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穿书
鹿梨2020-12-29 19:053,222

  冬末,京城,大雪纷飞。

  靖南王裴少卿请旨求娶洛家嫡长女,洛菀。

  次年,王妃裴洛氏身患恶疾,病入膏肓,薨。

  时隔三年,臭名昭著的摄政王裴少卿煽动朝臣,举兵造反,一举夺下荣祯帝人头,悬挂闹市七日,自立为王。

  据说,那一仗打得昏天黑地,血尸堆山,横流千里,白骨森森,令人心惊胆颤。

  盛德宝殿。

  层层玉石台阶之上,堆满尸骨白肉,鲜血浸红了地面。

  身着明黄龙袍的荣祯帝匍匐在地,狼狈不堪,他神情怆然,凄厉吼道:“你杀妻剖子,陷害朝廷忠良,如今竟变本加厉胆敢谋朝篡位,难道不怕遭到报应吗?”

  裴少卿身穿玄铁甲胄,握着长剑的十指骨节发白,脚步微微停顿,神情阴冷,淡漠道:“陛下,您该上路了。”

  话毕,手起剑落,荣祯帝的头颅“咕咚”一声,滚落在地。

  那双眼睛瞪得宛若铜铃,溢满不甘和愤怒,死不瞑目。

  回想起他死前说的话,裴少卿嗤笑道:“成王败寇,无谓挣扎。”

  多年后,裴少卿年近六旬鬓发斑白,双颊略微凹陷,眼角乌青一片,散发出浓浓的孤寂和迷茫。他靠坐在精致奢靡的金雕镂空龙椅上,望着空荡荡的大殿,听着耳畔风声啸啸,疲乏地闭上双眼。

  心想:那狗皇帝所言非虚,称帝多年,他终究遭到报应了。

  一旦想起那件事,便疼得痛不欲生,几欲死去。

  他很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不该亲手杀死洛菀,他苦苦求来的发妻。不该让王府小厮玷污她清白,又令她遭受丧子之痛,人彘屈辱。更不该利用她,灭她洛氏全族,借此除掉政敌。

  想到这里,他抬起干枯的手,重重扇自己一巴掌,骂道:“畜牲!”

  临死前,他混浊的眼眸溢出泪水,视线逐渐模糊,期冀道:若有来世弥补,该多好。

  一枕黄粱,南柯一梦罢了。

  ……

  洛菀做了个梦。

  浓烈的血腥味,堆积如山的尸骨,是她梦醒后唯一留下的印象。

  府邸内,一个丫鬟背靠罗汉床榻,梳着乖巧的双环髻,手持圆叶大蒲扇,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瞌睡。

  睡意朦胧中突然听见床板“嘎吱”一声,打个多嗦猛然惊醒,抬头往上一看,喜极而泣道:“小姐,您终于醒了!”

  洛菀揉着额头,沙哑道:“这是哪儿?”

  丫鬟一怔,着急道:“洛府秋院,您住的地方啊!”

  洛菀愣了愣,神情疑惑,“什么洛府?你搞错了吧?请问你是谁?”

  丫鬟摸摸她的额头,比划几下,哭着道:“您别吓唬奴婢!”

  洛菀缓了下神,打量四周一眼,发现这里的布置格局很陌生,像古代人生活的地方,那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穿的竟是对襟襦裙,且布料上乘,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她迟钝地低头,瞧见袖口下绣合欢花的被褥,以及月白色中衣,顿时神情僵硬,满脸震惊。

  【叮咚!】

  【欢迎来到穿书世界——《摄政王的黑化之路》。】

  【我是您的专属系统,昵称:夺命小飞刀。】

  洛菀咽咽口水,怔然道:“穿书?”

  【是的。您于新历六月二十七号误闯平安精神病院,并在偷摘树上水果时从三米高的地方以头碰地的姿势完美降落,顺利进入本世界。】

  洛菀:“Are you kidding me?”

  【宿主请说中文,字幕君表示无能为力。】

  丫鬟见自家小姐自醒后便自言自语,着急得手忙脚乱,扫倒床榻边放着的青白釉描梅瓷花瓶,顺道推翻木架子,上面摆着的几个铜盆奏出一首刺耳的乐曲,“稀里哗啦”一阵连续不断的动静。

  【据悉,宿主职业为作家。其新构思的小说《摄政王黑化之路》,讲述战神裴少卿因战功赐封靖南王,并向皇帝求娶洛家嫡长女洛菀为妻,随后杀妻剖子、将发妻抄家灭族、夺位为王的故事。】

  听到这里,她突然想起来了。有天她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醒后灵感乍现,正好旧文《公子知锦砚》已完结,便将新书的大纲先定下,具体情节等以后再慢慢构思。

  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有一天她睡着后居然莫名其妙穿进书里。

  【宿主请先完成关卡一,应对老爹和继母的刁难。】

  话音刚落,丫鬟猛扑上前,拉着她的手泪声俱下,哭道:“夫人新丧,小姐您落水发高烧,莫不是烧糊涂了?”

