且明哲保下身。

  “你们快出来呀,你们给老夫人讲。”万真珠焦急的想叫二人出来,二人却都紧低着头,不言语。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老夫人给了万真珠一巴掌,万真珠捂着被打的脸半天回不过神。“敢在祠堂前胡闹,成何体统。”

  万真珠百口莫辩,“老夫人,我……”

  “跪下,对着祖宗自省,我不让你起来不准起身。”

  老夫人带着二月进了祠堂,万真珠恶狠狠的看着二月的背影,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两个小妾留在外面,她们的身份是不配上祠堂的。

  她们刚想走到万真珠面前解释一下,却被万真珠愤怒的吼了句“滚开。”

  远处,南寒川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

  一旁的白羽刚刚也被二月的惊人样貌所震惊,忍不住喃喃自语。“噢,王爷,原来我们的新王妃长的这么好看。

  南寒川白了白羽一眼,今日来祠堂上香他早说过了不参与。如今会来,并不是担心二月想帮她解围出头。

  而是知道这里今天一定会不太平,他也是来看新王妃热闹的。二月使计要了绿衣,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不喜欢,他也是来顺道消气的。

  没想到却看了个寂寞,不过二月的惊人容颜也确实震到了他。但他最重要的点不在这儿,而是那张脸他觉得好熟悉。

  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二月从祠堂里出来,万真珠愤恨的看着她,咬牙切齿。“贱人,你敢算计我,我保证让你从这里滚着出去。”

  二月笑笑,没有恼怒之色。俯身下来,“知道吗?人跪着的时候不易怒火太大,伤肝。”

  “你不要得意,卑贱的庶女,王爷他厌恶你,你在这个家待不了多久。”万真珠凶狠警告。

  “是吗?那我该害怕吗?”

  “你应该害怕,你得罪我就是找死,贱人。”

  二月淡然,“祠堂前面还是少说话吧,各位祖宗都看着呢,骂人不对。”

  “你………”万真珠有气难出,没想到竟被二月这啥也不是的人给收拾了。

  二月走着,脑中闪进姐姐在这里被欺负的各种画面。绿衣说过后,她就再也无法将这些想象的画面从脑中抹去。

  那俩小妾堵在二月面前,要找二月要说法。

  二人气势汹汹,“你竟敢骗我们?亏我们把你当姐姐。”

  二月的表情冷,“姐姐?这话从前你也同原王妃说过吧,如今又提不觉刺耳吗?”

  “原王妃可不像你这般阴险狠辣,她至少不会利用像我们这样的无辜之人。”

  “都是鱼和鱼饵,谁无辜,贪吃就要被钓不是吗?”

  二月硬核相对,她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不管是谁向她伸来手,她都会毫不犹豫打回去,何况这手曾经伸向过她最敬爱的姐姐。

  那俩人被激怒,烛怜:“我们还真是小看你了,是个弄心思的人物,但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青飒:“你不就是有个空头衔嘛,得意什么,大象再大最后还不是输给老鼠。”

  “那好老鼠,大象给你们提个醒。“二月差点被这两个人蠢笑,“与其在这里和我耗时间,不如想想怎么给你们那个跪着的主子交代,她可是比我更想处置你们。”

  二月吩咐绿衣,“关门,送客。”

  不知为什么,南寒川的眼睛里一直出现二月的脸。那么熟那么熟,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对不上号?

  入夜,南寒川在木桶里泡澡,思绪还在二月的那张脸上。

  白羽拿擦巾过来,“主子,要我为您搓背吗?”

  南寒川起初没在意这句话,可脑袋里的思绪不知怎么拐了个弯就拐回来了。

  他急促回神,看向白羽。“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白羽有点懵,不知道南寒川这是怎么了,结巴着回道:“搓…………搓背”

  南寒川的眼睛忽然就亮了,心里的线路对上了。“对………就是搓背。”

  他自言自语的从浴桶中猛然站起来,然后又迅速走出来,心情也由瞬间喜悦转变成了愤怒。

  白羽还没理清楚发生了什么,南寒川仅披了个外衣就走出了房间,方向竟然是新王妃的住处。

  今天唱了一整天的大戏,二月累了,准备早些宽衣休息。

  绿衣在旁,“二小姐,谢谢你,今天替大小姐出气。”

  “姐姐欠别人的我还,别人欠姐姐的我要。”

  “今天看万夫人受罚奴婢真开心,平常就数她欺负大小姐欺负的最厉害,只是便宜了她下面那两人。”

  “都才开始而已,我们慢慢清账。”

  二月和绿衣正在谈话,外衣刚被褪去。

  屋门突然被推开,南寒川仅披着一件衣服进来了。

  二月慌乱把外衣裹了下,然后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来干什么?”

  南寒川的打量在二月身上只做了短暂停留,便快速越过。他对绿衣说道:“你……出去。”

  绿衣看二月,正要眼神征求二月的意见。南寒川命令式的催促发布。“出去。”

  绿衣胆颤着出了房间,二月快速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反正他又不喜欢自己,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二月稳稳神,来到南寒川面前行礼,假笑来上几堆。“王爷,这么晚了,不知你前来所为何事?”

  南寒川扭头,脸上竟然带着笑看二月,“我是王爷,你是王妃,这么晚来找你你说该为何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