  洛菀抽出胳膊,在丫鬟的袖子上擦去被她蹭上的鼻涕和泪水。

  “您醒得正好,”另一个着碧青长褙子的丫鬟推门而入,眼眶红通通的,“老爷发了大火说纵使您昏迷不醒,高烧不退,拿担架抬也要将您带去灵前罚跪忏悔。奴婢伺候您换身素白衣裳。”

  说着,丫鬟手脚麻利地替她穿上白麻衣,发髻戴朵丝绸白绢花,胳膊肘戴上黑纱孝布,扶着她去灵堂。

  天色涔涔,阴雨绵绵。薄幕初遮,斜风卷着纸钱灰烬飘散。

  有种风雨欲来的不祥感。

  洛府。

  灵堂前齐整跪了一地人,白衣素缟,手戴黑纱孝布。一排排望去,纷纷低垂着头,双肩微耸,哭声此起彼伏,一片哀戚伤心。

  灵堂正中央,摆有一樽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设有供桌,上放祭品,下燃一盏长明灯。两旁白烛高烧,阴风席卷而来,灰烬打了个旋儿,颤幽幽落在地上。

  “夫人,”尚书夫人白氏的陪嫁丫鬟,佟妈妈,跪地哭道:“小姐才十五岁,尚未出嫁,您怎么……怎么忍心撒手人寰啊!”

  “不孝女!”刑部尚书洛煊,指着洛菀怒骂道,“给我跪下!”

  洛菀往后倒退,心中发麻,反问道:“我如何不孝?”

  “啪——!!!”

  右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洛菀捂着脸神情错愕,被人用力打一巴掌,这滋味可真不好受。

  她怒道:“你这糟老头,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你倚老卖老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掌嘴十下!”洛煊气得吹胡子瞪眼,掩在衣袖下的两手轻微颤抖,深吸口气,被人拍拍胸口,才稍微缓过气,训斥道:“你还有脸问我?你母亲如何教导你的?学的礼,读的书,浑都忘的一干二净?一个女儿家啊,不知廉耻,不知安分守己,害你母亲坠湖溺亡!你母亲的死,全怪你!”

  “老爷!”有人哀嚎一声,猛扑向棺材,梨花带雨哽咽着说,“大小姐年幼不懂事,念在白姐姐亡故的份上,您莫要怪罪她。妾身与姐姐相识多年,情深义重,倒不如……一头撞死在她棺椁上,随她去死吧!”

  “阿鸢,”洛煊叹息道,赶紧搂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柔声安慰,“莫要冲动,白氏逝世就罢了,你若要陪葬,岂非要我随你一起走吗?”

  【友情提示:三夫人李兰鸢,小门小户出身,凭借种豆和卖豆腐,曾富裕过一段时间,后因其父痴迷赌博,家道中落。人称“豆腐西施”,生得我见犹怜。育有一儿一女,二小姐洛秋妤,因相貌明媚张扬,有牡丹华丽富贵之态,所以号称“牡丹花”。但心思阴毒,防不胜防。】

  【三少爷洛安,年十三。浪荡子,纨绔子弟,常年混迹赌坊黑市。】

  系统君正替她回想书中人物设定,蓦地,李氏突然握住洛菀的手,使劲一扯,将她神游太虚的三魂狠狠拉回来,一脸期盼道:“妾身与夫人素来交好,大小姐若不嫌弃,便挪到岁清居与我同住,姐弟三人也好做个伴。”言辞恳切,处处为她着想。

  洛煊冷哼道:“喂不熟的白眼狼,你倒不怕她日后害你!”

  鼻尖一痒,洛菀打个喷嚏,带出一点水星沫子。李氏离得近,未能幸免,被喷在手背上。顿时看见她的手动了动,像嫌恶般想拿回去,却硬生生忍住恶心。

  见状,洛菀陡然一乐,打算与李氏过过招,于是摇头道:“您的心意我明白,但我有个不为人知的特殊癖好,爱梦游。别半夜三更拉着您往湖里跳,我又一向手劲儿大,五个家丁都不一定扳得开我的手。听说,您好像不会游水?”

  闻言,李氏笑意一僵,讪讪收回手,佯装柔弱的抚摸绢花,道:“那便算了。”

  “你一心为她着想,她倒寻借口不领情。”洛煊冷笑道,“来人,大小姐犯了错,在灵堂罚跪三个时辰,什么时候时辰跪满什么时候才准起来。春杏,你守着她,别叫人帮忙。大小姐的吃穿用度一律裁减,不得随意从账房支取银子,按照二等丫鬟的标准来。”

  春杏是伺候洛煊的丫鬟。

  说罢,洛煊便带着一众人离开。方才还热热闹闹的灵堂,转眼便变得冷清孤寂。只剩下洛菀和她的贴身丫鬟,以及春杏。

  春杏生得尖嘴猴腮,嘲讽道:“您快跪着吧!”

  碧秋愤怒道:“小姐一向身娇体贵,跪三个时辰膝盖怎生受得了!”

  春杏冷漠道:“跟奴婢说没用,得跟老爷说。您别耽误时辰,赶紧跪下!”

  洛菀冷眼盯着春杏,神情平淡道:“我跪就是了。”

  然而,在她双膝刚刚落到蒲团上时,系统君的提示音又响起。

  【无法对抗老爹和继母,被罚跪,关卡一失败,将获得惩罚。】

  洛菀眉心一皱,“什么惩罚?”下一瞬,她便感觉到膝盖一阵刺痛,跪下去的瞬间像被拦膝砍断一般。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记不大清楚了。只模模糊糊有个印象,她陷入昏迷,丫鬟慌张地大叫人来,将她挪回罗汉床上,请大夫来诊治,随后传来烧水熬药的动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